当代翻译学系统演化观——用系统观考察当代翻译学发展模式的尝试.pdf

收藏

编号:20181111081834341651    类型:共享资源    大小:636.04KB    格式:PDF    上传时间:2019-02-16
  
3
金币
关 键 词:
翻译学 pdf 翻译的 当代译 学的发展 当代翻译 当代翻译学 学发展 系 统 发展的 翻译学发展 学的当代发展
资源描述:
2012年3月 第29卷第2期 鲁东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Ludong University Journal(Philosophy and Social Sciences Edition) Mar..2012 V01.29 No.2 当代翻译学系统演化观 用系统观考察当代翻译学发展模式的尝试 贾 正 传 (鲁东大学外国语学院,山东烟台264039) 摘要:本文以系统科学哲学中的系统观特别是系统演化原理为框架,以科学学中的科学发展理论和科 学史为参照,以翻译学的总体发展模式和历史为背景,对当代翻译学的发展脉络进行了较为全面细致的探讨, 并形成了对其较为清晰的系统认识:与当代科学整体的辩证综合演进模式一致,当代翻译学在总体上呈现出 辩证综合的发展走向,其中的各种译论特别是语言学与文艺学译论在沿着各自的方向自我拓展和高度分化 的同时,不断相互交融和高度综合,共同回归文化母体,并形成了相应的综合范式。 关键词:当代翻译学;发展模式;系统观;系统演化原理;科学学 中图分类号:H059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8039(2012)02—0051—07 笔者曾撰文运用系统科学哲学中的系统观特 别是系统演化原理,并参照科学学中的科学发展 理论和科学史,对元翻译学中的翻译学演化模式 和历史进行了粗略考察。 该文认为,翻译学作 为科学系统的子系统其发展过程符合系统的一般 演化模式和科学系统的总体发展规律。系统的演 化在总体上呈现出它在内外动力的作用下发生低 序与高序不断更替的非线性演化模式,同样翻译 学的发展与科学系统的演化一起也体现为它在内 外动力的推动下发生综合与分化不断更迭的波浪 式演进模式。科学系统从古至今先后经历了古代 的朴素综合、近现代的还原分化和当代的辩证综 合三大时期,同样翻译学也先后经历了古代翻译 学的朴素综合、近现代翻译学的还原分化和当代 翻译学的辩证综合三大阶段。 由于篇幅所限,上文对翻译学史的各个时期 的讨论没有充分展开。本文将以系统科学哲学中 的系统观特别是系统演化原理为框架,参照科学 学中的科学发展理论和科学史,以翻译学总体发 展模式和历史为背景,对翻译学史的第三阶段即 当代翻译学的发展脉络予以较为全面细致的反思 和梳理,以获得对其更为清晰的系统认识。 1.科学融合的时代语境与当代翻译学 辩证综合的演进模式 早在19世纪中叶,马克思就对科学的整合趋 势作过预言:“自然科学往后将包括关于人的科 学,正像关于人的科学包括自然科学一样:这将是 -I'q科学。”_2_1 正如马克思所言,20世纪中期 后,随着后现代思潮的兴盛及人类社会的全球化, 整个人类文化在经历了近现代的还原分化之后呈 现出在继续分化的同时日益综合的趋势,科学也 进入一个辩证综合时期。一方面,科学整体及各 个部门不断拓展分化,科学门类由自然科学和人 文社会科学两大门类逐步分化为若干门类,各个 门类中的学科、层次和分支也越来越多;另一方 面,科学又主要呈现出综合化的趋势,其各大门 类、各门学科及各个层次和分支之间都建立起密 切的联系,边缘科学、交叉科学、综合科学、横断科 学等各种跨学科不断崛起,出现了自然科学与人 文社会科学等学科群落的大汇流,也随之出现了 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的大 融合以及整体思想的当代轮回。l3]1 作为科学大系的一个子系统,翻译学也于2O 世纪中叶后进入一个空前兴盛的历史阶段——当 代翻译学时期。随着当代民族、社会的大交融,翻 收稿日期:2011—10—28 基金项目:山东省高等学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翻译方法辨证系统论”(j11WD06) 作者简介:贾正传(1963一),男,山东莱州人,文学博士,鲁东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 ·51· 万方数据 译已成为人们在地球村生活的一种必需和方式。 在这种时代语境下,翻译学科意识日渐强烈,学科 建设和研究活动异常繁荣,新观点、新方法层出不 穷。其中,在翻译及语言、文学、哲学等相关领域, 走在思想前沿的当属解构主义。这是20世纪中 叶在法国思想家德里达(Jacques Derrida)、福柯 (Michel Foucault)、巴特(Roland Barthes)等人的 引领下兴起的一种后现代哲学思潮,其目的是通 过强调语言符号的能指形式与所指意义之间没有 稳定关系而对抗以逻各斯中心主义为基础的结构 主义。解构主义者并非专门的译论家,但在探讨 语言的哲学问题时却常涉及翻译的概念。其中, 德里达认为,符号总是处于一种“异延” (diff6rance)即差异和延搁的双重运动中:所指的 在场总是在共时态上有赖于能指在与其他能指的 差异关系中得以确定,而在历时态上却在与其他 能指的区分过程中受到延搁。这样,所指并非如 索绪尔(Ferdinand de Saussure)所言与能指形影 不离、保持现时的在场,而是处于由空问差异导致 的时间延搁之中,只能留下似是而非或似非而是 的“踪迹”,实现延时的在场。在符号的无限异延 游戏中,能指与其他能指形成无穷回归的能指链, 区别并依赖于其他能指的不断“替补”或翻译,而 所指则被不确定地、无限地“播撒”或扩展开来。 这样,翻译并非像结构主义者所说,是将某种固定 意义从一种符号的能指复制到另一种符号的能指 的过程,而是一种“异延”的实践,一种用某种符 号的能指替补另一种或同一种符号的能指的操 作。在无限循环的能指链上,原文与译文处于一 种差异互补、平等共生的关系之中:原文也是其前 的能指的译文,是译文的译文的译文,一开始就缺 乏足够的原创性,是不完整的、开放的、流动的,因 而祈求通过翻译得以存活;而译文则正如本杰明 (Walter Benjamin)所言,既与原文平等又与原文 存异,具有一定的原创性,是原文的来世、原文生 命的延续。[4 37 。由此可见,解构主义尖锐地抨击 了结构主义孤立、封闭、静态的语言观,强调了文 本的关联性、开放性和动态性,打破了以原文为中 心的传统翻译观,大大提高了翻译的地位。它虽 走向了拆解系统结构、消除中心本质、主张存异互 补、提倡多元共生的极端,却有助于突破结构主义 译论的樊篱,拓展翻译学的理论视野,因而对翻译 学具有重要的开拓和建构意义。 随着解构主义及其他后现代思潮的涌现,特 .52. 别是随着当代系统思想的兴起,学者们逐步摆脱 了机械论、原子论的桎梏,对翻译的探讨开始由孤 立走向关联,由部分走向整体,由封闭走向开放, 由静态走向动态。他们不仅重视文学翻译,而且 也关注非文学翻译;不仅注视翻译涉及的语言符 号、信息形式、信息内容等以客体为主的因素,而 且还关心原文作者、译者和译文读者等行为主体 因素,放眼于原文、译文乃至整个翻译活动所处的 社会文化语境,因而能够整体把握翻译的语言、符 号、心理、认知、社会、文化、人类乃至自然等诸多 方面的属性。他们意识到翻译既不纯粹是科学, 也不完全是艺术,而是一种综合运用科学技术与 美学艺术的多质的人类活动。学者们各抒己见, 纷纷从语言学、符号学、心理学、认知科学、阐释 学、信息论、交际学、社会学、文艺学、美学、文化 学、人类学、系统论、哲学及包括这些学科的交叉 学科在内的其他学科的视角探讨翻译,描绘和建 构翻译学的宏伟大厦,并形成了众多的译论范式 和流派。 就其总体发展趋势来说,当代翻译学与科学 整体一样,其各种理论范式既自我拓展、高度分 化,又相互交融、高度统一,在总体上呈现出辩证 综合的发展走向。然而,虽然当代翻译学采用了 众多学科的视角并由此形成了若干译论范式,但 它们之间的关系却不是简单的并列。除了其中有 些学科与语言学和文艺学关系较小外,多数学科 都是在当代语言学和文艺学的发展过程中形成 的、采用的或涉及的交叉、边缘、邻近或相关学科, 而且往往是以语言学和文艺学为主线进入翻译学 并分别形成以当代语言学和文艺学译论为中心的 各种译论范式的。因而,就当代翻译学中的语言 学与文艺学译论而言,它们作为各种范式中最主 要的范式,一方面各自沿着语言学与文艺学的主 线继续演进并随着语言学与文艺学的拓展进一步 拓展分化,从而形成了各种以当代语言学和文艺 学译论为中心的新理论、新方法、新范式、新流派, 并与其他范式一起对翻译的各个方面开展着日益 深入广泛的研究,一方面又在不断分化的过程中 相互吸收、相互交融,不约而同地从现代时期与文 化母体的分离走向朝社会文化的回归,创生了一 些综合译论范式,并与其他译论一道逐渐形成一 个多理论、多方法、多范式、多流派的多元互补、综 合统一的翻译学科体系,使其呈现出综合中有分 化、分化中有综合、在高度分化的同时高度统一的 万方数据 辩证综合演进模式。 2.当代语言学译论的拓展分化及其社 会回归 显而易见,当代语言学译论的发展与语言学 的拓展息息相关。随着后结构主义的兴起,强调 语言形式及能指与所指固定关系的现代语言学受 到挑战,随后语言学便不断自我扩展,由微观走向 宏观、由语内走向语境、由形式走向功能、由结果 走向过程,并与其他众多学科建立了联系,分化出 语用学、话语语言学、系统功能语言学、心理语言 学、认知语言学、社会语言学、文化语言学、语言哲 学等若干宏观分支。这样,当代语言学译论也随 着语言学的拓展而不断拓展分化。其中,由前苏 联译论家费道罗夫(A.V.Fedorov)、巴尔胡达罗 夫(P.S.Barhudarov)、美国译论家奈达(Eugene A.Nida)、英国译论家纽马克(Peter Newmark)、格 特(Ernst—August Gutt)、哈特姆(Basil Hatim)、梅 森(Ian Mason)、德国译学家威尔斯(Wolfram Wilss)、诺伯特(Albrecht Neubert)、赖斯(Kanthar— ina Reiss)、弗米尔(Hans Vermeer)等人开拓的当 代语言学译论发展迅猛,由运用微观语言学走向 运用宏观语言学、由单独运用语言学走向综合运 用交际学和社会符号学等相关学科,分别形成了 宏观语言学、交际学和社会符号学译论等若干范 式,逐步朝着社会文化母体回归。 其中,费道罗夫和巴尔胡达罗夫较早倡导从 宏观语言学的角度研究翻译。巴尔胡达罗夫认 为,翻译学只能是宏观而不是微观语言学的一个 分支,因为翻译涉及的并非抽象的语言系统,而是 与超语言因素密不可分的言语产物即话语;翻译 所追求的不仅仅是词和句子等级上的等值,而是 整个话语的语义和功能等值;从音素、词素、词、词 组、句子、话语六个等级看具有必要和足够等级的 翻译即为等值翻译;等级偏低的翻译是直译,等级 偏高的是意译。 5j1 。’¨ 。更重要的是,费道罗夫 和巴尔胡达罗夫还主张翻译学中的多学科合作。 费道罗夫指出,“当代是各门科学空前协作的时 代”,因而“仍然坚持在文艺翻译的理论中只有走 文艺学的路子或只有走语言学的路子才是恰当 的,这种提法已经过时了,落后了。”_5 J3。同样,巴 尔胡达罗夫也认为,“无论是翻译的语言学理论, 还是翻译的文艺学理论……不仅完全可以,而且 应当在共同的综合性学科——翻译学的范围内进 行协作,因为翻译学是运用各门科学的方法从各 个方面研究同一对象——翻译”。 】3。显然,费道 罗夫和巴尔胡达罗夫的宏观语言学译论及其将语 言学、文艺学及其他角度统一于翻译学的观点为 开拓语言学译论的范围,为它与文艺学及其他译 论的融合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奈达、纽马克、格特、哈特姆、梅森、威尔斯等 人还将语言学与交际学、信息论结合起来探讨翻 译,将其视为一种跨语言交际活动,注重译文的可 接受性和信息传递功能。率先把交际学用于翻译 学的是奈达,其理论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动态或功 能对等论。他认为,绝对的等值是不可能的,翻译 就是在语义、文体和功能方面用接受语中最贴近 的自然对等语再现原语的信息;在动态对等翻译 中,译者应以读者为中心,尽量使用符合接受语习 惯的言语形式,最大限度地转达原文的信息内容, 以使译文对读者产生的效果最接近原文对原文读 者产生的效果。_6 。 在吸收奈达思想的基础上, 纽马克又提出一个全面的翻译方法模式,主张根 据不同话语类型分别采用交际翻译法和语义翻译 法:前者类似动态对等翻译,要求重组译文语言结 构,使其流畅、地道、易懂;后者则要求译文接近原 文的句法和语义结构。 后来,纽马克又将交 际和语义翻译法糅合起来,形成了“关联翻译 法”,认为原文或译文的语言越重要,就越要紧贴 原文翻译。_8 与此类似,格特将认知语言学的关 联论作为一种普通交际理论引入翻译研究,认为 在翻译交际中,译者应本着用最小力气传达最多 信息的原则,对原文进行适当改变以最大限度地 增加译文对译文读者的关联性。_9]9 哈特姆和 梅森则将话语语言学与交际学结合起来探讨翻 译,指出翻译是一个动态的话语交际过程,译者在 原文作者与译文读者问充当意义协调者,结合文 化语境分析原文中的连贯、原文与前文本的互文 性,挖掘原文作者的交际意图,并在译文中充分传 达出来。_1 0]2 I2 另外,威尔斯也倡导翻译是跨文 化话语交际的观点,并系统探讨了翻译学的性质、 结构和重心,认为它是一门认知性、解释性、联想 性科学,分为普通翻译学、描写翻译学和应用翻译 学层面,重心是描写翻译学。[1l_“ 卜舛后来,他 进而提出翻译学是一门居于一个六边形的中心的 跨学科,环绕它的六条边是语言学、社会学、文化 学、脑科学、认知心理学和计算机科学。[1 ]1 总之,交际学译论从语言交际过程来把握翻译,将 ·53. 万方数据 视野由文本扩展到原文作者和读者、译者和译文 读者等许多主体因素,在保持了科学派注重客体 性的特点的同时又汲取了艺术派侧重主体性的特 征,有利于语言学与文艺学译论的融合。 诺伯特、赖斯、弗米尔和后期的奈达等人还从 社会语言学、社会符号学等角考察翻译,将翻译视 为一种通过语言和其他符号在社会中执行功能的 人类活动。其中,诺伯特阐明了符号的结构、意义 和应用三者的关系,认为符号的意义制约符号的 组合,符号的应用制约符号的意义和组合,这样语 义对等就优于符组对等,语用对等制约语义对等 和符组对等。l】 与此相关,赖斯和弗米尔则提出 了翻译应主要着眼于原文和译文的功能或目的的 观点。其中,赖斯坚持翻译应该追求译文与原文 的功能对等;而弗米尔则突破了对等的限制,提出 了译文目的为翻译最高标准的目的论,认为翻译 是发起者、委托人、原文作者、译者、译文使用者、 译文接受者等多个主体问的有目的的社会活动, 应首先遵循目的性法则,其次再考虑连贯性和忠 实性法则。[1 】4 另外,奈达在后期也转向社会符 号学译论,强调翻译与社会的关系以及翻译对目 标文化的作用,指出文化人类学、语言学、心理学、 交际学和文艺学等若干学科构成的跨学科翻译研 究对翻译实践的重要意义。¨5_… 总之,社会符号 学译论把翻译置于广阔的文化符号背景中,对原 文与译文的结构、意义和功能及其对应关系进行 宏观考察,成功地说明了原文意义的多元性和动 态性以及译文与原文对等关系确立的自由空间, 也为翻译学中语言学与文艺学译论等各种范式的 综合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社会文化框架。 3.当代文艺学译论的拓展分化及其文 化转向 在语言学译论拓展的同时,当代文艺学译论 也随着文艺学及相关学科理论的发展而不断分 化。与语言学相似,文艺学也经历了由结构向后 结构主义的拓展,由文本走向语境、由文内走向文 问、由作品走向读者、由文学走向文化、由成品走 向过程,并与其他许多学科理论结合,发展和产生 了文学语言学、文学心理学、文学阐释学、接受美 学、文学社会学、文学文化学、解构主义文论、女性 主义文论、后殖民主义文论等众多交叉学科和理 论范式。这样,当代文艺学译论也随之出现了若 干不同流派。其中,以美籍荷兰学者霍姆斯 .54· (James Holmes)、以色列学者伊文一佐哈尔(Itam. ar Even-Zohar)和图瑞(Gideon Toury)、比利时学 者列费维尔(Andre Lefevere)、英国学者巴斯奈特 (Susan Bassnett)等人为代表的当代文艺学译论 在沿着文艺学方向继续演进的同时,在视野上日 益向翻译所涉及的文学系统、诗学、意识形态及其 他各种文化因素拓展,同时在方法上不断追求人 文精神与科学精神的融合,相继产生了“翻译研 究”学派、“多元系统”学派、文化学派等各种流 派,逐步走向翻译的文化转向。 其中,霍姆斯可谓“翻译研究”学派的开山祖 师,从一开始就着眼于翻译学的宏观勾画,系统探 讨了翻译学的名称、性质、范围和框架等元理论问 题。为避免“翻译理论”和“翻译科学”等名称分 别偏向文学和非文学翻译之嫌,他建议采用“翻 译研究”或“翻译学”(translation studies)作为学 科名称。他认为翻译学主要是一门经验科学,目 标是描写翻译现象,并建立一种普遍的翻译理论 以解释和预测翻译现象。他将翻译学分为纯翻译 学和应用翻译学,又将前者分为理论翻译学(包 括普通理论和按媒介、领域、体裁、专题、时间等标 准划分的局部理论研究)和描写翻译学(包括翻 译产品、过程、功能的分项研究),将后者分为翻 译培训、翻译辅助和翻译批评等领域。他受巴特 用以指文学评论的“元语言”概念启发,认为诗歌 翻译是一种特殊的文学评论即“元文学”,既依赖 于首位文学,又使用诗歌手法使自己成为像首位 文学一样的诗歌,从而引发对它的批评或“元文 学”;翻译的这种既是次位文学又是生成次位文 学的首位文学的双重性,使翻译学具有双重任务: 既需分析作为次位文学的译文与原语文化中原文 的关系,又需研究作为首位文学的译文与目标文 化的关系。l】6_ 可以说,霍姆斯的翻译学构想及 翻译观为该学派融合“多元系统”学派、走向文化 学范式确立了宽广的理论框架。 在“翻译研究”学派发展的同时,以伊文一佐 哈尔和图瑞为代表的“多元系统”学派蓬勃兴起, 将翻译文学视为目标文化中文学大系的子系统进 行探讨。其中,伊文一佐哈尔通过观察翻译在社 会中的功能并借鉴后期的俄罗斯形式主义者梯雅 诺夫(Jurij Tynjanov)的多等级文学系统的概念从 整体上描写文学系统。他创造了“多元系统” (polysystem)一词,用以指特定文化中由核心和边 缘文学等相互作用的系统构成的整体网络,并形 万方数据 成了“多元系统”论,用以解释包括翻译文学在内 的各类文学在特定文化中的功能。他认为,文学 系统可按其在文化中的功能分为高级和低级系统 (如从高级诗、韵文到儿童文学、通俗小说)、首要 和次要系统(从创新的到只是强化已有形式的系 统)等不同等级。他发现,翻译文学在强势文学 中扮演次要角色,而在弱势、边缘、年轻、处于危机 或转折中的文学中却可成为首要系统。他认为, 翻译文学地位的这种不确定性决定了翻译活动 (如材料、技巧的选择等)的动态性:翻译是一种 随着特定文化中各种文学关系的变化而变化的活 动。[ ]“ 一 。 [“]m _1 应当看到,伊文一佐哈尔的 译论只占其文学或文化理论的一小部分,而就是 在这一小部分上,图瑞发展了“多元系统”论并实 践了霍姆斯以描写为主的翻译学构想,提出了面 向目标的描写翻译学范式。 图瑞通过调查发现,文学翻译中原作、翻译策 略的选择都受目标文化中诗学和意识形态的制 约,不等值的翻译照样可被目标文化认可。因而 他认为,翻译学的任务不是规定翻译方法,而是描 写支配着翻译过程的语言、文学、文化规律;用维 特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的家族相似论来 看,原文就是一个由许多相似特征、意义和功能构 成的家族,任何译文都只能突出原文的某些方面 而牺牲其他方面,因而谈不上语言或文学上正确 与否。这样,翻译就成了一个随文化而变化的相 对概念,翻译研究不是追求等值、寻找评价译文优 劣的标准,而是探求译文产生过程的模式,因而需 确立一套制约翻译的“常规”。任何文化都存在 若干翻译常规:按其约束力大小构成一个连续体, 一端是普遍的、客观的、约束力强的“规则”,另一 端则是个人的、主观的、约束力弱的“癖好”;按翻 译过程分为三种:(1)先决常规,支配翻译方针 (作品选择)和整体翻译策略;(2)初始常规,支配 具体选择面向原文的篇章关系和规范还是面向目 标文化的语言和文学规范;(3)操作常规,支配翻 译过程中的具体决策,其中又包括框架常规(决 定定位、增译、节译等框架变动问题)和篇章常规 (决定语言和文体选择)。_1 ]1 。 …虽然图瑞 的描写翻译学范式侧重目标文化对翻译的制约而 没有考虑翻译对文化的作用,但其观点深深影响 了“翻译研究”学派,加速了文化学范式的形成。 20世纪80年代后,“翻译研究”学派随着自 身的演进及其对“多元系统”学派的吸收,越来越 强调翻译在文化交流中的地位,逐步走向了以列 费维尔和巴斯奈特为代表的文化学范式,并于20 世纪90年代实现了翻译的“文化转向”。_l B_卜 其 中,列费维尔早在20世纪70、80年代就指出,科 学派与艺术派的对立有碍于文学和翻译理论的发 展,因此翻译学的目标就是建立一套综合的翻译 理论以指导翻译实践。l1 6l 卜舳为此,他从文化学的 视角,综合探讨了翻译与目标文化的关系,认为翻 译是一种既受目标文化的诗学和意识形态常规制 约同时又作用于这些常规的中介活动,是为了迎 合某一种诗学和意识形态而对原文进行的“折 射”或“改写”,而所有的改写又反过来“操纵”文 学在特定文化中发挥特定作用。_】9J 与列费维尔 相近,巴斯奈特于2O世纪80年代就很关心翻译 学的综合发展,认为翻译学应包括翻译史、翻译与 目标文化、翻译与语言、翻译与诗学四个领域,从 而倡导语言学、文艺学、历史学、文化学等多学科 融合及共时与历时相结合的研究方法。[20116 她 认为,翻译是一种文化交流行为,其单位不是词 语、句子甚至篇章而是文化,翻译等值只能是文化 功能等值,因而翻译学必须研究各种相关的文化 因素;她甚至提出,鉴于翻译在文化中的重要地 位,翻译研究已经实现了文化转向,现在该是文化 研究朝翻译转向了o[18]1-8;~211123 柏 翻译学的文化转向不仅大大提高了翻译的地 位,而且还将女性主义、后殖民主义等其他关心权 利、政治等问题的文化研究视角融入翻译研究,大 大拓宽了对翻译的认识。其中,以谢莉·西蒙 (Sherry Simon)为代表的加拿大女性主义译论家 从性别学的角度探讨翻译,以对抗将译文比作女 性并贬低译文和女性的文学和社会地位的翻译观 念和实践。西蒙指出,传统译论经常在原文与译 文、作者与译者之间设置绝对化的二元对立,将原 文比作强壮的、主导的男性,将译文比作低弱的、 派生的女性;女性主义译论就是要摧毁这种两极 对立,将对立中的各项都看成是相对的、差异平等 的、相互转化的,而女性主义译者就应通过对原文 的操纵凸现译者和女性的角色和地位。_2 ]1 与 女性主义译论类似,以德坎波斯兄弟(Haroldo& Augusto de Campos)为代表的巴西后殖民主义译 论为对抗老牌帝国主义观点提出了“食人主义” 的翻译观,认为翻译就是吞食殖民者,并按一种符 合后殖民地需要的、崭新的、净化强化了的方式, 让其生命力和精华为后殖民地提供营养和赋予力 ·55· 万方数据 量。l2 3_” 另外,美籍意大利学者韦努蒂(Lawrence Venuti)也极关心翻译与权利和政治的关系,针对 英美文化在世界文明发展和全球化过程中的文化 霸权主义以及译者的“隐身”问题,区分了“归化” 与“异化”策略,提出在以英美文化为目标的翻译 中应采取反对译文通顺的抵抗式翻译即“异化” 策略,以突出译者和原语文化的身份,对抗目标文 化的民族中心主义,提倡文化的多样共存。l2 _1 ” 4.当代各种译论的差异互补与综合范 式的诞生 由上可见,当代语言学译论随着语言学及相 关学科的发展而不断分化,先后形成了宏观语言 学、交际学、社会符号学译论等若干范式;同时,当 代文艺学译论也随着文艺学等领域的发展而不断 分化,并随之出现了“翻译研究”学派、“多元系 统”学派、文化学派等各种流派。应当看到,当代 语言学与文艺学译论在其发展过程中仍坚持各自 的基本路线,保持各自的理论特色,其中前者以非 文学翻译为中心,围绕翻译中的语言方面考察翻 译的性质和方法,而后者则主要着眼于文学翻译, 围绕文学翻译方面探讨翻译的特点和策略,因而 它们之间依然存在较大的差异和不同;同时,它们 又在其拓展分化的过程中相互影响、相互靠拢、相 互借鉴、相互趋同,并不约而同地向社会文化母体 回归。在这两大流派间的差异与趋同的张力作用 下,许多学者(如前述的威尔斯、巴斯奈特等人) 都提出了构建多学科合作的综合译论和译学体系 的设想。然而,目前较好地实现了语言学与文艺 学译论乃至其他范式有机融合的当属20世纪80 年代末诞生的以德国学者斯奈尔一杭贝(Mary Snell—Hornby)为代表的“综合”译论范式。 斯奈尔一杭贝全面考察了翻译研究的历史和 现状,批评了语言学译论将翻译学看作应用语言 学的一个分支,把等值看作翻译理论的核心,把文 学语言看作偏离正规并排除在研究之外;批评了 文艺学译论将翻译看作比较文学的一个分支,只 关心文学翻译而忽视非文学翻译,只重视描写而 排斥评估标准研究。她认为二者各有长短,因而 主张创立一种将其有机统一起来的综合译论范 式,将翻译学建成一门综合运用语言学、文艺学、 心理学、文化学、哲学等学科却又不隶属于其中任 何学科的独立学科。为此,她以当代整体思想特 别是格式塔整体性原理为指导,摈弃了传统译论 ·56· 中的二元对立和还原主义的分类方法即二分法和 类型法,采用了连续统和原型分类法,对语言或话 语的概念、类型、翻译方法进行了全面考察,提出 了一种综合译论模式。她认为,翻译是一种跨文 化活动:翻译所涉及的话语类型跨越从文学、普通 到特殊话语的整个连续统,其中每个话语类型都 是中心突出而边界模糊的原型,由此翻译的概念 有机融合了文学和各种非文学翻译;翻译涉及的 话语总是一种处于时空情景和文化语境之中并与 之息息相关的整体,因而翻译中的话语分析应本 着自上而下、由宏观到微观的方式进行;翻译涉及 的话语总是体现为一种作者、译者、译文读者之间 的动态的行为过程,因而文学话语需要不断重译, 永无完美的止境;传统译论趋于分割对象以对其 详细研究,而综合译论则关心一个关系网络系统, 网络中的各个项目的重要性取决于它们在更大的 话语、情景和文化语境中的地位。[25 3。。 必须看到,在当代时期我国的翻译研究也取 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谭载喜、张南峰、刘宓庆、王 佐良、辜正坤、许渊冲、叶君健、罗新璋、张柏然、许 钧、谢天振、杨自俭、黄振定等许许多多学者在翻 译事业蓬勃发展、新兴学科不断崛起的时代语境 下,在继承和发扬我国传统译论的基础上广泛引 进西方译论,综合采用了众多学科的方法探讨翻 译和翻译学,虽然其中仍不乏各种流派特别是科 学派与艺术派、共性派与特色派的对峙和纷争,但 更多的是各种范式在不断对话中互相吸收、互相 融合,从而使我国的各种译论和译学构架更多地 具有综合性。其中,谭载喜在我国率先明确提出 建立作为一门独立学科的翻译学的主张,后来又 系统论述了翻译的概念及翻译学的性质、途径等 问题。 他认为,翻译不仅是一门技术,而且 还是一门艺术;翻译学是一门综合性科学;翻译学 的研究途径包括文艺学、语言学、交际学、社会符 号学以及融合和超越以上所有途径的翻译学途 径。可见,谭载喜的“翻译学途径”实现了语言 学、文艺学等若干途径的多元综合。与此相近,黄 振定则通过对古今中外语言学和文艺学译论的系 统梳理,阐述了翻译是科学与艺术的统一,而翻译 学则是科学论与艺术论的统一的辩证整体观。_2 5.结语 综上所述,与当代科学整体的辩证综合演进 模式一致,当代翻译学在总体上呈现出辩证综合 万方数据 的发展走向,其中的各种译论特别是语言学与文 艺学译论在沿着各自的方向自我拓展和高度分化 的同时,不断相互交融和高度综合,共同回归文化 母体,并形成了相应的综合范式。在这种演进过 程中,翻译学已逐步形成了较为完备的学科体系, 在学科地位上已由20世纪70年代应用语言学、 比较文学、文化研究中的“灰姑娘”逐步发展成世 纪之交的一门独立的综合学科,跻身于当代人类 文化和科学的大舞台上。根据一般系统和科学系 统的演化规律可以预见,在最近的将来翻译学将 随着科学整体的进一步综合发展在现有的基础上 进一步朝着辩证综合的方向发展,同时其研究领 域将不断拓宽,其体系结构将日趋完善,其学科地 位将不断提高,其学科作用将愈加重要和显著。 目前,在人类文化全球化和科学大汇流的时代语 境下,跨语言、跨社会、跨文化的交流迫切需要翻 译和翻译学,人类文明的进一步发展强烈呼吁翻 译和翻译学,而翻译和翻译学将不不辱使命,一方 面为人类文明的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一方面则 在维持人类社会文化的延续和发展中使自身得以 进一步发展演进。 参考文献: [1]贾正传.翻译学系统演化观——用系统观考察翻 译学史的尝试[J].烟台师范学院学报,2002,(4). [2]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c]∥马克 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 [3]孟宪俊,黄麟雏,等.科学技术学[M].西安:西北 电讯工程学院出版社.1986. [4]Kathleen Davis.Deconstruction and Translation [M].Manchester:St.Jerome,2001. [5]巴尔胡达罗夫.语言与翻译[M].蔡毅,虞杰,段 京华,编译.北京: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1985. [6]Eugene A.Nida,Charles R.Taber.The Theory and Practice of Translation[M].Leiden:E.J.Brill,1969. [7]Peter Newmark.Approaches to Translation[M].0x— f0rd:Pergamon.1981. [8]Peter Newmark.About Translation[M].Clevedon: Muhilingual Matters,1991. [9]Ernest·August Gutt.Translation and Relevance:Cog— nition and Context[M].London:Basil Blackwell,1991. [1O]Basil Hatim,Ian Mason.Discourse and the Transla. tor[M].London:Longman,1990. 『1 1 1 Wolfram Wilss.The Science of Translation:Prob. 1ems and Methods[M].T bingen:Gunter Narr Verlag,1982. [12]Wolfram Wilss.Interdisciplinarity in translation studies[J].Target,1999,(11—1). [13]金文俊.翻译理论研究基本取向概述[J].外语 教学与研究,1991,(1). [14]Christiane N0rd.Translation as a Purposeful Activi— ty:Functionalist Approaches Explained[M].Manchester:St Jerome,1997. [15]Eugene A.Nida.Language,Culture and Translating [M].Shanghai: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 1993. [16]Edwin Gentzler.Contemporary Translation Theories [M].Clevedon:Multilingual Matters,2001. [17]Theo Hermans.Translation in Systems:Descriptive and System—oriented Approaches Explained[M].Manchester: St.Jerome,1999. [1 8]Susan Bassnett,Andr6 Lefevere.Translation,Histo- ry and Culture[c].London:Pinter,1990. [19]Andr6 Lefevere.Translation,Rewriting,and the Manipulation of Literary Fame[M].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1992. [20]Susan Bassnett.Translation Studies(3rd ed.) [M].London:Routledge,2002. [21]Susan Bassnett,Andr6 Lefevere.Constructing Cul— tures:Essays on Literary Translation[M].Clevedon:Muhilin- gual Matters,t998. [22]Sherry Simon.Gender in Translation:Cultural Iden— tity and the Politics of Transmission[M].London:Routledge, 1996. [23]Jeremy Munday.Introducing Translation Studies: Theories and Applications[M].London:Routledge,2001. [24]Lawrence Venuti.The Translator’S Invisibility:A History of Translation[M].London:Routledge,1995. 『25]Mary Snell—Hornby.Translation Studies:An Inte— grated Approach[M].Amsterdam/Philadelphia:John Benja— mins,1995. [26]谭载喜.翻译学[M].武汉:湖北教育出版社, 2000. [27]黄振定.翻译学——艺术论与科学论的统一 [M].长沙:湖南教育出版社,1998. (责任编辑梅孜) ·57· 万方数据
展开阅读全文
  皮皮文库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当代翻译学系统演化观——用系统观考察当代翻译学发展模式的尝试.pdf
链接地址:http://www.ppdoc.com/p-10931148.html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18 皮皮文库网站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2026657号-3 

收起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