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鲁番出土唐前期给粮帐初探.pdf

收藏

编号:20181111081234289348    类型:共享资源    大小:340.71KB    格式:PDF    上传时间:2019-02-16
  
3
金币
关 键 词:
吐鲁番出土唐 吐鲁番出土 pdf ... 给粮帐 吐鲁番 初探吐鲁番
资源描述:
第25卷笫6期 2005年11月 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Journal of South-Central University for Nationalities(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V01.85 No.6 Nov.2005 吐鲁番出土唐前期给粮帐初探 吴 超 (西北师范大学文学院,甘肃兰州730070) 摘要:文章对吐鲁番出土的唐代前期给粮帐文书进行了复原,探讨了文书的登录格式,进而剖析了其写作年 代、给粮标准、文书的性质等方面的问题。笔者认为,这批文书写于唐贞观至高宗时期。依据其登录格式内容的不同, 给粮帐可以分为给粮三月帐和一月帐两类,前者应是应支登录帐簿或申报帐簿,后者应是支给登录帐簿。 关键词:吐鲁番;唐代;给粮帐文书;给粮制度 中图分类号:K871.4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433X(2005)06—011 8一06 一、文书概况、复原及重要内容 (--)文书的概况。 吐鲁番阿斯塔那91号墓系合葬墓,只有一件衣 物疏,姓名年月并缺。男死先葬,在其纸鞋上折有19 —34号文书,其中有纪年的,为贞观十七至十九年 (643—645年)。该墓共出土10件给粮帐(根据《吐鲁 番出土文书》定名划分,下同),破损比较严重,有的 仅存30余字。其中给粮三月帐6件,给粮一月帐4 件。在《唐刘显志等家口给粮一月帐》的28—29行问 的骑缝处有“赞”字,系文书的正面案卷押署,“赞”亦见于第9件给粮帐,其正面上书有“检[二]示 赞”等字。其余3件给粮一月帐的诸家口给粮合计数 皆为朱笔书写,在第8件文书的正面朱印残存“安 西”二字。笔者首先根据诸给粮帐的帐式及相互关 系,参照各家口所提供的数据推算,将文书大部分复 原,以期能弥补文书本身的缺陷。 (--)文书的复原及主要内容。 给粮帐共有10件文书,由于篇幅所限,笔者仅 选有代表性的文书。给粮三月帐选:《唐苏海愿等家 口给粮三月帐》和《唐缺名家口给粮三月帐》,文书破 残较多,小括号内为笔者复原内容(下同)。其它4件 的格式和这两件相同。[11 《唐苏海愿等家口给粮三月帐》 [前缺] 1、 右计厂—]升 2、口(户)主苏海愿[■—l 3、二人丁男l I(一日粟三升三舍三勺); 妻一日粟二升五舍; 4、二人中小[——](一日粟一升五舍);? (小男)一日粟一升。 5、右计当r_—](三月粟),丸斗。 6、口(户)主卫欢峻,家口六人,三石一斗。 7、一人丁男,一日粟三升三合三勺;四人中小, 一日粟二升五合; 8、一人小男,一日粟一升。 9、右计当三月粟,九石三斗。 10、口口(户主)口思奴,家口五人,三石一斗。 11、一人丁男,一日粟三升三合三勺;一人丁妻, 一日粟I l(二升五合); 12、[——]小,一日粟一升五合。 [中缺] 13、口人丁[——] 14、五人中小,[——](一日粟一升五舍)。 15、右计[二二](当三月粟),[二二二] 16、户主刘济伯,家口[二二](五人,三石九斗 五升。) 17、二人丁男,一日粟三升三合三勺;二人丁妻, 一日粟二升五合; 18、一人中小,一日粟一升五合。 19、右计当三月粟,一十一石八斗五升。 收稿日期:2005~03—25 作者简介:吴超(1976一),男(蒙古族),内蒙古自治区乌兰浩特市人,西北师范大学博士生,包头师范学院讲师,主要研究 历史地理。 118 万方数据 第25卷 吴超:吐鲁番出土唐前期给粮帐初探 20、口口(户主)冯阿怀,家口四人,三石。 21、口口人丁男,一日粟三升三合三勺,二人丁(原文为中)妻妾,一日粟[二](二升五合); 22、l I(一人小男一日)粟,一升五合。23、[—]右计当[—]一斗。 24、口(户)主苏尾多,家口l l(六人,三 石)五斗。 25、一丁男,一日粟三升三舍l I(三勺); 一人丁妻,一日粟I |(二升)五舍; 26、三人中小,一日粟一升五l |(合;一 人)小男,一日粟一升。 27、右计当三月口口(粟,十)石二斗。 28、户主鱼白师,家口四人,[ .1 29、二人丁男,一日粟三升l l(三合三 勺;)二人中小,一日粟一升五合。 30、右计当三月口(粟),八石七斗。 31、口(户)主张大柱,家口四人,I }(二石 五)斗。 32、一丁男,一日粟三升口口口口(三合三勺;) 一人丁妻,一日粟二升五合; 33、一人中小,一日粟一升五合;口口(一人)小 男,一日粟一升。 34、右计I }(当三月粟,)七石五斗。35、[](户主)?祖[] 36、口口丁男J: 37、右计1. [后缺] 67TAM91:28(b),30(b),29(b) 《唐缺名家口给粮三月帐》 [前缺] 1、{ I(一人丁)男,日别给l }(--升 三舍三勺);一人丁妻,日别给二 2、二升五舍;三人口口中小,日别给一升五合; 3、一人小男,日别给I I(一升)。4、右件人等计[二](当三月)粟,一十石二 斗。 [后缺] 67TAM91:31(b),32(b) 《唐缺名家口给粮三月帐》和其它几件给粮三月 帐文书的记载方式略有不同。其它几件给粮三月帐 文书是“一日粟×升×合×勺”,而此件文书是“日别 给×升×合×勺”。这两种记载的意思虽然相同,但 其记载方式是有一定的区别的。“日别”的用法较为 书面化、文言化。且“日别给×升×合×勺”,并没有 说给的是什么,只是在每一户的最后总计标明是 “粟”。而其它几件文书在给粮量后标明给的亦是 “粟”。为何会有这种记载上的差异?笔者认为这可 能是记载方式的约定俗成,由于给的是“粟”,大家吃 的粮食也是“粟”,故在供给粮食的时候可以不写,只 是在最后的给粮总计上标明是“粟”就可以了。 给粮一月帐选《唐刘显志等家口给粮一月帐》。 这件文书残缺较多,但尚可辨认。其它3件文书和这 件的格式相同。 《唐刘显志等家口给粮一月帐》 [前缺] 1、刘显志口(四)人, 2、二人丁男,一人丁妻,一人中小。 3、四(三)石二斗。 4、郭望藏五人, 5、一人丁男,一人丁妻,二人老小,一人小男。 6、二石九斗五升。 7、匡延相家口六人, 8、一人丁男口口,(一人)丁妻,四人老小。 9、三石五斗五升。 10、龙思琏家口口口口 [后缺] 67TAM91:4(b、) 这4件给粮一月帐都没有写明给的是什么,只 是写给的是多少,但可以推测给的是“粟”,其原因将 在下文讨论。 (三)文书格式及给粮标准分析。 给粮三月帐的格式:首先标明户主、家口人数、 给粮一月量,然后分别标出丁男、丁妻等的日给粮 量,最后给出三月的给粮总量。如第6行其户主是卫 欢峻,家口六人,月给粮三石一斗。这里首先有必要 了解石、斗、升、合、勺之间的换算关系。据《旧唐书》 卷48(食货志》载: 凡权衡度量之制……,量以泰中者一 千二百为龠,二龠为舍,十舍为升,十升为 斗,三升为大升,三斗为大斗,十大斗为斛。 《新唐书》、《通典》、《大唐六典》亦有类似的记 载,由此可知石、斗、升、合之间的关系。文书中“勺” 这个单位应是容量单位。《孙子·算经上》载: 十撮为一抄,十抄为一勺,十勺为一 合。 据此可推知,卫欢峻家日给粟应为十升三合二 勺,一个月的给粮量是三石一斗。录文第7行“中小 1】9 万方数据 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二升五合”应是“中小一升五合”之误,如果以“二升 五合”计算,卫欢峻家一个月的给粮量应是“四石三 斗”,而不是文书载的“三石一斗、九石三斗”,且和下 文诸件所记中小的给粟量不合,故“二升五合”当是 “一升五合”之误。其它各家经验证也符合给粮三月 帐的标准。因此给粮标准是:丁男日给粟三升三合三 勺、丁妻妾日给粟二升五合、中小日给粟一升五合、 小男日给粟一升。 给粮一月帐的格式和给粮三月帐的格式略有不 同。给粮一月帐没有标“户主”二字,只是标了家庭成 员姓名;家口数下没有标给粮量,丁男、丁妻妾、中 小、小男、老小之下没有标日给粟量;也没有像给粮 三月帐那样标“右计当三月粟××石×斗×升”,而 是标“××石×斗×升”。这样我们就有理由怀疑到 底给的是什么。由于这10件文书是在同一个墓中出 土的,且根据给粮一月帐上所记的数字,按照给的粮 是“粟”推算,符合给粮三月帐的标准。故而所给粮食 应是“粟”或者可以和“粟”相互替代的等价物。本文 为了方便起见,把粮食暂定为“粟”。现在,我们需要 验证一下该粮帐是否确为给粮一月帐。以“刘显志” 和“郭望藏”家为例。刘显志家口四人,二丁男、一丁 妻、一中小。参照给粮三月帐的给粮标准,刘显志家 一日的给粮量为十升一合六勺,一月的给粮量为三 石二斗,需要注意文书“四石二斗”在“四”上标“三”, 墨色较重,当是修改“四”的,其量符合给粮三月帐的 给粮标准。郭望藏家口五人,一丁男、一丁妻、二老 小、--,J,男。在给粮三月帐中没有出现“老小”,唐代 律令中也没有“老小”的记载,但据《魏书》卷110《食 货志》载: 诸户老小聋残无受田者,年十一已上 及聋者,备受以半夫田,年逾七十者,不还 所授。 由此可推知,北魏“老小”泛指丁中之外的老小 男女日,不包括小男,因为下文小男的日给粮量为一 升,不是一升五合。可见,“老小”的称谓是有实际内 容的,粮帐中仅给粮一月帐有“老小”的称谓,故推测 唐西州可能沿用魏制。其El给粮标准应为一升五合。 由此可算得郭望藏家~日给粮量为八升五合,一月 的给粮量为二石九斗五升。亦符合给粮三月帐的给 粮标准。其它备家经验证均符合给粮三月帐的给粮 标准。由此可知,这4件文书为给粮一月帐,日、月给 粮标准和给粮三月帐同。 (四)粮食的来源。 吐鲁番地区军粮来源有本地生产的,也有从外 】2() 2005年第6期 地运输进来的。如阿斯塔那210号墓《唐安西都护府 运粮残文书》载:[1](P44) [前缺]1、[二]得家令[] 2、[二]往凉州以西诸[二]3、[二]运粮致死者[二二] [后略] 73TAM210:136/2~1136/2~2 本件文书盖有“安西都护府之印”数方,可以知 道是安西都护府的文牒。此文书表明是往凉州(今甘 肃武威)以西的诸州运送粮食。这里的“凉州以西诸 州”应指安西都护府辖境诸州。显然吐鲁番地区的粮 食有外地运输进来的。 吐鲁番地区的军粮也有本地生产的,主要是屯 田所获。《伊吾军纳粮牒》(《新疆考古三十年》载嘲: 1、敕伊吾军牒上西庭支度使 2、全军州应纳北庭粮米四千硕 3、三千八百五十三硕八斗三升五合 4、军州前后检纳得 5、四十三硕一斗六升五合前后欠六 纳 6、一百九十七硕纳伊州仓讫 7、三千六百四十六硕八斗三升五舍钠 军仓讫 据此,伊吾军每年须纳北庭屯粮4000余石,纳 伊州仓197石,本军自收纳屯粮3646余石。可见各军 屯田收入除去自赡军食以外,还须上纳官仓。军以下 各级组织守捉、镇戍、烽燧也须各自营田。 阿斯塔那226号墓文书《唐西州都督府上支度 营田使牒为具报当州诸镇戍营田顷亩数事》载‘…: [前缺] 1、西州都督府牒上敕[~] 2、合当州诸镇戍营田一十口顷六十 r—————]L——————J 3、赤亭镇兵四十二人,营口口顷维摩烽成[] [后略] 72TAM226:51 这说明像“烽戍”这样的军事单位也须自备就近 营田。 阿斯塔那226号墓文书《唐开元菜年伊吾军典 王元琮牒为申报当军诸烽铺剧田亩事数》载n]: [前缺] 1、口口状上 万方数据 第25卷 2、合当军诸烽铺今年[] 吴超:吐鲁番出土唐前期给粮帐初探 田总一顷 11、速独烽种立六亩 其下子[] 12、故亭烽种糜六亩 别下[] [后略] 72’rAM226:64(a),69(a) 此条说明“烽铺”这样的小军事单位也须自备就 近营田。 故吐鲁番地区的军粮来源有外地输入的,亦有 当地生产所获的。 二、文书的年代及其性质 (--)文书的年代。 这批文物都是考古发掘获得的,都有发掘记录 可查,即使文书本身没有纪年,也可以根据墓葬形 制、同墓所出文物的特征、特别是同墓所出土的有纪 年的文物作为断代依据。一般来讲,同一墓出土的文 书早于墓葬年代,其下限不晚于该墓墓志的纪年,当 然合葬墓除外。文书年代的判定,是确定文书的性质 和内容的重要前提。程喜霖在《试释唐苏海愿等家口 给粮帐》中,把文书的年代定在贞观末期至高宗统治 时期;李锦绣也持有同样的看法;赵俪生在《古代西 北屯田开发史》中认为在贞观年问。笔者倾向于贞观 至高宗统治时期。 由于文书是反正面书写,因此要注意文书反正 面的关系。正式的书籍和写经,不论是儒家经典、佛 教道教文献,背面都是不写其它文字的。但是,有的 典籍在唐朝是珍贵的,到了吐蕃和归义军时期可能 就不受重视,于是有人在背面涂鸦,也是在所难免 的。更多的情况是寺院把公私文书收集起来,用反面 抄写佛经。 唐朝的文书档案,一般保存9年,存在州县的籍 库当中。当这些官文书废弃以后,由于这些纸的质地 较佳,所以往往会被再次利用。最普遍的用途,一是 用来抄书,特别是寺院用来抄经;一是用来装裱东 西,如吐鲁番文书中所见裱糊的鞋样、帽子,甚至棺 材,或敦煌藏经洞所见裱糊的经帙,因为经帙经常翻 阅而易破,所以寺僧用官文书的硬纸来加固。唐朝官 文书对于历史研究意义重大,倍受关注。但是,有时 候我们得到的文书已经是残片,看似相同的文字,应 当属于同一件文书,但不能明了它们之间的联系。此 时背面的内容有时会有很大的帮助。 《唐苏海愿等家口给粮三月帐》正面为《唐贞观 十七年(643年)何射门陀案卷为来丰患病致死事》 记有“贞观十七年八月十二日”。《唐张赤头等家口给 粮三月帐》正面为《唐贞观卜九年(645年)安西都护 府下军府牒为速报应请赐物见行兵姓名事》,记有 “贞观十九年八月廿一日”。据《唐令拾遗》卷2l《公式 令》载: 凡文案:“诏救奏案及考案……,如此 之类常留,以外别捡,三年一除之,具录事 目为记。” 故《唐苏海愿等家口给粮三月帐》的年代当不早 于贞观二十年(646年),应在其正面文书“三年一除 之”的贞观二十年之后不久书写。《唐张赤头等家口 给粮三月帐》的年代不早于贞观二十二年(64 8年)。 另外4件给粮三月帐的正面皆为牍尾,其帐式、墨 色、字体,与其相似,故年代亦应相近。《唐刘显志等 家口给粮一月帐》的正面为《唐高昌县宁大等乡名 籍》,虽然纪年已残,但名籍中“夏尾信”之名见于阿 斯塔那20号墓所出《唐显庆四年(659年)白僧定典 田贷麦契》[4](P370),“张轨端”之名见于阿斯塔那4 号墓所出《唐总章三年(670年)白怀洛举银钱 契》,[5](P433)又见于《唐麟德二年(665年)赵丑奴 贷练契》[53(P423)、《唐乾封三年(665年)张善熹举 钱契》D3(P413)和阿斯塔那35号墓所出《唐咸亨四 年(673年)西州前庭府杜正买驼契》。[43(P390)其年 代在659—673年之间,故此二人皆为太宗、高宗时 期的人。又背面的字体、墨色和给粮三月帐相似,故 年代相近。故可把这几件文书的年代断为太宗、高宗 时期的文书。后三件给粮一一月帐年代皆残,《唐口海 等家日给粮一月帐》正面残存“安西”朱印二字。当是 “安西都护府之印”。据《旧唐书》卷40《地理志》载: 安西大都护府。贞观十四年,侯君集平 高昌,置西州都护府,治西州。 以此可以得知,贞观十四年(640年)设置安西都护 府。前已提及在第1件给粮帐28—29行间的骑缝处 有“贺”字,系文书的正面案卷押署。“赞”亦见于第9件给粮帐,粮帐正面上书有“检广—]示蟹”等字。 赞字亦见于阿斯塔那44号墓所出《唐贞观二十二年 (648年)西州高昌史口备牒为隆达等等遭丧以替人 入学事》载:[s](P133) 贞观廿二年六月廿三日,史口备牒 尉卫贽 64TAM44:ll/4 ]2】 万方数据 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05年第6期 此件文书上钤有“高昌县之印”,可知名为“赞” 的官员姓卫,是高昌县尉。笔者于《吐鲁番出土文 书》中查得此人仅在贞观十七年至二十二年间(643 —648年)的高昌县文牒“赞”的押署。故署有“簧”字 的文书,年代约在贞观后期。“3 综上所述,这10件文书的年代大致可以定在唐 太宗至唐高宗时期。程喜霖、李锦绣将其定年在贞观 末期至高宗时期,似将年代上限定得过死。诚然,苏 海愿、张赤头等家口给粮帐确写于贞观末期,但与之 帐式、墨色、字体相似的其它给粮帐未必皆如此,亦 可能有早于或略早于贞观末期者。至于给粮帐文书 的下限,显然不会超出高宗时期,有可能在高宗前 期。总之,将这批文书的年代定在太宗、高宗之世更 为妥当。 (二)文书的性质及其定名。 程喜霖在《试释唐苏海愿等家口给粮帐》中认 为:帐(1)至帐(6)为给粮三月帐,帐(7)、(8)、(10)为 给粮一月帐,帐(9)为给粮一月帐算草。其他专家也 有类似的看法。笔者在文书的性质上和以上各家的 观点有所不同。笔者注意到《唐熹伯等家I:1给粮一月 帐》、《唐德相等家口给粮一月帐》、《唐口海等家口给 粮一月帐》的诸家口给粮合计数皆为朱笔书写,其余 的皆为墨笔书写。据《周书》卷23(苏绰传》载:“绰始 制文案程式,朱出墨人,及计帐、户籍之法。…‘朱出墨 入”之法至今仍在沿用。因此这种登录方法当适用于 这10件给粮帐。故给粮三月帐墨笔登录诸家口给粮 合计数,应是登录应该支而尚未支出的数字,表示应 支付或准备支付,可能为向有关部门或机构申报应 支粮食的帐簿。给粮一月帐是朱笔登录,是记载已经 支付诸家口粮食,表示已经支付。当是粮食支给账 簿。文书中有勾划的痕迹,应为勾检的痕迹,可能是 官员在审核有无虚报多领粮饷人员,而作的标记。从 上可知帐(1)至帐(6)给粮三月帐应是预备支出账 簿,故拟定名为“给粮三月应支登录帐”或“给粮三月 申报帐”;帐(7)一月帐为墨笔登录,故拟定名为“给 粮一月应支登录账”或“给粮一月申报帐”;帐(8)一 (10)为朱笔登录,故拟定名为“给粮一月支给帐”。故 给粮三月帐和一月帐,虽同是粮帐,但性质是不 同的。 据《大唐六典》卷6《尚书刑部都官郎中》条载[7]: 四岁为小,十六为中,二十一为丁…… 其粮则季一给……其粮丁口日给二升、中 口一升五合、小口六合,诸户留长上者,丁 1:7日给三升五合、中男给三升。 】22 “其粮则季一给”,一个季度为三个月,故有给粮 三月帐。 又据《新唐书》卷55《食货志》载: 开元二十四年(753年),令百官防阁、 庶仆俸食杂用,以月给之,总称月俸。 既然“月给”,那只能是一月给一次,否则应是 “数月给”,故而遂有给粮一月帐。 (三)给粮对象族源蠡测。 吐鲁番地区的居民主要来自中原和河西。根据 对吐鲁番出土的给粮帐文书的统计,而这10件“给 粮帐”文书中载有确切姓氏的有19人。其中苏姓2 人、卫姓1人、冯姓1人、刘姓2人、鱼姓1人、张姓2 人、安姓1人、祀姓1人、龙姓2人、郭姓1人、匡姓1 人、王姓1人、李姓1人、宁姓1人、苻姓1人。 我们所知道的“昭武九姓”是唐代部族名,是在 汉初西迁中亚的大月氏人后裔。5世纪末,统一的大 月氏国灭,各自以其部族建立了许多小国,有康、安、 史、石、米、曹、何、罗、贺九姓王国,均言其祖先出自 河西昭武(甘肃临泽),故名。一说由“九姓叶护”音转 而来。隋唐时,通行粟特语,故又名粟特,其人深目高 鼻,多髭,俗称西域胡。散居于伊、西、楼兰等地,有 康、安、史、石、米、曹、何、罗、贺诸姓。麴氏高昌王朝 至唐朝高昌所辖一乡为“从化乡”,为昭武九姓等迁 至高昌城的中亚各国的粟特人聚落。池田温利用各 种敦煌文书,研究了敦煌的安城粟特人聚落的地位 和内部结构,安城位于敦煌城东南500米处,是沙州 敦煌县从化乡所在地。该乡有三个里,750年时有户 300,口1400人,其中大部分来自康、安、曹、石、罗、 何、米、贺、史中亚昭武九姓王国。伯希和根据敦煌发 现的唐抄本《沙州都督府图经》,考证出蒲昌海(罗布 泊)南有一粟特人聚落,这个聚落是在7世纪上半 叶,粟特首领康艳典率人到蒲昌海南筑城定居下来 后形成的。荣新泣先生甚至提出归义军曹氏统治家 族有可能是粟特人的后裔。[83这10件“给粮帐”中有 “安”姓1人,故据此推知,可能为昭武九姓的粟特 部族。 这10件“给粮帐”中还有“龙”姓2人。龙家,亦称 龙部落,本焉耆人。西晋政府曾封其王为“晋守侍中, 大都尉,奉晋大侯,亲焉耆”,其王族开始由姓“元”改 为姓“龙”,隋时仍是龙氏统治。敦煌文书s376《沙州 地志》记: 龙部落本焉耆人,今甘、肃、伊州各有 首领,其人精锐,健战斗,皆秉皇化。 可知,“龙”姓2人可能为焉耆人。 万方数据 第25卷 吴超:吐鲁番出土唐前期给粮帐初探 在吐鲁番文书中,有关少数民族姓氏的记载还 有很多,如阿斯塔那35号墓《唐永淳元年(682年)西 州高昌县下某乡符为差人送油纳仓事》,此件文书有 “高昌县之印”数方,共记有52人的姓名,其中曹姓4 人、康姓2人、龙姓3人、令狐姓1人,占到将近 1t5。[43(P396—397)同墓所出《唐开除见在应役名 籍》,此件文书虽然没有纪年,但是同纸文书左侧有 倒写“唐永淳二年(683年)田末观领器仗抄”,文中 “翟欢相”亦见于背面《永淳二年翟欢相死牛事牒 文》,故其年代应相近。该件文书共记有41人,其中 曹姓6人、龙姓2人、康姓3人、令狐姓2人,占到1/3 还多o[C(P403—404)吐鲁番文书中还有许多这样的 记载,此不赘述。由上可见吐鲁番地区有大量的少数 参考文献: [1]国家文物研究所.吐鲁番出土文书·(图版本第三册)[z].北 京:文物出版社.1996. [2]薛宗正.安西与北庭~唐代西陲边政研究[A].新疆考古三十 年(图版本)[c].哈尔滨;黑龙江教育出版社。1998.407. [3]国家文物局古文献研究室.吐鲁番出土文书:第8册[z].北京: 文物出版社.1985. [4]国家文物局古文献研究室.吐鲁番出土文书:第7册[z].北京: 文物出版社.1985. 民族。故推测给粮对象中,有少数民族存在。 通过以上对吐鲁番出土文书给粮帐的复原和研 究,可以得出几点认识:第一,依其登录格式、内容的 不同,给粮帐可以分为给粮三月帐和给粮一月帐两 类。前者应是应登录帐簿或申报帐簿,后者可能是支 给登录帐簿。第二,给粮帐的写作年代在唐太宗至高 宗时期。第三,给粮标准为丁男日给粟三升三合三 勺,丁妻妾日给粟二升五合,中小及老小日给粟一升 五合,小日给粟一升。可见,对吐鲁番出土给粮帐的 研究和分析,有助于我们了解唐代给粮制度及其发 展变化,探知唐代吐鲁番地区社会、经济、军事诸方 面的情况,得悉唐王朝在西域实施有效统治的许多 真情实况。 [5]国家文物局古文献研究室吐鲁番出土文书:第6册[z].北京: 文物出版社.1985. [6]李方.王素.吐鲁番出土文书人名地名索引[z].北京:文物出版 社,1996. [7]大唐六典:卷6尚书刑部都官郎中[z].大日本广池本.150— 151. [8]荣新江.敦煌归义军营氏统治者为粟特人后商说[J].历史研 究+2001.(1). (责任编辑程苹) A Study of Rationing Accounts in the Early Period of the Tang Dynasty Excavated in Turfan WU Chao (College of Literature,Northwest Normal University,Lanzhou Gansu 730070,China) Abstract:The ten pieces ration accounts,excavated a Tomb NO.91 in Asana Turfan have provided very important documents for the study of the ration accounts and the rationing system of the Tang Dynasty.The study of the ration accounts shows the persons to be rationed can be servants of Kingdom, officials,farmers of Kingdom,and prisoners.The accounts are the important document of the Tang dynasty provision system. Key words:Turfan;the Tang Dynasty;rationing accounts;rationing system 123 万方数据
展开阅读全文
  皮皮文库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吐鲁番出土唐前期给粮帐初探.pdf
链接地址:http://www.ppdoc.com/p-10931139.html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18 皮皮文库网站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2026657号-3 

收起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