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前后曾琦与梁启超的关系.pdf

收藏

编号:20181111080008587231    类型:共享资源    大小:225.67KB    格式:PDF    上传时间:2019-02-16
  
3
金币
关 键 词:
前后曾琦与 曾琦与梁启超的关系 梁启超
资源描述:
五四前后曾琦与梁启超的关系 口张少鹏(华中师范大学中国近代史研究所博士生 武汉430079) 摘要:曾琦心仪梁启超,列其门墙。由于对研究系期望颇殷,曾琦在留学日本期间及 回国之后,与研究系走得非常近。其间的曲折促使曾琦另谋发展。梁启超退出政治,仍不 忘情政治。屡屡受挫,似应歇手。但国共合作局面下的激进态势,催逼梁启超欲罢不能。 曾琦等回国发展,且声势颇著,双方有联手之意,然梁启超已心有余而力不足,政治事业 只得俟诸后生。 ’ 关键词:五四;梁启超;曾琦;研究系 中图分类号:K2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854X(2005)06-0108-03 一、从神交到面晤 曾琦早年受梁启超思想的影响,心仪梁启 超。留学日本时,更是书信频频,可谓“神交”。 天津面晤梁启超后,由于双方意见分歧,曾琦由 依托梁启超而转向运动青年学生,开始发展自己 的道路。 曾琦受梁启超的影响主要在《清议报》及 《新民丛报》。1905年,曾琦在广西宁明高等小 学堂时,读了梁启超所著《中国魂》一书之后, 产生国家思想。1907年曾琦由宁明赴桂林,居 半年,读梁启超、章炳麟诸氏著作,开始注意国 事。1915年5月底,初到北京,适值袁世凯屈 服于日本所提二十一条要求,且欲帝制自为,变 更国体。恰此时梁启超发表《异哉所谓国体问题 者》一文,蔡锷起义云南,曾琦才觉得“正气尚 存,人心未死,天下事犹有可为”④。遂在这年 秋天,初识梁启超、章炳麟、王晋卿诸氏后,即 拜梁、章两氏为师②。曾琦有两句小诗“当代吾 所师,新会与余杭”,但左舜生却认为曾琦崇拜 梁启超与章太炎仅仅是梁。章谈政治或革命的方 面,并不在于他们的学术方面,甚至认为章太炎 讲学的精微处,曾琦并不太能理会④。李璜回忆 说,曾琦“在震旦年余,成绩既不佳,弃去北 游,请益于章太炎与梁启超两先生,两先生皆以 国士目之”④。张梦九也谈到,对于民国文化人 物,曾琦只佩服梁任公、章太炎⑤。 曾琦心仪、佩服梁启超之余,希望梁启超能 担当社会的中坚,将民国政治带入正轨,正如胡 适所认为的: “我国今日的现状,顽固官僚派和 极端激烈派两派同时失败,所靠者全在稳健派的 人物。这班人的守旧思想都为那两派的极端主义 扫除,遂由守旧变为稳健的进取。况且极端两派 人的名誉皆已失社会之信用,独有这班稳健的人 物如梁启超、张謇之流名誉尚好,人心所归。有 此中坚,将来势力扩充,大可有为。”馓在段祺 瑞组阁将成未成之际,梁启超有人阁的倾向时, 留学日本的曾琦就写了一封致梁任公的万言书, 力劝任公“慎于出处,并继续提倡国家主义勿 懈”。而任公复书说:“得手书,字字悉如鄙怀, 而所以匡其不逮者且无量,禹闻善言则拜,况闻 而至再三哉。谨再拜服之而无数矣。”后来,任 公入阁,曾琦致函任公,建议“不如退保潜势, 益结人才,徐收众望,以俟时机”⑦。 中日军事协定之事风声鹤唳,留日学生组织 “救国团”,纷纷罢学归国。为收容废学归国的青 年,曾琦致函梁任公,交雷眉生回国带呈,劝其 出来办学校。曾琦回国一抵天津,即赴意界二马 路拜谒任公, “十年景仰之怀,至今始遂”,再 劝任公“出而办学”,任公不听,却劝曾琦从事 学问。任公不为所动,曾琦不得不另辟途径,加 快组织少年中国学会的步伐。从学会规定“不请 谒当道,不依附已成势力,不寄望过去人物”@ 来看,曾琦对任公的依托之心已失,独立自主之 意则生。毕竟任公属于正在过去的人物,曾琦的 /’、㈣Jianghan Tribune 2005·6 万方数据 目光开始转向青年一代。 年曾琦致书罗家伦时也谈到了这一段经过。其实 曾琦是别有用心。五四运动发生以后,曾琦认为 二、接近研究系 中国复兴机会已到,而北京学界中人才必不少, 其北上,表面系慰问北京学界,实际则欲搜罗北 曾琦不仅与梁启超往还,留学日本时与研究 京优秀青年,以充实少年中国学会。 系诸人走得也相当近。回国后,又与研究系从事 曾琦归国发展,目标既在士林,故五四运动 相同的鼓动“五四”的事业,可谓“志同道合”。 爆发以后,他抓住机会,在京津大肆鼓吹、活 曾琦因敬佩蔡松坡,因询问蔡公事迹,留学 动,希望建立一定的影响,以发展少年中国学会 日本期间与蔡松坡参谋长湘人石醉六来往甚勤。 会员,扩充自己的组织,其目的或与研究系不一 为了维护本国利益,曾琦与朋友组织华瀛通讯 致。但研究系在失势以后,一方面对段政府不 社,阻止日本对舆论的控制。在通讯社中,有一 满,另一方面也有另起炉灶的打算,故眼光也投 位湖南人周宏业,是梁启超任总教习的时务学堂 到学生,对五四运动的鼓动更是不遗余力,这无 的西文留课生,与范源濂同班⑨,民初为梁启超 疑与曾琦的活动桴鼓相应。然随着梁任公的欧游 主办的《庸言》、《大中华》的主要撰稿人,并 及曾琦留学法国,各自开始了新的发展。 发表文章多篇,为进步党作舆论鼓吹。在东京期 间,曾琦屡屡造访到日本游历并考察西方政治的 三、俟诸后生 研究系要角汤化龙、林长民、蓝公武等,询问信 息,交流思想并有所请。同时,曾琦交往了周善 1917年底,梁启超退出政坛以后,打算重 培,周善培与任公关系非同一般,并对任公的影 新回到本行,从事著述。但欧游归来,在新知的 响较大⑩。尤其周氏在四川有较大的影响,故曾 刺激下,又跃跃欲试。这次,他权衡考虑的结 琦在接近周氏上很动了一番脑筋。留学期间,他 果,决定采取一个以退为进的办法,以办文化事 就多次拜访周氏,以取得联系,后来甚至有联姻 业和从事讲学人手,培植人才和结交知己。这 之举。回到北京以后,曾琦由石醉六作书介绍, 样,一定可以再度建立一个新的政党,重振旗 往访蒋百里,对蒋百里的印象是: “为吾国军学 鼓,卷土重来,未来的政治生命,依然是乐观的@。 大家,军人而有儒者气象”,所著《军事常识》 而要培植人才和结交知己,北大无疑是梁启超的 一书,读之极为倾倒。 首选。但北大人不愿与梁启超合作,这一点在 曾琦自述当时所以毅然辍学归国的目的, “好政府主义”宣言没有请梁启超等签名上就表 “尚非仅为一时之外交问题,而实重在重振中原 现得相当明显。1920年7月,直系军阀取得直 之士气,以期外抗强权而内除国贼”。留日学生 皖战争的胜利,吴佩孚宣布将召集国会,制定宪 救国团发起之初,他即力主“归国运动之目标宜 法,并望梁启超拟一宪草,以俾遵循。任公为之 特别注重于学界”;盖“一则以学生联络学生, 心动,计划推动一个制宪运动,后无结果而罢。 其势顺而易,二则以纯洁无染之青年,容易激发 曾琦留学法国以后,一改少年中国学会初创 其良知”。他决定运动学界响应,首要目标即在 时的温和态度,政治倾向日益激烈化。他一方面 北京大学。所以,曾琦从日本一归国,就赴北京 创办了中国青年党,并倡导新党联合;另一方面 大学访易克嶷。结果,北京大学易克嶷等首先起 主张中国再来一次流血的革命。留学法国期间, 而为游行请愿之举,众逾二千,声震全国。 国内局势日益恶化,而当时的各派曾琦都不满 时政府刚愎自用,令警察驱逐归国留学生, 意,故“拟发起中国青年党,以推翻军阀,改良 不许逗留都门,并运动法国领事,不容归国学生 社会,振兴国家,促进大同为宗旨。其理由则以 居租界。归国学生除为文字宣传外,并在天津组 就今日中外大势论,非推倒军阀,不足以言改良 织国货贩卖部,以实行抵制日货。运动日久,国 社会;非改良社会,不足以言振兴国家;非振兴 人麻木如故,废约更无希望。曾琦等决意解散支 国家,不足以言促进大同”。少年中国学会发起 部,分途活动,并约天津各界人士为最后之话 之初,宗旨是“为社会的活动,以创造少年中 别,语极沉痛。 国”,而现在的宗旨则是“推翻军阀,改良社会, 五四运动发生以后,曾琦接五月四日北京学 振兴国家,促进大同”,中国问题根本解决的途 生焚曹击章之讯,不禁“跃然而兴,霍然而愈”, 径发生变化,相应的视角也跟着转换。为了“推 翌日即束装北上,发动北京的学生运动。1934 翻军阀”,曾琦主张“神圣联合与统一前敌”, 江汉论坛 2005.6《砂 万方数据 “劝新党联合以向旧党作战”,并与共产党及国民 党的代表商议新党联络办法,订立规约十条,共 以打倒军阀,抵抗列强为宗旨。因为曾琦认定 “今日之中国非再经一次大流血,使旧势力完全 推倒,则政治不能人轨道”。 然而时局的变化,使得任公无法歇手。任公 在1925年7月10日给思顺信中说: “不能不管 政治”,因为“现在除我们最亲密的朋友外,多 数稳健分子也拿这些话责备我,看来早晚是不能 袖手的”@。既然不能脱离政治,任公不得不寻 求合作者。事实上,当时任公在国内已经没有多 少可以合作的人了。一方面,任公有靠近军阀的 嫌疑,这一点很不能为人所接受。另一方面,任 公对国共合作局面下的情势相当不以为然。任公 放眼国内,似乎只有曾琦的国家主义派才是合作 的对象。 曾琦归国之初,携新起之勇,大有“舍我其 谁”之慨,其回国后的第一篇文章是1924年10 月10日为《新闻报》国庆增刊撰《论中心思想 与中心人物》,按照曾琦的意思,任公已不能为 时代的中心了。1926年3月18日,北京惨案发 生,曾琦发表评论,批评主张取司法调查手续, 绝对“诉诸法律”的研究系,正表现出对任公不 很认同的一面。 可是,随着国共合作下北伐的步步推进及国 民党“清党”的实行,曾琦的国家主义派不得不 到北方军阀的地盘内讨生活,任公这时又成为各 方势力运动的目标,双方似乎有合作的可能了。 “清党”以后, “许多部分人太息痛恨于共党, 而对于国党又绝望,觉得非有别的团体出来收拾 不可”,而这种团体不能不求首领,于是都想到 任公。其中进行最猛烈者,是所谓“国家主义 者”的团体。1928年9月18日张君劢致任公 书: “曾慕韩前年在申与定章、梁联合之计,一 年来曾向此方进行。”@说明曾琦确实运动过任 公,但结果似乎不很理想。其实,任公也很矛 盾,因为他“确信代议制和政党政治断不适用, 非打破不可”。但“时势逼人,早晚怕免不了再 替国家出一场大汗”。故拟发起一个“党前运 动”,然而事情进行得并不顺利,尤其张君劢对 于虚总部办法极不赞成,其原因在于他认为“盖 今后造新党之机,非深通欧战后严守纪律接近民 众之心理不可”。任公既病,张君劢的意思是希 望任公“安心静养,勿再以俗事萦心。国事纷如 乱丝,听吾侪在万难之中奋斗可也”, “对于世 界、对于吾国、对于旧友之希望,以简单之言择 要纪录,俾同人有以继续先生之志愿而已”。任 公知此,假如回想当年自己劝老师康有为让位息 影的情形,将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但是,形势 的发展,身体的每况愈下迫使任公不得不考虑退 出,政治的事业只得俟诸后生。1928年7月初, 李璜奉曾琦之命,北赴天津谒见任公,表示拥戴 其出而领导新党之念。任公逊谢,立言久已无意 过问政治,并感慨说道: “我半生努力于救国212 作,少年时,其冒险犯难的精神,并不下于诸 位;……故今既衰老,不愿再干预政治之事,有 负诸位雅意。”⑩意味尽在不言中矣。 注释: ①沈云龙:《曾琦先生传》,《曾琦先生文集》 (下),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1581页。 ②参见氏文《两位反共的先驱——梁任公与曾琦》, 《民国史事与人物论丛》,台湾传记文学出版社1981年 版,第171页。 ⑧左舜生:《怀念慕韩(1892-1951)》,《曾琦先 生文集》(下),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 1604页。 ④李璜:《共祸日彰,思君尤切——曾募韩兄逝世 三十周年感言》,《曾琦先生文集》(下),中国社会科 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1682页。 ⑤张梦九:《我所知道的慕韩》,《曾琦先生文集》 (下),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1669-1670 页。 ⑥曹伯言整理《胡适日记全编》(1),安徽教育出 版社2001年版,第430-431页。 ⑦曾琦:《致梁启超书》(1917年11月13日), 《曾琦先生文集》(中),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3年 版,第643页。 ⑧李璜:《五四运动与少年中国学会》,《传记文 学》第16卷第4期。 ⑨李玉:《湖南时务学堂学生人数考》,《近代史 研究》2000年第2期。 ⑩吴其昌:《梁启超传》,百花文艺出版社2004年 版,第118-131页。 ⑩参见张朋园《梁启超与民国政治》,食货出版有 限公司1978年版,第185页。 ⑩⑩丁文江、赵丰田主编《梁启超年谱长编》,上 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第1048、1192页。 ⑩参见李璜《内争不已外乱方殷——学钝室回忆 录第九章》,《传记文学》第22卷第3期。 (责任编辑刘保昌) ,’、㈣Jianghan Tribune 2005·6 万方数据
展开阅读全文
  皮皮文库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五四前后曾琦与梁启超的关系.pdf
链接地址:http://www.ppdoc.com/p-10931116.html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18 皮皮文库网站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2026657号-3 

收起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