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莱论文学文本的结构态势.pdf

收藏

编号:20181111075602108604    类型:共享资源    大小:590.37KB    格式:PDF    上传时间:2019-02-16
  
3
金币
关 键 词:
弗莱论文学文本的结构态势 文学文本的结构态势 文本结构 pdf 的态势 文学论文 论文的 论文学
资源描述:
2012年3月 第13卷第1期总第49期 太原大学学报 Journal of Taiyuan University 文章编号:1671—5977(2012)O1—0047—07 弗莱论文学文本的结构态势 喻琴 (南昌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江西南昌330008) 摘要:弗莱认为文学文本的结构态势呈现出连贯性、动态性、文化性的特点。一、他归纳的情节结构、形 象结构、叙事结构共同构成了一个连贯的文本结构体系;二、这一体系采用循环往复的动态机制;三、文学文本 的结构在历史的维度中呈现出文化的特性。 关键词:诺思洛普·弗莱;文学文本;结构态势;文化封套 中图分类号:I711.06 文献标识码:A 诺思洛普·弗莱(Northrop Frye,1912— 1991)是20世纪享有声誉的加拿大学者,被誉为 北美最著名的批评家,也是英语世界有史以来最 杰出的文学理论家和文化批评家之一。2012年 迎来弗莱诞辰100周年,我们认为对这位世界级 文化名人最好的缅怀,就是对他留给我们的文化 遗产进行创新性的阐释。 弗莱在历时与共时的交错中提炼出的“结构 原型”,这不仅可以将众多的文学文本贯穿为一 体,而且还可以将之放置到历史的演变中,以其 不同的形式对外部历史过程做出反应,从而明确 文学在整个文明中的地位,最终使历史的维度与 结构的维度在宏大的文化体系中达到平衡。因 此,弗莱眼中的文学文本具有连贯性、动态性和 文化性的形态特征。 一 、连贯性:文学文本是一个连贯的结构 弗莱认为只有从文学本身中生成一个结构 体系,才能够把文学批评建成一门独立的学科, 这个结构体系源于众多文学文本凝聚成一体呈 现出的结构形态,即连贯性,弗莱分别从情节、形 象、叙事三个方面勾勒出文学文本结构的总体形 态。就情节结构而言,它呈现出悲剧与喜剧两种 情节势态,即“n”形和“u”形的连贯一致。就形象 结构而言,以神谕的和魔怪的形象结构为两极, 以天真的类比、自然与理性的类比、经验的类比 为基点,共同构成一个彼此连贯、前后相连的形 象体系。就叙事结构而言,形成了由喜剧——传 奇——悲剧——讽刺这样一个不断循环的过程, 使文学文本呈现出一个连贯的结构框架。 第一,悲剧与喜剧的情节结构,表明了文学 文本情节趋向两种形式,一是“n”形,即不断下降 的过程;二是“u”形,即不断上升的过程,这两种 形式形象地再现了文学文本连贯的结构形态。 它不仅贯穿于整个西方文学的发展过程,而且也 彰显出文学文本情节结构的核心特性。 弗莱根据“主人公的行动力量”将欧洲一千 五百年以来的虚构文学分为神话、传奇、低模仿、 高模仿及讽刺五个文学模式。这五个文学模式 构成了虚构文学历史发展的主要形态,但就虚构 文学的情节结构而言,它主要呈现出两种情节势 态:即悲剧与喜剧。这里悲剧与喜剧不是指戏剧 形式,而是就情节趋向而言的。弗莱说:“虚构文 学一般区分为两类:一类的主人公摆脱其所处的 社会,另一类的主人公则属社会中的一员。用来 表达二者之区别的,便是‘悲剧的’和‘喜剧的’这 两个词,不过此时二词一般指情节的势态,而不 是单指戏剧的两种形式。”… 如果用比较形象的 符号来表示的话,悲剧表明情节走向是一个“13” 形,即不断下降的过程;而喜剧表明情节走向则 是一个“u”,即不断上升的过程。 这两种情节结构在虚构文学的五个阶段分 别呈现出不同的特点,因此,虽然在不同的文学 模式中会出现多种多样的形态,但贯穿始终的还 是这两种情节结构。无论是从悲剧情态还是从 收稿日期:2012-02.10 基金项目:2010年度江西省教改课题《高校人文审美教育与播音主持人才培养模式创新研究》阶段性成果(JX.IG一10— 1—11) 作者简介:喻琴(1979一),女,江西南昌人,文艺学博士,南昌大学副教授,研究方向:文艺学、艺术学研究。 ·47· 万方数据 喜剧情态方面,欧美文学经历了相互对应,时而 重合的历程,最终向神话(源头)回归。“讽刺起 源于低模仿:它肇始于现实主义和冷静的观察。 但是在这过程中,讽刺不断趋于神话,并重又隐 约地显示出古代祭祀仪式和垂死神祗的轮廓。 上文曾提到的五种模式显然是在循环的”ll_6 而 “悲剧模式中讽刺向神话回归,这种现象同样出 现在喜剧模式之中。”ll_ 由此可见,就情节结构 而言,它将虚构文学的五个阶段串联起来,使其 呈现出悲剧与喜剧的态势,从而形成了一个连贯 的结构。 第二,弗莱归纳出五种形象结构,即神谕的、 魔怪的、天真的类比、自然与理性的类比、经验的 类比,这些形象结构突出地表现了文学文本的形 象类型,它们本身具有“原型”意义,弗莱以神谕 的和魔怪的形象结构为两极,为我们勾勒了一个 彼此连贯、前后相连的形象体系。 由于形象本身是人类所创造出来的,它们必 然带上人类需求的烙印,具体可以分为人类世 界、植物界、动物界、无机界。其中神谕的形象结 构与魔怪的形象结构奠定了整个文学形象世界 的基础,它们具有很强的“隐喻”性,即人类世界 与植物界、动物界、无机界之间可以同一。 五种形象结构表明了文学文本在形象方面 的结构形态。首先,它们以神谕的和魔怪的形象 结构为对立的两极,前者意味着“天堂”,后者意 味着“地狱”,而天真的类比、自然与理性的类比、 经验的类比分别居于两级的中问地带,是形象结 构在演变过程中的变体,五种形象结构共同构架 了一个彼此连贯、前后相继的形象体系。其次, 它们分别代表不同的人类世界、植物界、动物界 和无机界,鲜明而清晰地勾勒出五种形象结构在 不同领域中的表现形式,使文学文本的结构形态 呈现出丰富性和多样性的特点。最后,五种形象 结构具有“结构原型”的意义,它可以穿越单个文 学文本,走向多个文学文本,既串连起杂乱无章 的文学文本,使其呈现出连贯一致的风貌,又可 以突出形象结构在历史流变中的多样形态。 第三,弗莱说:“在文学中共有四种超越体裁 的叙事成分,我们统称之为叙事结构(my— thoi)。”l1l2 这种叙事结构不同于文学体裁,而是 对文本叙事结构或情调的概括。它们具有双双 对立的特点,形成由喜剧——传奇——悲剧—— 讽刺这样一个不断循环的过程,使文学文本呈现 ·48· 出一个连贯的结构框架。 弗莱归纳了四种叙事结构,即喜剧、传奇、悲 剧、讽刺。不同的叙事结构具有不同的叙事特 点、叙事形式、人物形象和起源。具体来说,喜剧 叙事结构体现了行动和契机的统一,倾向于表现 把尽量多的人争取到最后实现的社会中来。传 奇叙事结构主要成分是冒险,“历险探求”的完 成便是传奇完成的形式,其问必经历三个主要阶 段:冲突——殊死搏斗——发现阶段。悲剧叙事 结构中,最初激起仇恨的行为,构成一种彼此对 立或抗衡的运动,而这一运动的完成,便解决了 悲剧的冲突。讽刺叙事结构的基本原理是对传 奇的戏谑性仿作,即将传奇的神话般的形式运用 到更具现实性的内容上。 可见,这四种叙事结构相互对立,且不断递 进,正如弗莱所言:“它们构成双双对立的两组: 悲剧与喜剧彼此对立而互不相容,传奇与讽刺也 复如此,因二者分别捍卫理想和现实。另一方 面,喜剧一端不知不觉地融人于讽刺,另一端又 融人传奇;传奇既可能是喜剧,也可能是悲剧;悲 剧由崇高的传奇扩展到辛酸和嘲讽的现实主 义。’’_1]2 二、动态性:连贯的结构采用了循环的形式 弗莱指出:“批评必须在文学内部培育一种 历史感,以补充那种把文学同其非文学的历史背 景相联系的历史批评。同样,它也得根据文学内 部不是外部的东西培育自己的历史观察形式。 批评家不是使文学适应事先制定好的历史结构, 而是应该视文学为一个连贯的结构,它被历史地 限定但却形成自己的历史,它以自己的形式对外 部的历史进程做出反应但又不为其所决定。” 为了使文学批评具备这种历史感,弗莱通过情节 结构、形象结构与叙事结构的归纳,使文学本身 形成了一个连贯的结构整体,这个连贯的结构则 以循环的形式来对外部历史过程做出回应,最后 使同一l生、关联性、对应性的宇宙框架变成了文 学整体框架的基本模式,这样以上三种结构以循 环的方式再现了文学文本的形态史,使文学文本 呈现出动态的结构形态。具体来说: 第一,弗莱将欧洲文学的五种文学模式与形 象结构一一对应。神谕的形象集中体现在神话 这种文学模式中,而魔怪形象则适应于反讽的模 式。从神话到反讽,中间必经传奇、高模仿、低模 仿三种文学模式,而与之相对应的就是天真的类 万方数据 比、自然与理性的类比、经验的类比这三种形象 结构。神话——传奇——高模仿——低模 仿——反讽这一循环的过程充分体现了现有欧 洲文学的历史进程,而就目前出现的科幻小说等 而言,文学模式就开始转向神话阶段,与之相对 应的形象结构也是经历了“神谕的形象——天真 的类比——自然与理性的类比——经验的类 比——魔怪的形象”这样一个循环的过程。可 见,弗莱认为,从文学事实及创作实践出发,不论 是文学模式还是其中体现出的形象结构都将经 历以上这个不断循环往复的过程。形象结构本 是一个静态的范式,它充分体现在众多文学文本 中,并代表着它们共同的形象特征,但是若将这 个静态的范式与文学模式相互对应起来,那么它 本身就是以一种动态的姿态来对整个文学历史 做出回应,这里所说的文学历史就是文学模式的 演变过程。 第二,就形象结构而言,它只是表示一种静 态的范式,但在它们的中间区域形成了与自然界 相适应的七种形象范畴,可以说,七种形象范畴 分别代表着旋转或循环运动的不同形式。这一 切循环的象征通常可分为四个主要的阶段:一年 中的四季为一日的四个阶段(早晨、午间、黄昏、 黑夜)、水循环的四个方面(降雨、泉水、江河、大 海或冰雪)、人生的四个阶段(青春、成熟、老年、 死亡)。 具体来说,在神祗的世界中,主要的过程或 运动指某个神的死而复生、消失和重现,或转世 和隐退。在火的世界中,其中最明显的是太阳神 每天穿越长空的旅程,人们常常把它视为在指引 着航船或战车;接着,太阳神又在黑暗的下界(有 时人们把下界设想成为一头贪婪的怪兽的腹中) 经历一段神秘的行程,再回到东方的起点。在人 类的世界中,人类的节奏与太阳的节奏恰好相 反:当夕阳西沉后,人内心的“力比多”却似巨人 般醒来,而白昼时光天化日,常常是人们欲望的 黑暗。动物的世界里,动物的生命和人的生命同 样都受到自然规律的制约,这一点尤为经常地揭 示生命过程的悲剧性:事故、祭祀、暴行或某种压 倒一切的需要,都会使生命突如其来地中断。在 植物世界里,展现了一年中的四季更迭,人们常 用一个神祗来象征或等同这种更迭:神祗于秋天 死去,或在收割庄稼、摘取葡萄时节被部众杀死, 到隆冬时消失,春回大地,他又复活。在文明的 世界里,文明的生活经常被比拟作生物的生长、 成熟、衰老、死亡,然后以另一个体的形式再生的 循环。水的世界里,水的象征也自有循环周期, 由降雨到泉水,由大小泉水到溪流和江河,江河 纳人大海或变成寒冬积雪,然后周而复始。由此 可见,形象结构之间的演变也如同自然界万物一 样,采用循环往复的形式来回应整个历史进程。 第三,就叙事结构而言,它本身也是遵循着 循环运动的形式。一方面,它与春夏秋冬的四季 更迭相互对应,另一方面,每一个叙事结构都具 有六个不同的相位,彼此相接,又构成了一个动 态的循环。 从叙事结构外部而言,它与一年四季的历史 进程相对应,具体来说,喜剧是春季的叙事结构, 传奇是夏季的叙事结构,悲剧是秋季的叙事结 构,而讽刺是冬季的叙事结构,这四个叙事结构 和一年四季更迭一样循环往复。 从叙事结构的内部而言,它们通过六个相位 的互动,又与整个叙事结构的循环形成互补。每 一叙事结构都具有六个相位,其中三个与另一相 邻的叙事结构互相对应。就喜剧而言,喜剧的结 构存在两个极端,一端为讽刺,一端为传奇。鉴 于喜剧的一端融人嘲弄和讽刺,另一端融人传 奇。喜剧的前三个相位与嘲弄、讽刺的前三个相 位对应。而其后三个相位则与传奇的后三个相 位对应。就传奇而言,传奇随着其性质由悲剧领 域移动,前三个相位与悲剧的前三相位对应,后 三相位则相当于喜剧的后三个相位,这六个相位 在传奇中,构成了英雄一生的循环序列。就悲剧 而言,悲剧的发展由英雄式到讽刺式共经历六个 相位,其中前三个相当于传奇中的前三个相位, 后三个则相当于讽刺文学的后三个相位。就讽 刺而言,前三个相位都是讽刺的相位,它们相当 于喜剧的前三个也即嘲弄的相位。讽刺的第一 个相位相当于具有嘲弄性的喜剧的第一相位。 弗莱在喜剧、传奇、悲剧、反讽等文体中,得 出了它们与春、夏、秋、冬对应的四季结构。这并 不是对自然的模仿,而是把“自然的秩序作为一 种整体被相应的词语秩序所模仿。”_3 与此同时, 将文化与自然对应,是立足于文化自身,并在自 然中寻找文化意义。这是因为:“人是寻求意义 的生物,人无法忍受无意义的生活:这正是人建 构文化的目的,人类的各种文化都是寻求意义、 创造意义的努力。”_4 ·49· 万方数据 综上所述,弗莱为了能对历史做出回应,他 使文学文本这个连贯的结构处于不断的循环运 动中。这充分体现了弗莱的文本观,在他看来, 文学本身是对循环社会的揭示。“文学,包括一 切随着时间推移而获得文学性质的文字体系,都 显示一种强烈的保守性及传统、因袭意识,同时 也具有一种强烈的自我更新的力量。因此,文学 向我们提示,人类生活的实际轨迹既不是一个封 闭的圆圈,也不是一条方向不明,凶吉未F的直 线,而是个不断扩展的无尽止的循环,其中各个 阶段既可能是同时的也可能是短暂的。这一循 环的两个相反的极点便是神祗时代和人民时代。 一端是无穷、永恒的神秘意识,另一端则是无限 可能性的意识。”l5 可以说,这种循环观念是弗莱 搭建文学框架的基石,与匀称平衡的宇宙形式相 一致,因为同一性、关联性、对应性的宇宙框架正 是文学框架的基本形貌。弗莱说:“宇宙论的形 式显然更接近诗歌的形式,于是人们不禁会想 到:匀称平衡的宇宙论可作为神话的一个分支。 倘若如此,那么宇宙论也会像神话一样,构成诗 歌的一种结构原理。”… 如将宇宙与文学等同起 来,这不仅体现了弗莱企图将天、地、人同构的思 想,而且还反映了他对社会历史进化演变的基本 看法。所以,我们说弗莱的文本思想中具备历史 的维度,而对这个历史性的回应是与他的宇宙 观、循环论紧密相关。可以说,这也是对文学传 统与重复性的肯定与重视。 三、文化性:结构性与历史性的平衡支点 弗莱归纳的情节结构、形象结构、叙事结构 共同构成了一个连贯的文本结构体系,这一体系 采用循环往复的动态机制,再现了文学文本在情 节、形象、叙事三个方面结构形态的演变过程,从 而使文学文本的结构形态具有了历史的维度。 弗莱提出结构孕育于原初的神话,认为结构与神 话同义,与原型同一,这是从源头上追溯文学文 本结构的文化意味;他提出“文化封套”的学说和 “大文化”文本的概念,目的是建立文学文本结构 的中心地位;他梳理了结构形态史,最终是为了 寻找文学文本在整个文明中的地位。以此可见, 文化性是文学文本结构性与历史性之间的平衡 点,使得文学文本的结构在历史的维度中呈现出 文化的特性。 第一,弗莱文本批评的出发点源于对远古神 话的研究,他是从文学批评的角度来使用“神话” ·50· 一词的。也就是说,神话不再仅仅指远古时期人 们所创造的有关神的故事,而是指远古神话内含 的情节结构、形象结构与叙事结构,它作为一种 传统影响着后世文学。对于弗莱而言,将源头直 指神话,从起源上来追溯文学文本的结构雏形, 这不仅可以使我们能够在历史的长河中去把握 文学文本的结构因素,而且还使文学文本的结构 形态具备了原初文化韵味。 就情节结构而言,悲剧与喜剧代表了文学文 本两种情节势态,前者表示不断下降的过程;后 者表示不断上升的过程。这一正好相反的情节 势态都可以在神话中找到最初的原型。神话中 悲剧情节往往讲述神的死亡,它与自然万物的凋 零紧密相连。而神话中的喜剧情节往往讲述英 雄如何被神祗的群体所接受,它与自然万物的繁 盛紧密相连。可以说,以上两种情节结构表明了 情节发展的一种趋势,一种走向,勾勒出众多文 学文本内在的结构脉络。所不同的是,神话涉及 的是神灵与英雄的故事,而文学文本涉及的是人 类自身的故事;神话情节相对简单,而文学文本 的情节结构更为复杂。但二者的共同之处就在 于:它们都以同样的结构模式来表达人类对自然 万物及其自身的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说,文学文 本的结构源于神话结构,这势必会使文学文本带 上原初文化的烙印,因为它无法摆脱传统文化的 渗透。 就形象结构而言,以神谕的和魔怪的形象结 构为两极,以天真的类比、自然与理性的类比、经 验的类比为基点,共同构成一个整体的形象体 系。神谕的形象表现了人类愿望和欲望实现的 世界,而魔怪的形象表现了被人类所鄙弃的世 界,其他形象结构则介于这二者之间。这一形象 体系包括神的世界、人类世界、植物界、动物界和 无机界,充分体现了人类对自身及生存环境的认 识,可以说,这一形象体系的原型同样可以追溯 到神话,神话虽然是关于神与英雄的故事,但究 其实质,神话还是人话,即人所创造出来的故事。 因此,神话表明了人类对自身及其自然的最初认 识,它是人类为自己所建构的一个想象的天地。 所以,弗莱以神话体系为起点,跨越多个文学文 本,从中归纳出五种形象结构,这不仅表明了文 学文本的形象结构,而且还为文学文本的形象结 构找到了最初的源头。 就叙事结构而言,弗莱归纳了喜剧、传奇、悲 万方数据 剧、讽刺四种叙事结构,它可以被看作成一个中 心神话的四个方面。传奇的基础或原型主题是 “冲突”,所以一系列奇异的冒险成为产生冲突的 根源。悲剧的原型主题则是殊死搏斗或一场灾 难,不论结果如何,它都会使冲突得以发生。讽刺 的原型主题是“肢解”,它使人感受到英雄主义和 奏效的行动荡然无存,一切分崩离析,注定要失 败,最后导致纷扰和混沌笼罩着整个世界。喜剧 的原型主题是“识别”,突然发现:在尚带有一点 神秘色彩的主人公周围,一个新生的社会群体在 一片凯歌声中涌现。可见,传奇、悲剧、讽刺和喜 剧都是这个整体神话的不同插曲,分别表示着冲 突、灾难、失败、新生的主题。由此可见,四种叙 事结构也和神话的四个方面紧密相联的。 总之,弗莱作为一个文学批评家,他将文学 文本的结构回溯到“神话”,而“神话”又是植根于 特定的文化中的,因而文学文本结构的整个历史 维度都与文化紧密相连。他对西方文学的发展 进行整体研究,从史前祭祀神话直到当代讽刺文 学作了一种文化结构主义的解读,以神话原型结 构将整个文学现象串联起来。这种神话原型的 “宏大叙述”与文化是不可分割的,所以,弗莱本 人认为这些神话已“深深植根于特定的文化之 中”。L6 在弗莱那里,“‘文学’是宽泛文化意义上 的意思”。[ 第二,弗莱从较为宽泛的意义上使用“文 化”,在此基础之上提出“文化封套”的学说和“大 文化”文本的概念,意在突出文学文本结构在整 个文化文本中的核心地位。可以说:“弗莱建立 的是一种将文本阅读作为一种大文本的文学理 论。’’ ] “文化”在弗莱那里是一个较为宽泛的概念, 就内涵来讲,它包括三个方面:“第一,文化是一 种生活方式,表现为一个社会的饮食和衣着习 惯,及该社会的行为规范。英国的酒吧和法国的 酒馆就反映了两种文化在这类生活方式上差别。 第二,文化是主要通过共同语言流传下来并为人 民共同拥有的历史回忆与风俗习惯。第三,文化 还表现为一个社会所真正创造的东西,如文学、 音乐、建筑、科学、学术成就以及应用工艺美术 等。” 这里可以看出,弗莱将文化视作为人类生 存所需要和所创造的东西的总和,其中文学艺术 和科学一样只是文化的一部分。他倡导的是一 种“大文化”概念,即不受时空限制的文化形态。 这个“大文化”的概念为其“文化封套”论的 生成奠定了基础。所谓“文化封套”,是把我们与 自然界分离开来的文化隔离状态(cultural insula— tion),弗莱形象地表述道:“它(若用从童年起就 萦绕于我脑际的比喻)颇为类似夜行列车灯光明 亮的车厢的窗户。这车窗几乎通宵达旦都照见 我们自己的一切,包括我们对自然的关注。文化 限定作为一面镜子,使我们深深感到,这世界主 要是涉及我们而存在的:它为我们而创造,我们 是它的中心及它之所以存在的整个关 键。”[101105 嘶这里,弗莱将文化与自然界分隔开 来,文化反映的是人的存在与需要,文化是因人 类而存在,因而人类所需要的和所创造的都可以 纳入到文化这个框架中。这种“文化封套”的观 念充分体现了弗莱将文化“文本化”的思想,因为 只有当文化作为一个“文本”与自然界隔离开来 时,作为文化中心的人类才能以一种客观的姿态 来审视文化这个“文本”本身。这一思想不仅打 破了传统意义上主客观相分离的思维方式,因为 主体与客体的划分本身就是人类自己的行为,体 现了人类某个阶段的文化特征。而且还有利于 我们人类真正地思考人类与自然界的关系。我 们不能把自然界想象成一个可以任意征服和破 坏的世界,而应该思考如何将人类的需求与自然 界的关切联系起来,达到真正的和睦相处。 弗莱用“文化封套”与自然界隔离开来,并不 意味着二者的对立。正如“文化封套”类似于车 厢的窗户,它照见了我们的一切。人类的欲望、 理想、痛苦与快乐都能通过它反映出来,因此,我 们可以以此来反省自己,照亮人类自身的灵魂。 正是出于这个目的,弗莱关注神话与文学,在他 看来:“将我们与自然隔阂起来的文化封套是由 词语等物构成的,其中缀字成文部分便是我叫做 ‘神话’的东西,也即由词语所表达的人类创造的 整体结构,其中便是文学。它旨在人类社会四周 画一个范围,反映人类社会所关切的问题,但并 不探身窗外直接观察外在的自然。”ll o_埘由此可 见,神话与文学都是文化的一部分,而“文学成为 了文化的地图之一”[11 这一部分却反映出人类创 造的整体结构,也就是说,文学文本的结构原型 可以作为整个文化封套建构的基本原理,所以弗 莱说:“若想要表现外在世界,任何画都无法与玻 璃窗相比。这一原理运用于文学就更具有说服 力,毕竟在语言中是不存在与窗上玻璃相对应的 ·51· 万方数据 东西。语言只能近似地描绘事物,因为力求表现 确切,语言实际上是动用双关语、隐喻、谐音及遣 词造句上一整套的虚构来做到顺理成章 的。”lmll昕以此,弗莱从“文化封套”到“大文化” 文本观念,其最终的目的还是突出文学文本的结 构形态在整个文化文本中的核心地位。所以,弗 莱从单个文本出发,到众多的文学文本,再至整 个文化艺术产品,其目的就是在它们中间找到 “结构原型”,值得注意的是,弗莱从文化这个“大 文本”又返回到“文学文本”,这是因为,文学本身 就蕴藏着人类想象的整体结构。 第三,弗莱在《批评之路》一书中说:“我需要 的批评之路是一种批评理论,它首先要说明文学 经验的主要现象,其次要导致对文学在整个文明 中的地位的某种看法。”l2儿弗莱视文学文本为一 个连贯的结构,并把这个结构放置于历史的维度 中加以审视,其最终的目标还是为了寻求文学文 本在整个文明中所处的位置。可以说,他把历史 作为文学史更大的结构原则(如习俗、类型以及 原型)和与非文学背景相关的文学史之问的一个 平衡,而批评之路就是平衡“文学结构研究与转 向组成社会环境的其他文化现象的研究”。ll Geoffrey Hartman曾评价弗莱说:“弗莱最大 的贡献在于其批评观的普遍性与有限的范围。 并认为没有哪个文学思想家,系统地获得这种对 文学的全球性的视野。”ll 这种全球性视野就是 指弗莱在研究文学时,并不局限于单个文本的分 析,而是以此为中心向外扩展,因此,文学文本与 传统的关联是他关心的问题,只有在传统与历史 的进程来审视某个文学文本,才能发现单个文本 与其他文本的共同性,才可以提炼出具有普遍性 意义的结构原型。所以,弗莱说:“我需要一种历 史的方法来研究文学,但这种研究方法应该是~ 部真正的文学史或者包含一种真正的文学史,而 不只是把文学史比作某种其他的历史。正是在 这一点上,我强烈地感到文学传统中的某些结构 因素极其重要,例如常规、文类以及反复使用的 某些意象或意象群,也就是我最终称之为原型的 东西。’’[ 。 正是基于文学文本与传统的关联这一看法, 弗莱认为不能简单地按照时间的顺序把众多文 学作品堆积成文学史,而应该以“+”这个符号来 建构真正的文学史。他说:“我将一位诗人与他 所处社会的关系设想成一个加号(“+”),他正处 ·52· 在加号的交叉点上;加号的横线表示制约他的社 会及意识形态条件,使他的同时代人能够理解 他,事实上也使他能理解自己;竖线则表示向上 可追溯到荷马(他通常象征着起点)的历代诗人, 向下则薪火相传到我们时代的神话演变线索。 正是由于存在这样一条文学继承的坚线,我们才 能理解无论就时代和文化而言都离我们十分遥 远的古代诗人”f H 由于弗莱看重文学形式在整个 历史过程中的承继关系,所以他所建构的文学史 在很大意义上就是一种文本结构形态史,它由文 学模式史、形象结构史、叙事结构史、文本体裁史 构成。这一文学史的建构有一个核心的结构原 型作为中轴线,每一个文学文本都能在这里找到 所处的位置,因而,文学文本作为一个独立的构 成形态在整个文明中都占有相当的地位,并不会 因为它与批评家的价值取向、社会状况的突变而 失去价值。 总而言之,弗莱说:“当批评培育一种恰如其 分的文学历史感之时,超越了文学的历史并没有 停止存在或者同批评家断绝关系。同样,把文学 本身视为一个整体并不会使它脱离社会语境:相 反,我们能够更容易地看出它在文明中的地位。 批评将永远有两个方面,一个转向文学结构;一 个转向组成文学社会环境的其他文化现象。它 们在一起相互平衡:当一个发生作用排除另外一 个时,批评的观点就会失去中心。当批评处于恰 当的平衡时,批评家从批评移向更大的社会问题 的倾向就变得更容易理解。这样一种运动不必 也不应该归因于对批评作为一个学科的狭隘性 感到不满,它应该只是一种社会语境感的结果, 这种语境感在所有的批评家那里都有,但从他们 身上人们几乎丝毫都不可能了解。”_2儿。可见,弗 莱所倡导的批评永远是在文学结构分析与社会 历史语境中找到平衡点,而这个平衡点就是文 化。 视弗莱为文学人类学的开创者,其根源也在 于文化作为结构与历史的平衡点,正如叶舒宪所 说:“人类学把人重新定义为‘文化动物’,并且将 文化视为一个整体,它使一切与人相关的知识可 以在文化这个整合的视野上获得重新的理解和 建构” 参考文献: [1]诺思洛普·弗莱.批评的剖析[M].天津:百花文艺出 版社,2006. [2]诺思洛普·弗莱.批评之路[M].王逢振,秦明利,译.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 万方数据 [3]陈建中.弗莱模仿论的象征体系[J].外国文学研究,1 (2000):25. [4]刘海丽.弗莱文学人类学思想研究[J].山东师范大学 学报,2008. [5]诺思洛普·弗莱.诺思洛普·弗莱文论选集[M].北 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19. [6]Frye,Northrop.Spiritus Mundi:Essays on Literature, Myth,and Society.Bloomington: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1976.14. [7]Hamilton,A.C.“Northrop脚e as a Cultural Theo— rist.”Rereading Frye:The Pub~shed and Unpublished Works.Eds.Boyd David.。Imre Salusinszky.Toronto:Uni— versity of Toronto Press,1999.107. [8]Salusinszky,Imre.Criticism in Society:Interview with Jacques Den'ida,Northrop Frye,Harold Bloom,’Geoffrey Hartman,Frank Kermode,EdwaM Said,Barbara Johnson, Frank Lentricchia.and J.Hillis Miller.New York and Lon— don:Methuen&Co.Ltd.1987.31. [9]诺思洛普·弗莱.诺思洛普·弗莱文论选集[M].北 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 [1O]诺思洛普·弗莱.文论三种[M].呼和浩特:内蒙古 大学出版社,2003. [11]OGrady,Jean.,Wang Ning,eds.New Directions in Northrop e Studies.Shanghai: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2001.21. [12]Hart,Jonathan Locke.Northrop Frye:Theoretical I— magination.New York:Roufledge,1994.92. [13]Hartman,Geoffrey H.“Ghostlier Demarcations.” Northrop Frye in Modem Criticism.Ed.Murray Krieger. New York: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1966:109—131. [14]诺思洛普·弗莱.神力的语言——《圣经与文学》研 究续编[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 [15]叶舒宪.文学与人类学——知识全球化时代的文学 研究[J].四川大学学报,2003:8. [责任编辑:姚晓黎] Frye’S Commentary on Posture of Cultural Text Structure YU Qin (School of Art and Design,Nanchang University,Nanchang 330008,China) Abstract:Frye thought that the posture of cultural text structure showed out the characteristics of coherence,dynamic nature and cuhural nature.Firstly,he summed up that story structure,image structure and narration structure together build a coherent text structure system.Secondly,this system took a cyclical dynamic mechanism.Thirdly,in the historical dimension,the cul— tural text structure showed out its cultural nature. Key words:Northrop.Frye;cultural text;posture of structure;cultural envelope ·53· 万方数据
展开阅读全文
  皮皮文库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弗莱论文学文本的结构态势.pdf
链接地址:http://www.ppdoc.com/p-10931111.html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18 皮皮文库网站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2026657号-3 

收起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