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留守儿童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研究:一项二手分析.pdf

收藏

编号:20181111070844918433    类型:共享资源    大小:423.28KB    格式:PDF    上传时间:2019-02-16
  
3
金币
关 键 词:
留守儿童的自我认同 研究分析 家庭自我认同意识 :留守儿童 农村留守儿童 农村留守儿童的 留守儿童家庭 农村留守儿童家庭 留守儿童的 自我认同 :分析 留守儿童 的自我 的家庭 农村家庭 留守农村 家庭认同
资源描述:
《青年探索》 青年现象与问题研究 2012年第1期·总第170期 农村留守儿童的家庭自我 认同意识研究:一项二手分新 ●罗国芬 摘要:对基于安徽省四市九县的一项调查研究的成果作二手分析,结论认为,农村留守儿 童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与其实际居住情况不甚一致,这种不一致来源于出身家庭至上的价值 观念及是否分家等现实制约。留守儿童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往往与代养者的家庭自我认同意 识有所冲突,而“留守”处境中的居处复杂及认同歧异,其复杂程度不可小视。其警示意义在于: 关爱农村留守儿童的措施,如果不从农村留守儿童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着手的话,也许其效应 就要打不少折扣。 关键词:农村留守儿童;家庭自我认同意识;《不一样的童年》;二手分析 中图分类号:D432.7;D669.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3780(2012)01-0080—05 一 、理论视角和二手分析的资料来源 近些年来,在我国农村留守儿童问题逐步“显性化”的过程中,关于如何关爱农村留守儿童的各种思 路、措施中,往往少不了一条,如“代理家长”、“爱心妈妈”之类的,希望农村社区中有爱心的人士出来积极 关爱留守儿童。不少地方通过结对等方法,让富有爱心的乡村干部、妇联同志、基层教师等担任“爱心妈 妈”来帮助留守儿童。(茆琛,2007;谷生华、严敏,2007)对于这样的举措,其实可以说,剔除报导中的宣传 成分,其在实际中的具体成效到底如何,目前根本是一个没有引起深切关注的问题。其实,换个角度来说, 所谓“爱心妈妈”之类的做法,无非是通过营造家庭氛围和亲密环境,让留守儿童在远离父母的情况下也 能够享受到类似“家庭”的温暖。(田荣、鲍国华,2007;唐丽华、黄国晃、梁标文,2olo)这类行政倡导下的 “爱心家庭”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目前,基本上没有什么扎实的研究成果予以说明。不过,根据以往的大 量研究成果证实,我国的农村留守儿童除了一些大龄的属于自我监护之外,其它绝大部分留守儿童是由 父母中之一方,或祖辈、其它亲属、邻居等照料起居、生活、学习等。①撇开自我监护的那部分先不谈,我们 认为在留守儿童监护的其它形式中,要说其代养人缺乏爱心似乎会远离事实。而这样的留守环境对留守 儿童成长的不利影响又似乎得到相当多的研究成果的证实。@那么,如何来考察并不一定缺乏长辈“爱心” 的留守环境中的“爱心”成效问题,似乎仍有待进一步研究。鉴于“爱心妈妈”家庭也好,民间自发筹组的寄 放留守儿童的各类“家庭”也好,讨论其监管成效的问题都离不开成人的视角,即事先就假定这样的措施 是为留守儿童好的,肯定也应该是有效的。但是,这样的假定是否一定成立呢?事实上一方面,它缺乏更多 实证研究证据来支撑,另一方面,似乎也与社会生活中的一般情况有所不符。也因此,一些论者也根据其 研究或生活经历提出了一些质疑。(叶敬忠、杨照,2006;柳路,2009)本文则希望立足于儿童本位,通过实证 研究资料来考察农村留守儿童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的特征和问题,从农村留守儿童的视角来看待问题。这 种对象视角的考察方法对反思各类成人自以为是设定的对留守儿童好的措施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家庭自我认同意识(family identity)”理论来自于Et本社会学家上野千鹤子。她指出,构成“家庭”的层 面有现实和意识两个方面,现实表现为家庭的实体形式,而意识则是凝聚家庭形式与内容的核心。(上野 作者简介:罗国芬,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人口所社会学专'_1k2008级博士研究生,上海理工大学管理 学院讲师,主要研究方向:城市社会学、儿童社会学。 80 农村留守儿童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研究:一项二手分析 千鹤子,2004)这里是把使家庭成立的意识称作家庭自我认同意识,即指把什么等同于家庭的一种“界定 范围的定义”。 我们的研究指出,与中国的儿童留守现象类似,日本的单身赴任形成的背景,是近代以来由于产业化 的发展而导致工作场所与家庭所在地出现分离的现象。因此,研究日本转型时期家庭变迁的家庭自我认 同意识理论,同样适用于研究中国的留守儿童问题。(佘凌、罗国芬,2008) 但如何运用家庭自我认同意识理论来研究中国留守儿童、尤其是其中数量最为庞大的农村留守儿童 的问题呢?学术界这方面的探索还非常罕见。由于国内不少研究团队已经针对农村留守儿童的心理、教育 和社会化状况等进行过较多较为扎实的经验研究,留下不少丰硕的研究成果,本文拟利用现有的经验调 查研究资料,借用家庭社会学中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理论来分析农村留守儿童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的特 征。本人认为,其它学者的丰富的研究成果,也可以从新的视角和技术去进行分析,这既是对前辈研究者 资料的充分发掘与利用,也是学术探讨的一种方式。基于此研究目的,本文的二手分析所依据的个案研究 资料均选取自安徽社会科学院王开玉研究员所率领的研究团队所积累的经验调查成果。@这一方面是因为 其研究团队积累了不少经验调查成果,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们的研究成果中有很多资料可供进一步分析。 二、农村留守儿童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 家庭自我认同意识显示的是个人主观上所划定的家庭边界在哪里。那么,农村留守儿童的家庭自我 认同意识又有些什么样的特征呢?下面依据王开玉研究员的研究团队在安徽省四市九县留守儿童的生活 状态与教育状况所做的详细调查资料进行分析。本次二手分析主要了解农村留守儿童个人主观上所划定 的家庭边界在哪里。判断的依据来源于调查资料中对调查对象个人背景的交待及调查问答实录中有关家 庭人口数及留守状况的有关描述。如在调查实录中,基本上都有一句“你家几口人”,而在其后的问答中则 有这些留守儿童共同生活的其它成员的较详细的情况介绍。由于调查中是先问“你家几口人”,所以关于 这道题的回答正好从留守儿童无意识的层面揭示其家庭自我认同的边界,而结合其后的关于留守儿童现 今具体生活情况的介绍,可以据以判断留守儿童生活状况及其家庭边界看法是否一致。在本处的74个调 查个案中,能够根据调查实录判断出其家庭人口数、家庭自我认同情况的案例为45个。从这45个案例 中,可以发现以下现象: (一)不在家的父/母或父母双方仍被农村留守儿童视为“家庭”成员 父母亲因务工、经商等等经济性或非经济性原因外出,已经和留守子女形成亲子分离的态势,他们的 居住和子女的居住地虽然远隔千山万水,但在不少留守子女眼里,不管父母亲远在何处,仍是自己的家庭 成员。在45个可以依据调查实录资料进行判断的案例中,有21人的留守子女把远在他乡的父或母仍算 作“家庭”成员,如王开玉研究员的课题组(以下简称课题组)在2005年6月所做的调查中,在张母桥生活 的高某,父亲在外打工已经6、7年,母亲在外打工也已1年,其它还有爷爷奶奶和弟弟一起生活。按居住 形态来说,高某现在居住的“住户”只有4人,但在回答“你家几口人”的时候,她下意识地回答是6人,即 把在外的父母也算在内。④ (二)部分抚养农村留守儿童的祖辈或其它亲属不被视为“家庭”成员 如果说在外的父母是和自己处于同一个核心家庭,因此,留守儿童不因父母外出就把外出人员排除 在“家庭人口”之外,还比较好理解的话,一些留守儿童把跟自己长期居住、生活在一起、照顾自己的爷爷 奶奶、外公外婆或其它亲属不算作是“家庭人口”就显得有点难以理解。对这部分的祖辈或其它亲属来说, 尽管他们费尽心力照顾这些留守儿童的生活起居以及学习,但在部分的留守儿童看来,在他们心目中,其 家庭的边界是不包括这些辛劳的老人或其它亲属的。如课题组在2005年6月所做的调查中,在张母桥生 活的12岁女生汪某,父母亲在外打工已经5年,她和妹妹一起留守在老家。但汪某在回答“你家几口人” 的时候,就只回答父母、妹妹和自己4人,把日常照养自己的亲属没有算在内。南陵县的QWH,已经l3 岁,在回答“你家几口人”的时候,也只回答父母、弟弟和自己4人,把日常照养自己的亲属也没有算在内。 (三)大部分农村留守儿童不把同样留守于一个祖辈处的叔伯姑舅姨的子女等视为家庭成员 在农村的留守儿童家庭中,留守儿童的父母往往是有几个兄弟姐妹,随着打工潮的兴起,兄弟姐妹一 81 《青年探索》 青年现象与问题研究 201 2年第1期·总第170期 起外出务]二、经商的不在少数。因此,在一些农村老人那里,往往是几个孩子的子女都寄放在家里。对农村 留守儿童来说,这样的情况意味着他们要与同样未成年的叔伯姑舅姨的子女共同生活在爷爷奶奶、外公 外婆或其它亲属那里,同处一个屋檐下。吊诡的是,即使有共同居住在一个屋檐下的“同居”的形式,在课 题组调查的所有案例中,只要与叔伯姑舅姨的子女共同属于留守儿童的案例,无一例外的,在回答家庭人 口数的时候没有把这些有着较近血缘关系的堂、表兄弟姐妹算作是自己的“家庭成员”。如课题组在2005 年7月10日在安徽宿松县所做的调查中,14岁的SEY,和爷爷奶奶以及弟弟一起留守老家,平日一起生 活的还包括其叔叔家的两个小孩。但他在回答“你家几口人”的时候,也只回答父母、爷爷奶奶、弟弟和自 己6人,把日常一起生活的叔叔家的两个堂兄弟没有算在内。而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课题组在2005 年5月在安徽肥东县所做的调查中,12岁的许某,和爷爷奶奶一起留守老家,其弟弟5岁,生活在合肥,妹 妹6岁,生活在新疆。父母在外打工。但他在回答“你家几口人”的时候,只回答父母、弟弟妹妹和自己5 人,没有包括长期照顾自己的爷爷奶奶,却把日常根本没有一起生活的弟弟妹妹算在内。 农村留守儿童的父母双方或一方外出,亲子分离是既成事实。而这种亲子分离所造成的亲子分居二 处或以上的地方对子女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呢?从课题组所调查的案例来看,农村 留守儿童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与其实际居住的“家庭结构 范围是有区别的: 1.不同住的,可以是家庭成员。父母之一甚至双方都没有跟留守儿童生活在一起,但在留守儿童眼 里,这些很少谋面的父母从来都是家庭的成员,他们也希望El后能够与父母团聚。因此,这样的家庭认同 意识使得他们有一个较为稳固的家庭认同,但因居处分离,这样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也只是停留在意识 层面,在现阶段的生活中却不能落实为居处一致的家居生活。 2.同住的,不一定是家庭成员。抚养照顾农村留守儿童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和其它亲属,以及处于 同一屋檐下的同样未成年的叔伯姑舅姨的孩子,在农村留守儿童眼里,却不一定是涵盖在自己的“家庭” 边界里(尽管农村留守儿童与祖辈、亲属和堂、表兄弟姐妹有着较密切的血缘关系)。这样的家庭认同意识 使得他们尽管居处一致、生活在一起,但所想所思未必合拍。⑤ 三、农村留守儿童家庭自我认同意识的社会根源与影响 (一)农村留守儿童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的社会根源 留守儿童的实质是未成年子女与其父母双方或一方在一定时问内的亲子分离现象。(佘凌、罗同芬, 2007)由于缺乏历史纵向资料比较,目前学术界所发布的关于农村留守儿童的现状调查,其调查对象基本 上是“90后”、甚至“00后”。他们出生时就已经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初步形成的时期。经过改革开放三十 多年来的发展,逐利的正当性早已成为深入骨髓的常识。由于农村人口的大量外流,按理来说农村家庭人 口数目应该有较大数量的下降才对。但事实上,从居住的角度来看农村家庭人口数量的话,不少农村家庭 因留守儿童的关系,其实其家庭人口数可能反而是增加的。但即便如此,社会风气的浸润也使得农村传统 的社会关系发生了变化,体现在当事人眼里,甚至会产生“传统网络市场化”的现象。(杨善华、侯红蕊, 】999)只有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才可以理解,由于青壮年人口的外流和农,HJL童的大量留守,就居住而 言,家庭(“住户”)人口数可能增多,但农村留守儿童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的范围反倒是趋小的(即农村留 守儿童家庭自我认同意识的范围趋向“核心家庭化”,甚至发展到部分农村留守儿童已经不愿意把辛苦照 料自己的祖辈算作自己家的家庭人口了)。从这里,我们也可以大致归纳农村留守儿童家庭自我认同意识 的几条重要原则,从中发现其家庭自我认同意识差异的社会根源: 1.出身家庭至上。农村留守儿童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的首要原则是以自己为中心的出身家庭至上, 即使父母远在千里之外,其家庭认同的边界还是包括了父母的。这种认同方式似乎与日本单身赴任情况 下留守妻子与孩子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有所不同。日本单身赴任情况下留守妻子与孩子的家庭自我认同 意识往往以居住为原则,对在外的一方的认同意识薄弱。(上野千鹤子,2004) 2.与是否分家关联紧密。农村留守儿童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与其父辈与祖辈是否分家、父辈与其它 父执辈是否分家的关联非常密切。如果没有分家,如留守儿童的父辈是独生子女,且其父辈与祖辈没有正 82 农村留守儿童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研究:一颈二季分析 式的分家,那么留守儿童可能较愿意把共同居住的祖辈纳入家庭的边界范围之内。但如果其父辈与祖辈 已经分家或父辈与其它父执辈已经分家的情况下,留守儿童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则可能倾向于只包括自 己的核心家庭,尽管他们与祖辈生活在一起的时间还超过与父母在一起的时间。 (二)农村留守儿童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的社会影响 1.农村留守儿童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往往与代养者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有所冲突。 由上述的案例可以看到,尽管有居住生活的共同,但在识别家庭边界的时候,不少的农村留守儿童并 没有把代为监护、照顾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和其它亲属算作自己的家庭成员。而根据家庭自我认同意识 理论,每一个家庭成员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既可能一致(个人的家庭认同的边界能够互相吻合),也可能 有所冲突,不同人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所涵盖的范围都不太一样,互有出入。而在家庭自我认同意识有所 矛盾、冲突的时候,这样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会影响到他们之间的互动,产生一些矛盾、隔阂。 根据案例,农村留守儿童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与代养者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有所冲突的情况分为以 下两种主要类型:其一是农村留守儿童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不包括照顾他们生活起居和学习的代养者 (主要是爷爷奶奶),而代养者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则包括自己所代养的孙子女或外孙子女,二者有所冲 突(如老人觉得代养的孙辈尤其是孙子女是自己的血脉延伸,理所当然要宠或管孙辈,而孙辈觉得自己的 家庭成员只包括父母不包括祖辈,他们往往对祖辈的一些管教行为很反感)。其二是农村留守儿童的家庭 自我认同意识包括照顾他们生活起居和学习的代养者(主要是爷爷奶奶),但不包括一起生活的叔伯姑舅 姨的未成年子女,而代养者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则包括自己所代养的所有孙子女或外孙子女,不愿区分 彼此。因此,老人对代养的这群孩子尽可能的一视同仁,但孩子们年龄不一,理解程度也各异,加上家庭自 我认同意识有明显差异,导致孩子们对老人即使正常的照顾不同年龄孙辈的较一视同仁的行为,也可能 被孙辈解读为“偏心眼”的行为而产生误解和隔阂。 2.农村留守儿童家庭在“家庭”人际关系的方面,因居处复杂及认同歧异,其复杂程度难以小视。 非留守儿童家庭人际关系往往只包括亲子关系和兄弟姐妹关系,比较单纯。但在留守家庭,除了爸爸 妈妈兄弟姐妹这类亲子、兄弟姐妹关系之外,还有与其它平常状态下并不居住在一起的其它成员的关系, 如祖辈、表(堂)兄弟姐妹、叔、伯、姑、舅、姨、保姆以及其他人。比如,一些留守儿童家里的共同居住人员就 包括表叔、二婶、姐夫、舅妈的弟弟、奶奶的哥哥、朋友、嫂子、侄子、堂弟、堂嫂、姨夫、侄女,住校同学,等 等。因此,留守往往会给留守儿童造成了一种更为复杂的社会关系。这样的关系网络较为复杂,要很好地 处理这些关系也殊为不易。这样的留守家庭与由亲生父母组成的家庭有所不同。例如,在留守家庭原来就 有小孩子的情况下,家长对待亲生(孙)子女和留守子女也可能不同。大量事实表明,这种留守造成了竞争 性的关系,有时甚至是冲突的要求,会使得留守儿童及其亲生父母的生活更加复杂。 四、结论 同住在一起的人不一定被留守儿童儿视为是家庭成员,因此,才会出现留守儿童把不在身边的父母 还是算作家庭成员、而把天天吃住在一起的祖辈或其他人排除在家庭成员之外的现象。这样的现象其实 非常普遍,在王开玉研究员所编著的《不一样的童年:中国农民工子女调查报告》一书中就揭示了很多类 似的案例,本处不一一赘述。从政策意义来看,我们可以从前述农村留守儿童家庭自我认同意识的情形分 析,在目前民问自发形成的有着“家庭”形式的家庭里,留守儿童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却是与其现在的居 住形态有着较大的背离,没有居住在一起的,可能是留守儿童梦魂牵绕所认同的家庭成员,而长期同住一 个屋檐下,共吃一锅饭的老人、同辈却可能是他们所认为的“外人”。因此,“代理家长”、“爱心妈妈”之类的 措施也好,加强培训、辅导祖辈的措施也好,如果不从农村留守儿童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着手的话,也许 其效应就要打不少折扣。 本文属于针对其它研究者的一手调查资料所做的二手分析。由于资料收集时主要考察的是安徽农村 留守儿童的生活状态与教育状况,因此,本文对研究资料的再利用也有一些局限:1.所用资料有较为详尽 的个案调查实录,但具体到本文所论述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的议题,一些个案中所涉及到的资料并不能 83 《青年探索》 青年现象与问题研究 201 2年第1期·总第170期 作出准确判断,如在某些个案中没有关于家庭人口数的问答,所以无从判断这部分农村留守儿童认同的 家庭边界划在哪。2.所用资料不是经过严格抽样调查所获得的样本,且调查对象有限,难以据此作出适当 的统计推断,也没有办法准确估计留守儿童家庭自我认同意识各种情形的数量分布。 尽管如此,所用资料中详尽的记录也为我们分析留守儿童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提供了详实的原始资 料,从类型学的角度来看,资料中各个不同的案例也为农村留守儿童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提供了不同的 类型,因此,这些案例在分类学的意义上也是有其巨大价值的,特别是在国内学界对农村留守儿童家庭自 我认同意识的研究还刚起步的时候,其意义尤其不容忽视。 注释: ①例如叶敬忠等(2006)、董士昙等(2010)的论文中都指出存在这样的现象,这方面的文献还有很多, 在此不一一注明。 ②近十年来,关于留守经历对农村留守儿童在心理健康、学习成绩、社会化等方面的负面影响的论 文、著作有大幅增长,尽管有少数文章呼吁要避免对留守儿童的“妖魔化”、“标签化”,但大多数相关论文 论述的多是留守对儿童的负面影响。 ③参见《不一样的童年》第二章《四市九县留守儿童的生活状态与教育状况分析》,王开玉主编,《不一 样的童年:中国农民工子女调查报告》,合肥工业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 ④本处所引用个案资料来自于王开玉主编《不一样的童年》第二章《四市九县留守儿童的生活状态与 教育状况分析》。 ⑤在中国农业大学叶敬忠教授主持的“中国农村留守儿童研究”课题(2o07—2010年)中所搜集的留 守儿童生活史记录的内容里,诸如留守女孩陈会(化名)的故事正可以形象表述这类儿童的家庭自我认同 意识。如她每次看到大婶家举家团圆的时候,她心中无比难受:“看到大婶家团团圆圆地一起吃晚饭时我 的心里有多么的难受啊!我好羡慕啊!可是我却无法去说我今天是怎么过的中秋节了。我家五口人过中秋 都在不同的地方。爸爸在南京,妈妈在上海,姐姐在浙江,而我和弟弟一个在奶奶家一个在大娘家过。”参 见卢平,《残缺的温暖:留守儿童眼中的“家”》,《中国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第4期。 参考文献: 【1]【日】上野千鹤子.近代家庭的形成和终结【M】.吴咏梅,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4. 【2].Y-开玉.不一样的童年:中国农民工子女调查报告【M】.合肥:合肥工业大学出版社,2007. 【3】余凌,罗国芬.家庭自我认同意识理论:留守儿童问题研究的新视角D】.河南大学学报,2008(1):22—25. [41余凌,罗国芬.中国人口迁移与留守子女的历史思考,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Eli.2007(1):139—143. 【5】杨善华,侯红蕊.血缘、姻缘、亲情与if,1益——现阶段中国农村社会中“差序格局”的“理性化”趋势. 宁夏社会科学[I].1999(6):51—58. f616茆琛.重庆“代理家长”为“留守儿童”还原家庭【N].新华每日电讯,2007—02—03(7). [7】田荣,鲍国华.代理家长让留守儿童感受家庭温馨:望江县关爱留守儿童纪事【N1.中国人I:7报, 2007—08—22(2). 【81唐丽华,黄国晃,梁标文.孩子,妈妈在你就不孤独:钟山县“爱心妈妈”与留守儿童的故事IJ].当代广 西(下半月号),2010(4):40—41. 【91谷生华,严敏.“代理家长”、“留守儿童之家”与“还原家庭教育”——重庆市南川区关爱留守儿童的 理念与实践[I1.重庆教育学院学报,2007(4):117—119. 【10】叶敬忠,杨照.“代理家长”能为留守儿童带来春天吗卟中国社会导刊,2006(8):26—27. f111柳路.“代理家长”是解决“留守儿童”问题的权宜之计『N1.光明日报,2009-05-26(2). 【12】卢平.残缺的温暖:留守儿童眼中的“家”卟中国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4):183—186. (责任编辑:吴小晋)
展开阅读全文
  皮皮文库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农村留守儿童的家庭自我认同意识研究:一项二手分析.pdf
链接地址:http://www.ppdoc.com/p-10931001.html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18 皮皮文库网站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2026657号-3 

收起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