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道德文化在云南白族地区的传播.pdf

收藏

编号:20181110221008906419    类型:共享资源    大小:409.50KB    格式:PDF    上传时间:2019-02-16
  
2
金币
关 键 词:
白族文化 儒家文化的 白族文化的 儒家文化文化的 儒家文化的文化 文化的 儒家文 儒家的 儒家文化 云南省的 道德的
资源描述:
2010年9月 第27卷第5期 云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Journal of Yunnan Nationalities University(Social Sciences) V01.27,No.5 Sep.2010 儒家道德文化在云南白族地区的传播 杨志玲 (云南大学党委统战部,云南昆明650091) 摘要:儒家道德文化在云南白族地区的传播过程,既是先进地区文化向落后地区传播的过程,又是儒家道德文 化和云南白族地区民族文化相互交融、相互影响、共同发展的过程。儒家道德文化以各种方式、不同的渠道在云南白 族地区广泛传播,对云南白族政治经济文化产生了深刻影响。 关键词:儒家道德文化;白族地区;传播;影响 【中图分类号】C95—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867X(2010)05—0062—05 儒家道德文化传播是指形成于中原地区的儒家 道德文化借助统治者的开发经营、经济往来、民间 交流、学者传习等手段向周边地域扩散的过 程。…㈣3”这里说的儒家道德文化在云南白族地区 的传播,是指在白族生存、生活的地区传播。儒家 道德文化在云南白族地区的传播过程和白族∞与中 原华夏族的关系的发展是基本一致的。秦汉之际, 以中原华夏文化为主体并融合周边其它一些文化, 最终形成了汉文化体系;与政治和经济上的大一统 相适应,文化上独尊儒术,儒家道德文化开始向周 边传播。汉武以降直至清代,儒家道德文化在云南 白族地区的传播延绵不绝。 一、儒家道德文化在云南白族地区传播的途径 儒家道德文化能在白族地区得到广泛、有效的 传播,除有其特殊的传播条件外,还借助了多种媒 介。虽然不同的时代,儒家道德文化在白族地区传 播途径的侧重点不太一样,但总的来说,以下几个 途径对儒家道德文化的传播意义重大。 (一)封建王朝统治的影响 借助封建王朝的统治进行传承是儒家道德 文化在少数民族地区传承的特殊而最有效的方 式,也是最为稳定和持久的方式。…(P18”8世纪 时,唐朝与南诏,总体上是君臣关系即中央和 地方的关系。“南诏建立之始就与唐朝中央政权 保持密切的关系,对于中原的儒、道、佛思想 都兼收并蓄。但在政治伦理方面则主要吸收儒 家思想。南诏曾先后派数千人到成都学习 《诗》、《书》,对于战争中俘虏的儒生给予优 待,让他们在统治集团中教授儒学,甚至担任 清平官(相当于中原的宰相),参与政事。” ¨J(川这一时期,南诏政权吸收儒学是主动的, 唐朝廷传播儒学也是积极的。皮罗阁入长安朝 贡后,慕唐朝的礼仪威严,君臣有序,派遣蒙 氏族人子弟、诸官子弟、王子六十人,入学长 安三年。以后每三年入学一批,每批二十人, 请长安学师授课,并习礼乐。两宋与大理的关 系也是中央与地方的关系。综观两宋整个时期, 大理国既未对宋朝发动过任何军事侵扰,也不 满足于一般的入贡,而是积极要求与宋王朝建 立政治上的藩属关系。因此,大理国王屡次要 求宋王朝对他进行加封。宋王朝先后册封大理国 王为“云南八国都王”、“云南大理国王”、“云南节 度使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司空上柱国大理王” 等0[3 3(嘲’元朝在云南建立行省前,虽然白族地区处 于地方割据政权统治之下,但白族与中原内地政权 之间却始终是中央和地方的关系。元灭大理国之后, 置行省,地方割据政权从此不复存在。明以后,中 央对云南的政治、经济、文化控制13趋加强。白族 与中原内地政权的这种中央——地方关系为中原儒 家道德文化在白族地区的传播提供了极其重要的政 治条件。 (二)民族间交流、交往的渠道 大理东接亚洲大陆,西接亚洲次大陆,是滇西 【收稿日期】2010—06—12 【作者简介】杨志玲(1963一),女,云南大学党委统战部,副教授。 ①这里说的白族并不专指今白族地区的白族,还指历史上形成白族的地区和人群。 二62— 万方数据 第5期 杨志玲:儒家道德文化在云南白族地区的传播 的一个重要交通枢纽。东汉明帝开通的“古西南 丝绸之路”,经过了云南大理等少数民族地区。① 为了开凿、保护和繁荣该道,汉朝采取了移民富商 豪族、设郡县和邮亭传驿置、屯军等一系列措施, 通过这些措施,儒家道德文化就伴随着内地汉族移 民逐步传人白族居住区。自唐以后,在云南又逐渐 形成了一条以马帮托运云南普洱茶的通道——茶马 古道,堪与“丝绸之路”相媲美。其中的“关藏 茶马大道”,唐时此路即通。该道从普洱经下关、 丽江、中甸进入西藏,再由拉萨中转至中亚,是古 代云南的主要陆上通道。“茶马互市”和“茶马古 道”显然促进和加速了云南少数民族与内地汉族 的经济交往和文化交流。另外,从汉唐时期,有不 少中原的汉人已开始迁居洱海地区。《通典》卷一 八七载:初唐时洱海东部地区“数十百部落,大 者五六百户,小者二三百户,无大君长,有数十 姓,以杨、李、赵、董为名家。”元明清时期,尤 其是明代的移民屯垦,大量的汉族进入云南,并渐 渐成为数量占优势的民族。[4](P163叫㈣这些承载着儒 家道德文化的汉族人口,不仅带来了内地先进的生 产技术、文化思想,成为传播儒家道德文化的生力 军,而更重要的是他们定居当地后,与具有较高文 化传统的白族人民交错杂居,共同生产生活,相互 影响,形成儒家道德文化在大理白族地区生根开 花、不断发展的有机土壤。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 通过汉族与少数民族的日常交往、交流,儒家道德 文化便得以在云南少数民族地区广泛传播。 (三)学校的教育的影响 学校,作为道德文化教育的主要场所,理所当 然也应是儒家道德文化在少数民族传播的主要阵 地。白族接受以儒学为宗旨的学校教育始于汉代, 兴于唐宋,盛于元明清。南诏仰慕中华文化,派出 大批贵族子弟到成都、长安学习,乃至南诏国王隆 舜还向唐王朝派来的使臣询问《春秋》大 义。【3]‘眈’大理国则效法中原开科取士,把大批熟 读儒家经典的知识分子选拔进政权机构。明阮元生 《南诏野史》说:“段氏有国,亦开科取士,所取 悉僧道、儒生者。”元至元十一年(1274年)云南 正式设省,其中实施的一个重要措施就是开设学 校,传播儒学。邓麟《止庵王公墓志铭》记载: 昆明人王升“充云南诸路儒学提举,董治大理、 永昌、丽江、鹤庆、姚安、威楚诸路学庠,所至庙 宇圣像一新……”明清以来,由于大量汉族移民 的迁入和“改土归流”政策的实施,学校教育被 纳入正轨的科举体系,书院、私塾逐渐普及。弘治 十二年(1499年),御史谢明宣在大理府城西南 建苍山书院,这是明代在白族地区也是在云南最早 建立的书院。此外,大理府在弘治一朝还建有龙华 书院;正德时设有青华、宁川书院;嘉靖时设了源 泉、桂林、玉泉、五云、秀峰书院;万历时设凤仪 书院,还有未注明具体建立时间的龙关、象山书 院。明代云南全省共建书院56所,大理就占了12 所,占全省书院的21%。【5 o到清末和民国时期,与 其他汉族地区一样,白族地区规范的近代学校日渐 增多。整体说来,儒家道德文化在白族地区传播的 一个客观条件就是兴办以儒学教育为宗旨的学校。 (四)宗教活动的渗透 在古代中国,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宗教。汉武 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汉以后,佛、道兴 起,但没有一种宗教居于统治地位,它们都是依附 予王权的。在历史发展的进程中,儒释道三家相互 碰撞、相互交融。儒家《春秋》、《易》、《周礼》 等经典中,包含了帝王如何祭祀天地祖宗、如何祈 求风调雨顺等大量具有宗教色彩的内容。汉代以 后,佛教传人中国,道教形成,儒学家们又吸收了 大量佛教和道教的内容,如世界观方面,称“无 极”为“太极”,以“心”为本等思想;修养方法 上吸收涵养静坐等,从而使儒家道德文化具有一定 的宗教色彩。而佛教、道教、伊斯兰教也吸收了儒 家道德文化的许多内容,如儒家的修身养性之道成 为佛教、道教的思想资料。尤其宋元以后,儒家道 德文化与佛教、道教愈益趋向融合,明、清两代又 出现了伊斯兰教儒化和儒家道德文化在一定范围 内、一定程度上伊斯兰教化的趋势。所以,在一定 程度上说,宗教在白族地区的传播过程,也是儒家 道德文化传播的过程。大理国时期,大理国朝野上 ①“古西南丝绸之路”的川滇段有两途:一条走“古牦牛道(零关道),从成都出发,经双流、新津、王B崃、名山、 雅安、荥经、汉源(笮都)、越西、喜德、冕宁、西昌,到达会理以后,折向西南行,经攀枝花.渡金沙江至云南大姚, 最后到达大理。另一途从成都出发,经彭山,沿岷江而下,经乐山、宜宾,再沿秦代开凿的“五尺道”南行,经高县、筠 连,向西折入横江河谷,经豆沙关、大关、昭通、曲靖、昆明,最后到达大理。两条路在大理会合后,经保山、腾冲、盈 江到达缅甸境内的八莫,从八莫出发又有水陆二途到印度。从印度又可通中亚、欧洲。 一63二 万方数据 云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第27卷 下既习儒典,又念佛经,出现了“儒释”和“释 儒”。①这两种人是儒家道德文化在大理传播的主力。 明代云南白、彝地区道教很盛,传道者芮道材、李 常在、王仲玄都曾师儒生,读儒书,通道理。这种 宗教形式至今仍流传在大理的一些农村,如周城一 带的洞经会等就是道、儒、释杂糅的宗教遗存。 二、儒家道德文化对白族政治经济的影响 儒家道德文化在云南白族地区的传播,自有记 载的东汉始,历经唐、宋、元、明四代,通过各种 途径,以不同的方式逐步融入到白族人社会生活的 方方面面,达至交互融合之状。对白族政治经济的 发展产生了影响。 (一)对云南白族政治走向的影响 秦汉至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央政府对云南少数 民族地区实行的是二元统治,即郡县制与“羁縻” 政策并行。通过这种统治,中央政府与云南少数民 族地区的关系得到加强,儒家道德文化传播的深度 与广度也不断扩大。在少数民族内部,有的贵族首 领甚至就是“夷化”了的汉民族。像南中地区出 现的一些世为郡吏并拥有部曲②的“夷帅”或“叟 帅”,如建宁的雍闽、永昌的吕凯,他们占有很多 的夷、汉佃户, “恩信著于南中”,为“夷汉所 服”。③南诏统一“六诏”④后,与唐朝的关系十 分密切。南诏的13代王,有lo代受唐委任为刺史 或册封为“台登郡王”、“云南王”、“南诏”、滇 王等,使传往来,朝贡不绝。据南诏德化碑、《新 唐书》、《旧唐书》记载,阁罗凤是“不读非圣之 书”;异牟寻说南诏是“人知礼乐,本唐风 化”。【6“附’南诏的最后几个国王有建号“法尧” 的,有取“隆舜”和“舜化贞”的,意为效法尧 舜、尊敬尧舜,要像尧舜那样治理南诏。建于937 年的大理国,其国名与首府均以“大理”命名。 “大理”之名来自“大礼”。在大理国段氏国王的 人名和年号上也可以反映出他们尊崇儒学、以礼教 治国的政治观念。如:“段思平”,有“修身、齐 家、治国、平天下”之意;“段思良”,有“温良 恭俭让”之意;“段素顺”,有“顺以从君”“名 正言顺”之意;“段素廉”、“段思廉”、“段智 廉”,有清正廉洁和廉远堂高之意。在年号上,则 更体现出他们效法中原,奉行“礼治”的思想。 如段思平号“文德”,有文治德化之意;段思英号 “文经”,有以文教礼乐经世治国之意;段思良号 “至治”,有完美地治理国事之意;段思聪号“明 德”、“广德”,有“明明惩”,弘扬德政之意;段 素英号“明圣”;段素兴号“圣明”,有昌明圣教 之意;段素真号“正治”,有整治之意;段思廉号 “正德”,有“正德以率下”之意,段祥兴号“道 隆”,有尊重道德、道统之意,等等‘6】‘P1舭m’。 元在云南设行省后,儒家道德文化业已成为白族地 区的主流政治文化,对白族政治的影响直至近代。 (二)对云南白族经济发展的影响 自庄蹯入滇始,中央政府就没有停止过对云南 白族地区的开发与经营。为进一步巩固和扩大在 “西南夷”的统治区域,东汉王朝在设置郡县,施 行“羁縻”政策的同时,又展开了移民垦殖活动, 即从内地迁移一些汉族人口到边疆的“西南夷”进 行屯田。平定南中后,诸葛亮也大兴屯田。汉民族 的大量涌入,和“屯田”政策的施行,不但带去了 先进的生产工具,也带去了先进的生产理念和生产 方法。如儒家所强调的“君子义以为上”、“先义后 利”、“见利思义”等经营理念和孟子所认为的: “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数罟不入污池、鱼鳖不 可胜食也;斧斤以时人山林,树木不可胜用也。”这 些思想对云南白族地区经济生活的影响非常大。云 南行省建立后,中央政府对云南的统一管理,在客 观上有利于云南各民族与内地的汉、蒙古等民族间 的联系,有利于促进各民族政治、经济、文化的发 展。一方面,赛典赤以中庆路的军、民屯户为主。 发动当地白族兴修水利,提高农业生产技术;另一 方面,赛典赤以儒家“德政教化”、“宽仁之政”治 滇6年,在云南“省徭役、招散亡,恤鳏寡、兴儒 教、备水旱灾、礼接贤士,削去冗官、建屯田、制 ①“儒释”即白族僧侣,在佛寺中教儿童念佛经、读儒书,所以又叫“师僧”。“释儒”即大理国的官吏,他们大多出 入佛门,有的甚至当过和尚,是通晓佛经的儒生,故名“释儒”。参见肖万源:《儒学与中国少数民族思想文化》,当代中国 出版社1996版,第2l页。 ②部曲是豪族大姓的私家军队,也是生产者,其来源大都是彝族劳动人民。 ③三国志·蜀志·诸葛亮传·注》。 ④六诏是:越析诏(在今宾川县)、施浪诏(在今洱源、邓川之间)、邓赕诏(在今洱源南部)、浪穹诏(在今洱 源)、蒙懈诏(在今漾濞县)、蒙舍诏(在今巍山,由于在其他五诏之南,所以又称南诏)。 .———64...一 万方数据 第5期 杨志玲:儒家道德文化在云南白族地区的传播 楮币、设路食以待劳民,薄征税以广行旅。”[_¨在农 业生产得到发展的同时,一些手工业生产技术得也 到了改进,纺织手工业也随之得到提高。行省设置 的劝农官,以“劝课农桑”为其任务,对以军、民 屯田点为中心而进行的传播、推广和改进农业、手 工业生产技术起到了积极作用。元朝统治者还在云 南设置了四通八达的驿站,通过交通线的不断拓展 活跃商业交换。明朝还通过军屯、民屯和商屯三种 形式,对云南少数民族地区进行大规模的移民,把 大量的汉族人口从内地迁入云南少数民族中进行屯 田垦殖。军、民、商屯户还展开了水利灌溉系统的 修建。在开垦田亩,兴修水利的同时,汉族中更为 先进的农业生产技术(诸如牛耕技术)传人附近的 各土著民族中,农作物的品种数量也得到增多,云 南少数民族地区的农业生产得到发展。与此同时, 内地的制瓷手工业生产技术也传人了云南,各种手 工业、副业以及矿产开发的事业也El益发达。随着 生产的发展,人口也得到增长,尤其是进入云南的 汉族人口增多了大的城镇和居民点在靠内地区的各 府、州、县不断的增多,商业交换迅速地发展起来。 清王朝更是在明王朝的基础上实行“勋庄”和“屯 田”的改革及“改土归流”制度。鄂尔泰在对清世 宗上的《改土归流疏》中,开宗明义地说:“为剪 除夷官,清查田土,以增赋税,以靖地方事。…… 若不改土归流,将富强横暴者(按,指土司)渐次 擒拿,懦弱昏庸者(亦指土司)渐次改置,纵使田 赋兵刑,尽心料理,大端终无就绪。”[8]‘聊‘舛’正是 由于中央封建王朝对云南的开发与经营,儒家道德 文化深深地渗透到云南白族地区的经济生活中,云 南白族地区的经济得到了巨大的发展。 三、儒家道德文化与云南白族文化的交融 应该说,早在前109年,汉朝军队发动巴蜀军 队降服了滇王,在今云南南部和西南一带设立益州 郡,从内地委派官吏对云南进行政治统治开始,作 为被汉武帝奉为“独尊”的儒家道德文化与云南 白族文化的交融便开始了。 儒家道德文化对白族伦理道德的熏陶。儒家道 德文化对云南白族伦理道德的熏陶是深刻的。晋代 南中大姓的大小爨碑碑文中几乎全是忠、孝、悌、 信等内容,还把爨氏祖先也说成是炎黄联盟的首 领。唐代,朝廷向南诏“赐书习读”,“传周公之 礼乐,习孔子之诗书”。【91至今耸立在云南大理太 和村的南诏德化碑碑文有云:“川岳既列,树元首 而定八方。故知悬象著名,莫大于日月;崇高辨 位,莫大于君臣。”艾自新、艾自修兄弟是明代白 族学者。艾氏兄弟自幼以孔子为师,以颜、曾、 思、孟为友。兄弟俩都有家庭道德教育的著述—— “家训”传世,自新有《希圣录》、《教家录》,自 修有《励志十条》、《治心四说》等,后人统称为 二艾。二艾认为,做人要做大圣贤,要以古代著名 圣贤,尤其要以孔门圣贤为榜样,继承他们的道 统。他们说:为人最重要是要有高尚的道德,一个 人文章可以不如他人,科甲考试可以不如他人,不 可以的是品行不如圣贤。怎样做圣贤呢?二艾认 为,一是“忠”,二是“孝”,三是“礼”。二艾 还将孔子“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己 所不欲,勿施于人”的观点同白族人民的善良宽 厚心理做了密切的结合。同时,二艾阐发了儒家 “积善成德”(苟子语)的思想,说,“H积一善, 积之三年有千善矣,况不止一善乎,El为一恶,积 之三年有千恶矣,况不止一恶乎。故君子不以善小 而勿为,不以恶小而为之也。”显然,二艾思想已 完全吸纳了儒家道德文化。 儒家道德文化对白族宗教发展的影响。儒家道 德文化对白族宗教的熏陶首先表现在对白族本主崇 拜的影响上。本主崇拜是白族特有的土生土长的民 族宗教,它起源于原始崇拜,形成于南诏大理国, 盛行于元明清时期,一直沿袭到现在,是白族人民 特有的宗教信仰。在白族的本主信仰中,由于对外 来宗教及外来思想采取了兼收并蓄的态度,出现了 儒家道德思想与白族本主相融合的现象,如现在在 洱源江尾本主庙中《重建石宕本主庙碑记》中, 就体现了儒家思想的影响。碑文说:自来创建庙宇 纪念先德,保存政绩,以志不忘……我吕公(指 吕凯)教化之伟绩,丕彰我炎黄子孙悠久之历史, 而期后世儿孙俎豆馨香千秋崇祀,遮使礼乐兴而文 明盛,六畜旺而五谷丰,我五千年古老之国文化之 邦礼仪之域复屹立于世尔。【l 0】(P4”佛教传人大理后, 儒释结合是比较典型的特征。那时,大理国饱读儒 书的白族僧侣被称为“师僧”或“儒释”,他们在 佛寺中教儿童念佛经、读儒书,佛寺不仅是宗教场 所,同时也是传授儒学的地方。清代,大理府太和 县有个叫张保太的贡生,自称49代收圆祖师,在 少数民族地区广泛传播以道、释、儒三教合一的全 真道,其影响还较大,连西南数省和江苏、山西部 都有他的徒弟。当时受过儒学教养的传道者传播的 掺杂儒、释的道教在白族聚居的大理很有势力。这 一65— 万方数据 云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第27卷 种宗教形式至今仍流传在大理的一些农村,如周城 一带的洞经会等就是道、儒、释杂糅的宗教遗存。 儒家道德文化对云南白族风俗、礼仪形成的影 响。儒家道德文化在云南白族地区的传播,对白族 的风俗、礼仪影响巨大。据南诏德化碑、 《新唐 书》、《旧唐书》记载,阁罗风是“不读非圣之 书”;异牟寻说南诏是“人知礼乐,本唐风 化”。哺J(眦’唐穆宗长庆三年(823年),南诏王劝 丰佑“慕中国,不肯连父名”。由于在政治、经 济、文化上大理国与两宋王朝的密切关系,所以大 理国政权在其境内积极效学汉儒,注重礼仪教化。 范成大《桂海虞衡志》说大理国“其人皆有礼 仪”。郭松年在元初游历大理后说:“其宫室、楼 观、言语、书数,以至冠、昏、丧、祭之礼、干戈 战阵之法,虽不能尽善尽美,其规模、服色、动 作、云为,略本于汉。自此观之,尤有故国之遗风 焉。”【l¨清政权以当时儒家文化的伦理道德观衡量 少数民族的社会生活,并强制性的在少数民族地区 实行移风易俗的政策,全面实施儒学教育,儒家道 德文化得以全面传播。乾隆《丽江府志》中说: “礼也者,天之经也,地之义也,民之行也,以别 幽明,和上下非,是族也不在祀典,盖极功崇德, 参考文献: [1]杨志玲,等.儒家道德文化在云南少数民族地区的传 播与传承[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9. [2]肖万源.儒学与中国少数民族思想文化[M].北京: 当代中国出版社,1996. [3]龚友德.儒学与云南少数民族文化[M].昆明:云 南人民出版社,1993. [4]赵世林.云南少数民族文化传承论纲[M].昆明: 云南民族出版社,2002. [5]杨艺.元、明、清时期云南白族地区与内地文化的交 流[J].思想战线,1997,(5). [6]王文光,薛群慧,田婉婷.云南的民族与民族文化 使民知神奸无邪匿也。吁!化民成俗之意微也。丽 江地接西域,信佛尚鬼,佩弩悬刀,夷风靡靡,冠 婚丧祭,向于礼教无闻焉。改流以来,熏蒸王化, 寝以变矣。夫移风,使风流而令行者,长吏之责 ……有理,则纲维立;纲维立,则廉耻励;廉耻 励,则风俗醇;风俗醇,则言坊行表,食时 用礼。” 儒家道德文化在白族地区的传播,并不是单方 向的,而是在与白族地区少数民族文化相互碰撞、 相互交流、相互融合中进行的。生长在这里的白族 人民在长期文明发展进程中,敞开胸襟以兼收并蓄 的态度充分吸收了儒家和佛教文化之长,并融会贯 通,创造了灿烂的民族传统文化,也使大理成为集 “历史文化名城”、“风景名胜区”、“自然保护区” 为一体的“文献名邦”oD2](P3)已故云南大学著名的 历史学家方国瑜教授说得好:“中国整体之内,以 高度发展的汉族文化为中心,吸取了各族文化,与 各族文化有着共同的成分”;同时,“以汉族为主 流的文化的发展和传播,形成中国体系的文化,在 中国整体之内,起着主干作用”;这样,“由中心 达于四周,由四周达于中心,结成一个整 体”。D3](第一辑Ⅲ) [M].昆明:云南教育出版社,2000. [7][元]赵子元.赛平章德政碑[z]. [8]张文光.云南民族的由来与发展[M].潞西:德宏 民族出版社。1994. [9][唐]胡曾.化高骈回云南碟[z]. [10]杨政业.白族本主文化[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 社,1994. [11][元]郭松年.大理行记[M]. [12]云南省编辑组.白族社会历史调查(四)[M].昆 明:云南人民出版社,1991. [13]方国瑜.滇史[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2. ne Popularization of Confucian Moral Culture in the Bai.inhabited Area of Yunnan Province YANG Zhi.1ing (Department of United-front Work,Yunnan University,Kunming 650091,China) Abstract:The popularization of Confucian moral culture in the Bai·inhabited a蚴of Yunnan Province is a process of popularizing ad· vanced culture to the remote area and reflects the fusion of Confucian moral culture with the ethnic cultures in the Bai.inhabited Kt“ea of Yunrl舢l鹊well脑their mutual influence and development.This fusion finds expression in different ways and channels and exerts far- reaching influence on the polities,economy and culture of the Bai nationality. Key words:Confucian moral culture;Bai-inhabited area;popularization;influence (责任编辑杨国才) 一66— 万方数据
展开阅读全文
  皮皮文库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儒家道德文化在云南白族地区的传播.pdf
链接地址:http://www.ppdoc.com/p-10914373.html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18 皮皮文库网站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2026657号-3 

收起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