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资本主义的启示与思考.pdf

收藏

编号:20181110220955687193    类型:共享资源    大小:188.49KB    格式:PDF    上传时间:2019-02-16
  
2
金币
关 键 词:
儒家资本主义 资本主义 儒家资本主义与 儒家与
资源描述:
2010年第9期 (第12卷第9期) 辽宁行政学院学报 JⅧmal of Liatming Administration College No.9,2010 (V01.12.No.9) 鬻囊麟 儒家资本主义的启示与思考 靖小琴 (武汉工业学院,湖北武汉430023) [摘要】 文章在分析马克斯·韦伯关于“儒家资本主义”观点的基础上,结合日本和“四小龙”的现代化进程,重新思考 和阐释了儒学与资本主义的关系,得到的启示是:日本和“四小龙”的现代化并不是儒家伦理精神的胜利,而是创造性转化传 统的成功。 [关键词] 儒家资本主义;启示 [中图分类号]B22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4053(2010)09—0068—02 以儒学为主体的中国传统文明,其影响范围早已超出中 国本土,对整个东亚社会的发展都产生过重大影响。人类学 家们习惯上把东亚地区称为“儒教文化圈”。在儒教文化圈 中,日本在战后,台湾、南朝鲜、新加坡、香港“四小龙”在六十 年代后期先后步人工业化行列之后,经济迅速起飞,创造了 举世瞩目的经济奇迹。有人提出儒学伦理正是造成东亚现 代化的主要源头活水,乃至把东亚的经济模式称为“儒家资 本主义”…,这种观点固然夸大了儒学文化对于社会经济发 展所发生的实际作用和影响,但用“儒家资本主义”来将东亚 经济模式与以西方基督教文化为背景的欧美经济模式相区 别,亦不无精妙之处。 一、马克斯·韦伯关于“儒家资本主义”的观点 研究经济伦理与资本主义的关系不能不研究韦伯的理 论,德国社会学家、现代经济伦理学的先驱马克斯·韦伯在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和《儒教与道教》(或称《中国宗 教》)等著作中提出:西方资本主义近代化是与西方的新教伦 理的文化背景相联系的,而儒教理性主义试图在一种理性方 式中使自身去适应世界,不能体现以理性的、有限的手段追 求非理性的、无限宗旨的资本主义精神,因而排斥或阻碍资 本主义兴起。 我们认为,韦伯所说的“儒教”(Confucianism)虽然不能 说就是“理学”,但在很大程度上指的是以理学为代表和主体 的整个儒学体系。儒学在中国历史上的任何时期都未曾成 为宗教,但相对而言,理学由于把伦理无限抬高到本原的地 位,使理学渗透着本体精神,并且于中国社会无孔不入,深入 人心,其社会功能不逊于任何宗教,所以只有理学阶段的儒 学才有可能成为“儒教”。 韦伯多次引用弗兰克林的话来说明“资本主义精神”。 所谓资本主义精神,主要是指投资意识、成本意识、利润观 念、积累观念等等推动资本主义发展的无形的和普遍存在的 思想文化体系。这种精神的目标是使财富无限增值。韦伯 通过对世界宗教经济伦理的比较研究,认为儒教不仅不能像 基督新教那样引伸出资本主义精神,反而极大地阻碍和压抑 着资本主义的产生和发展,因而他断定中国资本主义之不发 达同儒教伦理有着直接联系。韦伯1915年推出的《儒教与 道教》用了一半的篇幅,对儒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 关系问题进行了系统研究,他从经济政治和社会等方面,分 析了中国封建社会结构的基本特征之后指出:中国封建社会 同样也有资本主义产生的有利因素,中国之所以没能走向资 本主义,是因为中国的传统伦理——儒教伦理的价值体系中 缺乏发展资本主义的有力动因,不能诱导出经济理性主义。 韦伯认为,和西方相比,中国封建社会的社会结构有如下特 点:第一,中国没有发达的货币经济;第二,中国没有像西方 那样的独立城市;第三,中国是一个统一的大帝国,中央集权 制;第四,中国人缺乏法制观念,用伦理来代替法;第五,中国 重宗教传统和亲族势力。韦伯认为这些因素也都是阻碍中 国产生资本主义的社会原因。但是,他同时认为传统中国的 社会结构中也有许多有利于资本主义发展的因素,洌如无身 份继承、自由迁移、自由择业、自由教育及无贸易之法律限制 等等。所以,韦伯认为,在传统的中国,资本主义之“不发生” 的原因还必须在物质或社会结构之外的一些非经济因素中 去寻找,在他看来,这一基本的非经济因素就是中国缺乏西 方基督新教伦理提出的那种“特殊的心态”——资本主义精 神。 韦伯理论的重大缺失是夸大了宗教伦理对于社会经济 发展的实际作用.因为中国在近代以前没有发生资本主义的 根本原因是生产力水平落后而且长期停滞不前,特别是后来 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缦略,又打乱了中国历史的自然进程, “如果没有外国资本主义的影响,中国电将缓慢地发展到资 本主义社会。”【2。然而,作为官方意识形态的理学经济伦理对 于资本主义在中国产生和发展的阻碍作用包是显而易见的, 韦伯的分析不无精当之处。 I收稿日期]2010—03一15 [作者简介】靖小琴(1976一),女,武汉丁业学院思政课部教师。 【基金项目】湖北省教育厅《当代巾围文化主权意识与国家利益的建构研究(2008q,199)阶段性成果。 68 万方数据 2010年9月 第12卷第9期 靖小琴:儒家资本主义的启示与思考 sop.2010 V01.12.No.9 二、“儒家资本主义”的启示与思考 中国历史上没有经历过一场类似于西方十六世纪宗教 改革的思想解放运动。宋代以后,有过禅宗思想世俗化的运 动,而且经过王阳明弟子们的努力奋斗,禅学也在民众中生 根开花,呈现出世俗化的趋向。但其规模和程度远远比不上 西方的宗教改革运动。而且元明清以来程朱理学依然是官 方的意识形态这一历史事实(本身)也说明了这样的思想世 俗化运动实际上并未取得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业绩。所以在 整个封建社会后期,理学在意识形态领域中始终都起着绝对 支配作用。然而儒教经济伦理在它的本土——中国,既没有 在中国孕育资本主义精神,也没有长出资本主义的花果,却 促进了周边一些国家资本主义经济的繁荣,这其中,有什么 玄机抑或启示呢? 日本的经济奇迹尤其是“四小龙”的经济起飞,向世界展 示了在儒教文化圈里实现现代化的现实性。这致使人们对 韦伯儒教经济伦理不发生产生资本主义的理论产生质疑。 如何看待“儒家资本主义”这不仅关系到韦伯思想是否合理, 而且还涉及到儒教伦理与现代化之间究竟存在着怎样的关 系。 “儒家资本主义”这个命题在语义上颇为含混。它到底 是指儒学伦理能适应东亚的资本主义发展和经济现代化呢? 还是指在儒学文化内部能自发产生资本主义,因此只要推行 了儒学文化就能实现现代化呢?这是两个根本不同的论题。 如果我们认为,在儒教文化圈里,儒学伦理能够适应甚至促 进现代化的过程,这无疑是正确的,但应注意四个问题。 第一,如果说儒学伦理对于日本及“四小龙”的资本主义 经济发展确实具有某种促进作用的话,那么这种作用也主要 是在这些国家和地区的社会经济结构已发生根本变化、现代 资本主义企业制度已经确定亦即已经实现或基本实现现代 化之后的条件下发生的,它们推崇儒学是对其西化之后所出 现道德危机的补偏救弊。美国学者加勒特曾说:“从经验意 义上讲,在儒教伦理建立于一种是按照资本主义原则已经形 成的经济环境中的地区,这种伦理就构成经济进步的积极动 力,而不是妨碍经济进步。“l副 第二,适应或促进日本和“四小龙”现代化的儒教伦理决 非儒学伦理全体,而只是其中经过“视界融合”和创造性转化 了的一部分。例如,日本为适应资本主义工业发展的需要, 一方面批判继承了理学伦理中的人即资本、和能生财、忠诚、 信义等观念,同时改造了大量理学伦理观念,如以“业缘”取 代“血缘”,忽略“仁慈”强调“忠诚”,在群体精神中渗人民族 主义、剔除“和”中“礼”的原则,将以义制利转变为义利合一 等等,从而寻找到了儒学伦理与近代资本主义精神的结(契) 合点,以人为中心与资本积累;和谐高于一切的人际关系与 企业的激烈竞争;高产乃是为善的劳动道德观与利润、剩余 价值这三对矛盾得到正确处理。发生了重大转化的儒学伦 理形成了一种不同于传统儒学的新的价值取向。香港中文 大学金耀基教授在《论后儒家时代儒学的转化——理性传统 主义在香港的出现》一文中指出,现在香港的“社会儒学”已 不再是韦伯所说的那种“制度化儒学”了。儒学在那里已发 生重大转化,即儒学的家族主义与西方功利主义相结合,形 成了理性传统主义。 第三,日本和“四小龙”吸收和利用传统儒学的内容并不 完全一样,它们往往根据自己的国情和价值标准来解释和取 舍儒学伦理,因而同~种经济伦理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往往 具有不同的价值意义。韩国汉城中心的南山公园门121塑有 高大的安重根铜像,矗立着刻有安重根书写的“见利思义,见 危受命”和“国家安危,劳心焦思”、“民族正气升殿堂”等大 字石碑。“见利思义”被他们尊为民族精神,成为国民的生活 准则。“大过渡理论”的创立者赫尔曼·康恩认为东亚社会 所共有的儒学伦理是:工作勤奋、敬业乐群、人际和睦、尊敬 长上、强调配合、协调与合作,而不突出个人或个人利益等 等。这些儒教伦理对现代社会和现代企业组织大有裨益。【4- 第四,儒学伦理因素只是促进这些国家和地区经济发展 诸多因素中的一个重要变项,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我们不可陷 入类似理学“道德决定论”的思维误区。对此韦伯有其灼见。 他不同意资本主义产生问题上的“精神起源论”。他认为, “在物质基础、社会与政治组织形式以及宗教改革时代流行 的思想之间存在着极其复杂的相互影响”,“我们只是力图澄 清,在无数不同历史因素的复杂相互作用中,宗教力量对于 形成特殊的世俗文化所起的作用”怕J。“宗教只是生活行为 的一个——注意只是一个——决定因素。当然,由宗教决定 的生活方式本身也深受在特定的地理、政治、社会和开放环 境中起作用的经济和政治因素的影响。如果我们试图单个 地论证这些因素的决定性,那么就可能陷入迷茫不甚了了” (Essay in Sowology,P268) 综合上述。我们认为儒家资本主义的实质是“西体中 用”。诚如金耀基先生指出的:在这里,“中国传统不再被视 为神圣的、美好的东西而为人们所偏爱,而是基于工具的、实 用的考虑被作为一种文化资源,而为人们选择性地加以利 用”。【61西方资本主义文明是“体”,中国儒学伦理是“用”;产 生和发展了资本主义、实现了现代化是“因”,提倡儒学文化、 崇尚儒学伦理是“果”不能反体成用、倒果为因地认为:儒 学伦理可以自发产生资本主义。日本和“四小龙”的现代化 并不是儒家伦理精神的胜利,而是创造性转化传统的成功。 新儒家所谓从儒学伦理(“内圣”)开出现代化(“外王”)的主 张,无非是一个美好但却是天真的梦。东亚的崛起非但没有 证伪韦伯的理论,而且还在一定程度上反证了它。◇ 注释 [1]林汉隽著《太平洋挑战——亚太经济及其文化背 景》吉林出版社1987年,第156页 [2]《毛泽东选集》第2卷,第626页 [3]威廉·加勒特《(中国的宗教一书中的儒教之迹: 重估韦伯对中国社会生活中儒教伦理和道教的解 释》,载《中国宗教:过去与现在》,北京大学出版社, 1992钜 [4]Hermankahn,World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Be. yond,1979,P.121—122 [5]马克斯·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第67、68 页 [6]金耀基《论后儒家时代儒学的转化——理性传统主 义在香港》 [责任编辑:李丹] 万方数据
展开阅读全文
  皮皮文库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儒家资本主义的启示与思考.pdf
链接地址:http://www.ppdoc.com/p-10914268.html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18 皮皮文库网站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2026657号-3 

收起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