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杂剧与南戏中人物上下场的表演按语.pdf

收藏

编号:20181110221632421468    类型:共享资源    大小:457.19KB    格式:PDF    上传时间:2019-02-16
  
2
金币
关 键 词:
元杂剧与南戏中人物上下场的表演按语 元杂剧中 的按语 PDF 元杂剧与 南戏的 元杂剧 元杂剧的 元杂剧的角色 元杂剧和南戏 杂剧和 元杂剧的演出 上下场 杂剧的
资源描述:
第5卷第lO期 2006年lO月 广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Joumal of Guan铲hou University(Social Science Edition) V01.5 No.10 Oct.2006 元杂剧与南戏中人物上下场的表演按语 刘晓明1,张庆2 (1.广州大学人文学院,广东 广州510006;2.中共吉安市委党校,江西 吉安343000) 摘要:元杂剧中有所谓“开呵”,是人物上场时自我表白的按语,这种按语主要为自我介绍, 但也伴有叙说剧本梗概、交代情节、请求赏赐等功能。“开呵”本是古代伎艺人开场时的熟例,元杂 剧扣南戏继承这一表演传统,并在表演形态上加以改造,由原来单一的散说转变成诗词韵语,唱念 结合,甚至杂有所谓“焰爨”,即舞蹈形式。此外,元杂剧和南戏还在“开呵”的基础上发展出剧中的 “按呵”和剧末的“收呵”,二者皆是以剧外人身份所作的断语,“按呵”是对剧情的发展所作的提示、 评价,“收呵”则是对剧中人物的结局进行评说。 关键词:元杂剧;表演;开呵;按呵;收呵 中图分类号:I 207.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l一394X(2006)lO一0060—06 中国戏剧在表演上有一种戏外演讲的传统,即 剧中人在演出过程中跳出剧情的规定情景,直接向 观众作自我介绍、内心独白、评价他人、阐释剧情,这 与西方戏剧所恪守的三一律有明显的不同。这种戏 外表演的传统在元杂剧中就已经出现,最典型的是 所谓的“开呵”、“按呵”和“收呵”,本文从其语义由 来、演出形态、表演功能等维度进行阐释。 一、“开呵”的语义与由来 “开呵”源自宋人伎艺人上场的表白语,“开”指 人物上场时作介绍的开场白,“呵”者吆喝之谓。囚 此,“开呵”不仅是戏曲中的场例,诸宫调也有,甚至 其它伎艺如卖药者开场时也采用。 使枪卖药者弄伎艺时的开呵,见《水浒传》第三 十六回: 三个人行了半日,早是未牌时分,行到一个 去处。只见人烟辏集,市井喧哗。正来到市镇 上,只见那里一夥人固住着看。宋江分开人丛, 也挨入去看时,却原是一个使枪棒卖膏药的。 宋江和两个公人立住了脚,看他使了一回枪棒。 那教头放下了手中枪棒,又使了一回拳。宋江 喝采道:“好枪棒拳脚!”那人却拿起一个盘子 来,口里开呵道:“小人远方来的人,投贵地特 来就事。虽无惊人的本事,全靠恩官作成。远 处夸称,近方卖弄。如要筋重膏,当下取赎。如 不用膏药,可烦赐些银两铜钱,赍发咱家,休教 空过了盘子。” 诸宫调开场时的开呵,见《水浒传》第五十 一回: 雷横听了,又遇心闲,便和那李小二迳到勾 拦里来看。只见门首挂着许多金字帐额,旗杆 吊着等身靠背。人到里面,便去青龙头上第一 位坐了。看戏台上,却做笑乐院本。那李小二 人丛里撇了雷横,自出外面赶碗头脑腊去了。 院本下来,只见一个老儿里着磕脑儿头巾,穿着 一领茶褐罗衫,系一条皂绦,拿把扇子上来,开 呵道:“老汉是东京人氏,白玉得的便是。如今 收稿日期:2005一08—28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03czw005)。 作者简介:刘晓明(1955一),男,江西吉安人,广州大学人文学院院长,教授,文学博士,从事戏剧研究。 万方数据 第10期 刘晓明:元杂剧与南戏中人物上下场的表演按语 年迈,只凭女儿秀英,歌舞吹弹,普天下伏侍 看官。” 元散曲中也每见“开呵”,元商政叔【一枝花- 叹秀英】:“生把俺殃及做顶老,为妓路划地波波。 忍耻包羞排场上坐,念诗执板,打和开呵,随高逐下, 送故迎新。”元睢玄明【耍孩儿·咏鼓】:“开山时挂 些纸钱,庆棚时得些赏贺,争构阑把我来妆标墚。有 我时满棚和气登时起,一分提钱分外多。若有闲些 儿个了,除是扑煞点砌,按住开呵。” “开呵”一语在元剧中使用目前可考者仅见于 《元刊杂剧三十种》和明机息子辑《杂剧选》,其它元 杂剧选本皆未见。孙楷第著录此书题“残本元人杂 剧选三十种”,…4”收入《古本戏曲丛刊》第四集。 该选本马致远《西华山陈抟高卧》第一折:“冲末扮 赵大舍引郑恩上,开。”乔梦符《玉箫女两世姻缘》第 一折:“冲末扮梓檀帝君上,开。”以上两例的“开”即 “开呵”之省。此外,“开呵”还有变其文为“念”之 例,元刊杂剧《东窗事犯》第二折“正末扮呆行者拿 火筒上。念...…·”孙楷第指出,“开呵”在戏剧往往 有变例与省文,如“变其文则日‘开念’,如周宪王 《得驺虞》剧作‘开念’是。省其文则日‘开’,如元刊 杂剧凡上场白皆标‘开’字是。”…428 “开呵”在一剧中往往不只一次,有时两次,甚 至三次。如上引马致远《西华山陈抟高卧》剧,除第 一折“冲末”开呵外,第三折有“扮驾引侍臣上,开。” 第四折:“净扮郑恩衣冠引色旦上,开。”有时一折中 有两次开呵。《杂剧选》本罗贯中《宋太祖龙虎风云 会》楔子:“石守信引王全斌、潘美及二小卒俱戎装 上,开。”第一折:“正末赵匡胤引赵普、郑恩、曾彬、 楚昭辅常服上,开。”同折:“同下,苗光裔儒扮上, 开。” 在元代杂剧的演出中,有时一个脚色的开呵就 是一折。《元刊杂剧三十种》关汉卿《关大王单刀 会》第三折(净开,一折。)(关舍人上,开。一折。) “开呵”作为古代伎艺人开场时的熟例被引入 戏曲,说明戏剧表演对说唱艺术的继承。这种人物 上场时自我表白的按语在元杂剧的演出中皆不例 外,但目前明人编元杂剧选本除明机息子辑《杂剧 选》外,其它选本皆未见,说明这些选本经文人雅化 后,加以整饬删改,其删改后的形式多为“某某上, 诗云”,或“某某上,云”,由此可见,机息子辑《杂剧 选》保存了元代伶人演剧的原貌,其版本具有不可 替代的价值。 二、开呵的演出形态 “开呵”作为戏剧开场时的最初表演,具有吸引 观众、烘托氛围的重要作用,因此,在戏剧正式开演 前往往加演“硬开呵”,而作为人物上场表白语的 “开呵”,也皆有诙谐幽默的成分。 (一)硬开呵 即戏剧正式开演前加演的“焰爨”。此焰爨与 “副末开场”一样,具有开场吸引观众的作用,但由 于焰爨的表演与一般夸说大意的开呵不同,更具有 舞蹈动作的性质,故称“硬开呵”。明朱有墩《新编 瑶池会八仙庆寿(全宾)》:“(末唱)【倘秀才】扯我 向勾栏里发科,(末云:我不去,徕云:你怎生不去? 末唱)怎禁那戏房里撅丁每絮恬。(徕云:他絮恬个 甚的?末唱)他敢道搀了他衣食待怎么。(徕云:既 不呵,只拴一个焰爨也罢。末唱)你教我拴一个新 焰爨。(徕云:替那鼓弄每开呵些也好。末唱)你教 我打一个硬开呵,着那火看官每笑我。”嵋3所谓“鼓 弄”,有称“古弄”,元明间院本的别称。 《雍熙乐府》卷十八【寨儿令】:“开硬呵,发干 科,泼生涯百般来做作。休逞喽哕,索自评跋,都是 些花太岁女阎罗。” (二)叙说 即以叙述的方式进行表演。这种叙说不是说唱 艺术的第三者旁述,而是脚色以第一人称自我介绍。 乔梦符《玉箫女两世姻缘》第一折:(并下,鸨儿上, 开)“少年歌舞老年身,喜笑常生满面春。胭粉岂为 无价宝,郎君自是有情人。老身许氏,夫主姓韩,是 这洛阳城个中人家,不幸夫主早亡,止有一个亲生女 儿,小字唤作玉箫,为个上厅行首。我这女儿吹弹歌 舞、书画琴棋,无上精妙,更是风流旖旎,机巧聪明, 但是见他的郎君,无一个不爱的,只是孩儿有一件 病,生性儿好吃口酸黄菜,如今伴着一个秀才,是西 川成都人,好不缠的,有些火热,今日对门王妈妈生 辰,我着孩儿去送手帕也,当告个半日假,他只百般 不肯去,只要守着那秀才,我索自家走一遭去。” (三)诗词 即扮演者以念诗词的方式开呵。马致远《西华 山陈抟高卧》第一折:(冲末扮赵大舍引郑恩上,开) “志量恢弘纳百川,邀游四海结英贤。夜来剑气冲 万方数据 广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6年第5卷 牛斗,犹是男儿未遇年。”乔梦符《玉箫女两世姻缘》 第三折:(并下)(孤扮张延赏上,开)“披文握武镇荆 襄,立地擎天作栋梁。宝剑磨来江水(白),锦袍分 出汉宫香。” 根据我们对元刊杂剧的比勘,以诗词方式进行 开呵出现的时问要稍晚于叙说的方式,元刊杂剧的 “开”基本上都是叙说的方式。如元刊杂剧马致远 《泰华山陈抟高卧》第一折(正末道扮上,开):“贫道 陈抟先生的便是,能通阴阳妙理。五代间朝梁暮晋, 尘世纷纷。这几日太华山顶上,观见中原地分,王气 非小,当有真命治世。贫道下山,去那长安市上,开 个挂肆指迷咱。” 而明人刻本则将上述陈抟的叙说开呵改造成诗 词开呵。机息子《杂剧选》本马致远《西华山陈抟高 卧》第一折(正末道扮上,开):“术有神功道已仙,闲 来卖挂竹桥边。吾徒不是贪财客,欲与人间结福 缘。”其后才是类似元刊杂剧的叙说。臧晋叔本与 机息子本同,但无“开”,而称“诗云”。 三、开呵的功能 开呵的主要功能有:自我介绍、夸说大意、情节 叙事、请求赏赐等。 (一)自我介绍 《元刊杂剧三十种》马致远《马丹阳三度任风 子》第一折(正末扮屠家引旦上,坐定。开):“自家 姓任,任屠的便是。嫡亲三口儿,在这终南山居住。 为我每日好吃那酒,人口顺都叫我任风子。颇有些 家私。但见弟兄每生受的,我便借与他些钱物做本, 并不要利息。因此上相识伴当每,能将我厮敬。今 日是自家生日,小孩儿又是满月,怕有些相识弟兄每 来时,大嫂筛着热酒咱,看有甚么人来?” 《元刊杂剧三十种》武汉臣《散家财天赐老生 儿》楔子(正末引一行上,坐定,开):“老夫姓刘,名 禹,字天赐,浑家李氏,女孩儿引璋,女婿张郎,嫡亲 四口儿,在这东平府在城居住。有侄儿刘端,字正 己,是个秀才,为投不着婆婆意,不曾交家来。如今 老夫六十岁也!空有万贯家财,争奈别无子嗣。” 马致远《西华山陈抟高卧》第一折:(冲末扮赵 大舍引郑恩上,开)“志量恢弘纳百川,邀游四海结 英贤。夜来剑气冲牛斗,犹是男儿未遇年。自家赵 玄朗是也。祖居洛阳夹马营人氏。父乃洪殷,为殿 前点检指挥使。某生时异香三月不绝,人皆呼为香 孩儿。某生来颇有奇志,幼年间略读诗书,兼持枪 棒,逢场作戏,遇博争雄。每纵酒,路见不平,拔刀相 助,颇生事端。因避难远游关之东西、河之南北,也 结识了许多未遇的英雄。这个汉子乃是我义弟郑 恩,表字子明。此人虽是性子恶劣,倒也有些慷慨粗 直。某与他患难相同,功名共保。不知这运几时来 到,我不免和兄弟向竹桥边寻一个卖卦先生买一卦, 可不是好也!I’ (二)夸说大意 即叙说剧情大意,让观众对该戏有初步的了解, 其后才是搬演。明·陈与郊《鹦鹉洲》第六出,元稹 (付宋扮)前去拜访薛涛(小旦扮),席间请来一个戏 班以助酒兴,该戏班表演的是以真人扮傀儡的《傀 儡梦》,在此戏上演之前,先由引戏进行“开呵”: (外上)谢家子弟每到了。(众扮梨园子弟 上)元相公磕头。(付末)少礼。那一个是引 戏?取戏目上来。(递目科)(付末)有这些本 数,都是谢阿蛮传授的末?(众应科)(付末)这 《傀儡梦》新闻。(小旦)就将那傀儡先做一做 如何?(付末)最妙。(引戏开,众喝彩科)叵奈 天公搬并,晓夜没些闲空,临到欲眠时,又遣梦 儿欢哄。小宋、小宋,唤醒荆王懵懂。这词是 《如梦令》。单道楚襄王云雨梦一节。(众问 科)这故事出在那里?(引戏)出在云梦之台, 高唐之观。楚襄王与大夫宋玉同游,望见轻云, 须臾变化,襄王便开言道:“大夫,此何气也?” 宋玉躬身屈膝回奏道:“大王,此朝云也。”襄王 又问:“何谓朝云?”宋玉上言道:“昔我先王曾 游此地,倦而昼寝,梦一绝色口人,口称:“妾乃 巫山之女,愿荐枕席。”先王口口幸之。那妇人 临去时道:“妾朝为行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 阳台之下。”先王便命工师盖了这所庙宇,日: 朝云庙。襄王听罢,欣然欲遇其人。这一夜,宋 玉在帐房中却梦与神女相遇,姿容绝世,贞静难 干。次早奏与襄王,叹羡不已,命玉作赋两篇, 一篇《高唐赋》,一篇《神女赋》,其赋现今编入 梁太子《选》中。不知者以宋玉为导欲宣淫。竞 不记他赋中道:“长吏隳官,贤豪失志。”明明说 女色迷人;又道:“思万夫,忧国害,开圣贤.辅 不逮。”明明讽国主亲贤远色。那时节,襄王何 曾梦见朝云暮雨,宋大夫何曾导欲宣淫? 万方数据 第lO期 刘晓明:元杂剧与南戏中人物上下场的表演按语 ·63· 引戏“开呵”完毕,才是真正的扮演:“傀儡 来了。” (三)情节叙事 可将某些在舞台上不便表演的情节通过“开 呵”进行交代。如乔梦符《玉箫女两世姻缘》第三折 (酸戎装上,开): 万里功名衣锦归,当年心事苦相违。月明 独忆吹箫侣,声断秦楼凤已飞。自家韦皋的便 是。自离了玉箫大姐,到的京都,一举状元及 第,蒙圣恩除为翰林院编修。后因吐蕃作乱,某 愿为国家树立边功,乃领兵西征,遂一战而收西 夏。又蒙圣恩加为镇西大元帅,镇守吐蕃,安制 边疆。自得官至于今日,早已十有八年。想我 当初与玉箫大姐临别之言,期在三年以里相见, 初则以王命远征,无暇寄个音信;及至坐镇,我 却差人取他母子去。(作掩面悲科,云)不想那 多情大姐为我忧念成疾,一卧不起。他那妈妈 亦不知其所在。某念大姐之恩,至今末曾婚娶, 日夜忧思,不觉鬓发斑白。我者这驷马香车,五 花官诰,可教何人请受也。今圣恩诏某颁师回 朝,路过荆州,节度使张延赏乃某昔年同学故 人,不免探望他一遭。传与前军,望荆州进发。 《玉箫女两世姻缘》第一折叙王母的侍香金童 和传言玉女因思凡被降谪人间,金童为成都儒生韦 皋,玉女为洛阳上厅行首玉箫,韦皋游学至洛阳,迷 恋玉箫,不思功名,被玉箫母敦促进考,离别之际,二 人难分难舍,海誓山盟,洒泪相别。第二折叙玉箫在 韦皋别后,闭门谢客,茶饭不思,望穿秋水,天长日 久,郁郁成疾,一病不起。临终前自画肖像一幅,请 妈妈寄与韦皋。本戏“酸”韦皋由末扮演,在第三折 “开”之前,只在第一折出场,但当时并无“开”,整个 第二折无韦皋之戏,到第三折时,已经时隔十八年, 期间状元及第,选任翰林院编修,领兵西征,收复西 夏,加为镇西大元帅,镇守吐蕃,颁师回朝,路过荆 州,探望故人诸情节,皆由“开呵”进行交代。 观此可知,“开呵”并非人物第一次出场时才具 演,也可放在其它场次。但一般一个人物只“开呵” 一次,此“开呵”伴演的时机主要根据情节交代的需 要而定。由于大多数情况下,这种交代需要在人物 第一次出场时进行,因此,“开呵”一般都在一折或 第一次出场之际。《玉箫女两世姻缘》中酸的开呵 之所以放在第三折,就是由于情节叙事的需要,这也 说明叙述情节是“开呵”的主要功能之一。 (四)请求赏赐 即在表演的过程中,表演者向观众讨求封赏,见 《水浒传》第三十六回: 三个人行了半日,早是未牌时分,行到一个 去处。只见人烟辏集,市井喧哗。正来到市镇 上,只见那里一夥人围住着看。宋江分开人丛, 也换入去看时,却原是一个使抢棒卖膏药的。 宋江和两个公人立住了脚,看他使了一回枪棒。 那教头放下了手中枪棒,又使了一回拳。宋江 喝采道:“好枪棒拳脚!”那人却拿起一个盘子 来,口里开呵道:“小人远方来的人,投贵地特 来就事。虽无惊人的本事,全靠恩官作成。远 处夸称,近方卖弄。如要筋重膏,当下取赎。如 不用膏药,可烦赐些银两铜钱,赍发咱家,休教 空过了盘子。” 此类开呵戏剧中虽未见记载,但根据上述使枪 卖药者在市镇“人烟辏集”处开呵求赏的方式,可 知,其他营利性流动表演大抵皆采用类似开呵的方 式讨赏。戏剧的“路歧”、“冲州撞府”之类中临时性 聚众演出,应该也是以这种方式获取收入。 四、开住、按呵、收呵 早期戏曲的表演除了常见的“开呵”外,还有 “开住”、“按呵”、“收呵”、“断出”、“断了”等等,这 些表演形态虽不如“开呵”习见,但语义隐晦,故阐 释如下: (一)开住 “开住”一词仅见于元刊杂剧。张国宾《公孙汗 衫记》第三折(等长老上,开住)。《薛仁贵衣锦还 乡》第一折(驾上,开住)。狄君厚《晋文公火烧介子 推》第一折(驾上,开住)。 “开住”初时不知所谓,及见杨梓《霍光谏鬼》始 知“开住”即开呵之后继续待在场上,与“开了”对 言。“开了”,往往含有开呵之后下场之义。杨梓 《霍光谏鬼》第四折: (驾上,开住。做睡意,了。)(正末扮魂子 上,开):“霍山、霍禹造反,须索奏知天子去咱! 哎,阴司景界,好与人世不同呵!”(外末一折 了,下)(等驾上,再开住) 在以上舞台提示中,“驾上,开住”两见。何以 万方数据 ·64· 广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6年第5卷 一折之中驾需要“开住”两次?细绎上述提示,驾在 第一次“开住”后“做睡意”,此时乃在场上表演“做 睡意”,接着是“了”,乃做完睡意后下场。等正末发 现霍山、霍禹造反,须报告天子时,“驾”须在上场, 并呆在场上,故有“等驾上,再开住”。以此考察《公 孙汗衫记》、《薛仁贵衣锦还乡》等剧中脚色在“开 住”后,皆留在场上。元杂剧每言“住”,皆有留在场 上之义。关汉卿《诈妮子调风月》第一折(犬人上, 云住)(正末见夫人,住)(夫人云了,下)。以上提示 中,夫人“云”后,继续在场,故称“云住”,等正术见 过夫人后,夫人不必再在场上,于足“下”。 (二)按呵 伎艺表演中段时以剧外人身份所作的断语,对 剧情的发展进行提示、评价、阐述剧作意图。 元睢玄明散套《咏鼓》【耍孩儿】:“有我时满棚 和气登时起,一分提线分外多。若有闲些几个了,除 是:扑煞、点砌、按住、开喝。”所谓“按住”即按呵。 杂剧中也有按呵,见脉望馆钞校古今杂剧本 《司马相如题桥记》: (正末扮司马相如儒服上云)……唱【越调 斗鹌鹑】巍巍乎魏阕天高。 (外按喝上云):“杂剧四折,正当关键之 际。单看那司马相如儒雅风流,献了《上林》、 《长杨》、《大人》三篇赋,尽了事君之忠,题了升 仙桥两句诗,遂了大丈夫之志。发了一道《谕 蜀榜文》,安了四夷百姓之心。可见康济大才 有用之学也。当时好事者以为靡丽之词,独驰 骋郑卫之声,曲终而奏雅,无乃出于妒妇之口 欤。太史公日,《春秋》推见至隐,《易》本彻之 以显,《大雅》《小雅》言王公与庶人,其分虽殊, 其合德一也。相如虽多侈词滥语,其间因事纳 忠,正与诗人风谏无异。所以,后人做出这本杂 剧来,单表那百世高风,观者不可视为寻常。好 杂剧,上杂剧!看这个才人将那六经三史诸子 百家,略出胸中余绪;九宫八调,编成律吕明腔。 作之者无罪,观之者足以感兴。做杂剧有如撺 梭织锦,一段胜如一段;又如桃李芬芳,单看那 收园结果。嘱咐你末尼用心扮唱,尽依曲意。” (末拜起唱) 上文“按喝”即按呵。有趣的是,剧中的外没担 任戏中的任何角色,完全是由于按呵的需要临时上 场的,按呵毕即下场,虽然剧中没有其上下场的提 示,但因此前一直没有外在场上的提示,而其后不 久,“外扮从人上”,可见,按呵完毕外即下场。此材 料由孙楷第先生发现,[3】222。223有人认为这不是元杂 剧演出的通例,【4”27但根据我们对宋元戏曲的研究, 这种中断剧情,作戏外人评断的演出方式,恰恰是早 期戏曲的特征。在早期南戏中,虽然未见“按呵”的 提示语,但按呵的表演形式仍然有所存留。《琵琶 记》第二出,生蔡伯喈上场以旁述的口吻作自我介 绍之后,以局外人的身份评论云:“正是:行孝于己, 责报于天。”又,第二十出,陈留灾荒,蔡母饿昏,媳 妇赵五娘扶婆婆下场时云:“正是:青龙共白虎同 行,吉凶事全然未保。”以上所谓“正是”云云,即按 呵。 南戏中最典型的“按呵”足《张协状元》,见该戏 第三十二出,张协不接赫王相公赘婿的丝鞭,致使其 女胜花小姐单思生病,胜花与其父及家人一番对话 后,全部下场,然后末上场,此时全场没有其他人,末 以戏外人的身份对观众有段评论:“看底,莫道水性 从来无定准,这头方了那头圆,那胜花娘子一意要嫁 状元,那状元心下好不快活。赫王相公是当朝宰相, 娘子有些不周,你道如何?怕你贪观天上月,失却盘 中照殿珠。”这段评论虽无“按呵”的提示,但从末脚 “看底”云云,可知其乃以戏外人身份说话。接下 来,末要在场上进人剧中新角色,戏中采取的方法 是,由其他脚色上场,唤其剧中角色之名,末便由此 从戏外人重新成为戏中人。在本戏中,是由丑脚上 场,唤末云“堂外官”,末应声而答,由此成为戏中人 堂外官。其实,此堂外官在戏中完全是可有可无的 角色,设此角色,主要功能是让作为戏外人的末脚能 够自然过渡到剧中来。 (三)收呵 伎艺表演结束时,由表演者以戏外人的身份进 行收场时所作的结束语,与“开呵”对言。其形式也 以诗词为主。《水浒传》第三十六回: 那汉子得了这五两白银,托在手里,便收呵 道:“恁地一个有名的揭阳镇上,没一个晓事的 好汉,抬举咱家!难得这位恩官,本身见自为事 在官,又是过往此间,颠倒赍发五两白银!正 是:‘当年却笑郑元和,只向青楼买笑歌。惯使 不论家豪富,风流不在着衣多。’这五两银子, 强似别的五十两。自家拜揖,愿求恩官高姓大 名,使小人天下传扬。” 万方数据 第10期 刘晓明:元杂剧与南戏中人物上下场的表演按语 ·65· 孙楷第云:“宋元以来伎艺人上场表白语谓之 ‘开呵’,其收场时表白语谓之‘收呵’,《水浒传》为 元人书,故所记白秀英说诸宫调、宋江于揭阳镇观卖 药人弄伎作场时,皆有开呵、收呵之文。变其文则日 ‘开念’,如周宪王《得驺虞》剧作‘开念’是。省其文 则日‘开’,如元刊杂剧凡上场白皆标‘开’字 宦’,[1]428』Co 早期南戏在一出戏的结尾处,往往由剧中角色 出戏之外,以诗句的形式作断语,此即“收呵”的表 演形式。《张协状元》第十九出,张协赴京赶考,与 贫女饯别,下场时旦净末三人分念下场诗:“(旦白) 谢荷公婆妾且归。(净)明朝依旧守孤帏。(末)夫 妻本是同林鸟。(合)大限来时各自飞。(并下)”在 上述下场诗中,最后两句显然是以剧外人身份作评 说的。 《宦门子弟错立身》第四出旦扮王金榜,虔扮王 母,末扮王父,净扮完颜寿马的都管,结束时由净唤 王金榜去小唱:“(末虔)恁地,孩儿先去。我去勾栏 里散了看的,印来望你。(念下场诗——笔者注)孩 儿此去莫从容,相公排筵画堂中。(旦)情到不堪回 首处。(合)一齐吩咐与东风。(并下)”最后两句, 也是戏外人语。 元刊杂剧在戏的结尾处有所谓“断出”、“断 了”,实际上也足收呵的断语。如《东窗事犯》第四 折“断出了”、《霍光鬼谏》第四折“驾断了”、《辅成 王周公摄政》第四折“断出”,可惜,元刊杂剧将这些 断语的内容皆省略了。 “收呵”,有时也作“收住”。朱有墩《吕洞宾花 月神仙会》杂剧第二折净、捷讥、付末、木泥四脚色 做院本《长寿仙献香添寿》,院本结束,付末“收住” 云:“世财红粉高楼酒,都是人问喜乐时。”在整个院 本中,净、捷讥、付末、末泥四脚色皆是院本中的替双 秀才祝寿的角色,但最后一句,付末的“收住”,却是 以戏外人的身份对院本做总结,这与“收呵”的性质 和功能完全相同。或作“收念”,朱有煅杂剧《李亚 仙花酒曲江池》第三折插入院本《酒色财气》,结束 时由“贴净收念云”:“气财红粉香醅酒。” 【参考文献】 [1]孙楷第.戏曲小说二牿录解题[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 社,1990. [2】 朱有墩.诚斋杂剧[M].二十五卷本,明永乐宣德正统 问自刻本. [3]孙楷第.品题[A].也足园古今杂剧考[M].上海:上杂 出版社,1953. [4] 徐扶明.元代杂剧艺术[M].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 1981. [责任编辑尹朝晖】 A study of the performers’ inter-act comments of the comic drama and ^k托xf during the Yuan Dynasty UU Xiao—ming,ZHANG Qing (&^oDf矿舰wni£泌Ⅱ以岛如f&扣,Ⅲ,鼠07够bu踟矗m渺,G∽,l静bⅡ,G№,础昭5 10006, s以。以矿f^e cPc,J缸n co,rmi£御∥舭CPc,J缸n,肠蟛i 343000,m£M) Abstract:The so—called天矗施of the comic drama during the Yuan Dynasty are ped.o咖ers’ inter-act com— ments,which serve the function of self_introduction occasionally accompied by an account of the story,the plot or request for rewards.勋施was ori舀nally a convention of ancient ped.0硼ances. Inherited and adpated by the comic drama and J『、7a,l新during the Yuan Dynasty,it was changed f而m fbe nan.ation to poetic rhymes,eVen accompanied by“玩,∥乙n“,a mode of dance.Moreover,the inte瑚ediate Ano and the ending 5流oⅡ口were later deVIeoped on the basis of K矗施by the comic drama andⅣ口凡戈i during the Yuan Dynasty,both of which took the fo肿of notes made by an outsider.A儿口sen,ed the purpose of reminding of the progress of the drama while鼽o∞senred the purpose of commeming on the outcome of the characters of the drama. Key words:the comic dmma of the Yuan Dynasty;ped.o珊ance;尺a施;Am;航o“口 万方数据
展开阅读全文
  皮皮文库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元杂剧与南戏中人物上下场的表演按语.pdf
链接地址:http://www.ppdoc.com/p-10914182.html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18 皮皮文库网站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2026657号-3 

收起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