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语言与翻译——由《哈克贝里 芬历险记》看儿童语言的汉译.pdf

收藏

编号:20181110221532733322    类型:共享资源    大小:315.28KB    格式:PDF    上传时间:2019-02-16
  
2
金币
关 键 词:
儿童语言与翻译——由《哈克贝里芬历险记》看儿童语言的汉译
资源描述:
—团婴!苎!!塑麴旦!!. J L童 {喜吉譬p目仁j叫 翻译 ——由《哈克贝里·芬历险记》看儿童语言的汉译 葛晓剑曷晓剑 (河海大学外国语学院,江苏南京210098) 摘要:作为一种独特的语言变体,儿童语言有着自身独 特的表现形式。文学作品中。英语的儿童语言通过词汇、语法、 句法变异等手段来体现,而汉语则主要通过词汇变异来显示 其差异。两者之间的不对等给英语儿童语言的汉译带来了很 大的困难。本文旨在通过对《哈克贝里·芬历险记》两种译文的 比较来探讨英语儿童语言的汉译方法。 关键词:儿童语言 文学作品 翻译 一、英语儿童语言的特征 卡特福德(J·C·Ca怕rd)在他的《翻译的语言学》一书中指 出:“全部语言”(whole language)概念下有一个“亚语言”(sub— language)的概念,而亚语言指的就是全部语言中的各种变体。 “一种语言变体就是与一种特定类型的社会环境特征有关的 形式和(或)实体特征的子集。”卡特福德进一步指出,语言的 各个层面上都可以显示出特定变体的特征:语音、音位、图形、 语法以及词汇层面;各语言除了有一些共同特征(如语法、词 汇、音位形式)外,还具有自己的特色。 儿童语言也属于语言变体的一种,有着自身独特的表现 形式。英语文学作品中,儿童语言主要通过语音、词汇、语法等 变异手段来体现,其中极品莫过文学巨匠马克·吐温的《哈克 贝里·芬历险记》。 海明威曾说:“所有的现代美国文学,都起自马克·吐温的 一本叫做《哈克贝里·芬历险记》的书……这是我们中间最好 的一本书。”该作用生动地道的口语和方言描绘19世纪中期内 战前的真实的美国:白人小孩哈克为了躲避父亲的毒打,黑奴 吉姆则想摆脱被女主人卖掉的厄运,两人在逃亡路上不期而 遇,于是结伴乘木筏顺密西西比河而下,奔向北部的自由洲, 并结下了深刻的友谊。 这部小说一大突出特点是以哈克的口吻来叙述。在哈克 童言童语的讲述中.故事栩栩如生,活灵活现、读者仿佛置身 其中。在作者匠心独运的雕琢下,小哈克的语言真实生动,充 满童趣。其特征大致概括如下: 1.词汇特征 哈克使用的词汇大部分出自本族词盎格鲁撒克逊语,这 些词的特点是短小、具体,而且效果直接,另外,哈克的语言中 还频繁出现口头短语.充分展现其口语化特征。再有,哈克词 汇量很有限.往往出现短短一段话中重复使用某词的现象。 例(1): She said she wouldn’t let me go by myself,but her husband would be in by and by,maybe in an hour and a half,and she’d send him along with me.Then he got to talking about his husband, and about her relations up the river, and her relations down the river,and about how much better off they used to was,and how they didn’t know but they’d made a mistake coming to our town. 侵害人群的代表。从哈代在《三怪客》中对钟表匠的着墨,我们 是可以感受到哈代对当时受压迫的破产农民表示的无限的同 情。例如在描写钟表匠的出现时肯定地描述道:“他的眼睛大 而坦率,有决心。”借描述农民在追赶他时“没有确定的找寻计 划”,“发觉可怕的人不存在,更没了主意”的不认真的追捕,哈 代间接表达了对钟表匠的同情。小说中人们在晚宴后对追寻 盗羊贼也是表现得不积极。这种农民间互相支持的情节安排 也反映了作者对钟表匠的同情。最后,哈代在小说中还反映了 在当时资本主义社会中人的淳朴自然本性变得冷漠、自私和 狡猾的事实。淳朴的牧羊人在绞刑吏看来是“简单的灵魂人”。 为资产阶级打工的绞刑吏并不积极地追捕逃犯.认为那是“政 府的责任,不是我的”,“我不愿意打断我的腿,去跑这荒山野 地高低不平的路”。而淳朴、慷慨、好客的乡村牧羊人芬内尔为 招待陌生访客不顾妻子的不乐意而执意又满了一缸子蜂蜜酒 给陌生客人喝。芬内尔和残忍自私的绞刑吏在这里构成了鲜 明的对比。体现了人性的变化。 三、悲剧意识 哈代小说的悲剧意识来源在于他对资本主义工业文明与 乡村宗法文明的撞击的深刻的感受和体验。宗法社会里传统 的伦理关系和价值观念遭到了新文明的践踏。然而,这种残酷 的违背宗法情理的变化又是历史发展的必然。基于这种忧虑 和困惑,哈代在小说中真实反映了新旧两种文明形态的撞击 带给小说主人公的悲剧命运。在哈代看来,他的主人公的悲剧 是对十九世纪下叶宗法制农村中个体农民艰苦的挣扎过程以 及他们心灵上创伤的真实写照,是对人类命运的焦虑探索。哈 代的悲剧意识具体表现为个人悲剧意识、社会悲剧意识和生 命悲剧意识。哈代经常在他的小说中描述乡村农民的艰难处 境,特别是小说中的人物对自己的命运没有掌控能力。在《三 怪客》中,主要是由钟表匠的个人悲剧来体现。他的悲剧命运 74 根源在于19世纪中后期,威塞克斯个体农业经济在资本主义 工业文明的冲击下走向崩溃。个体劳动者由此陷入经济困境。 文中的钟表匠由于失业很久.陷入经济困境,家里穷得连饭都 吃不上,因此白天盗了一只羊。他也因此而落得被判死刑的悲 剧命运。哈代小说中的悲剧主人公通常在个体生命意志的驱 使下挣扎和反抗,如苔丝、裘得,但最后却都进入悲惨结局。在 小说中.钟表匠在得知第三个陌生人的身份之后所表现出来 的镇静和勇敢是有目共睹的。他机警地躲避任何可能暴露身 份的话语和行为,如“本能地藏手”,沉着地和唱绞刑吏的歌。 尤其是当他的弟弟出现在门口的时候的临危不乱更给读者留 下深刻印象,他一面用酒泼了一地,一面用低音和唱道:“上帝 可怜他的灵魂吧f,'机警地提示他的弟弟不要暴露实情。此后, 虽然他逃离了第二天的绞刑。但无论如何追寻他的行动却在 进行着。他可能不得不一辈子躲藏在人世间继续抗争。这就是 钟表匠个人悲剧:虽经过反抗却难逃悲剧命运。哈代笔下的悲 剧主人公一直不屈不挠地反抗到生命终结.这是悲剧精神。正 是这一点,构成了哈代小说独特的撼动读者心灵的悲剧魅力。 哈代的悲剧意识不仅是再现社会内容,更多地由个人悲剧引 发出对人类生存状况和未来命运的客观思考。钟表匠的故事 代表着一群农民的生存境遇。他们的命运何去何从,在哈代看 来正如钟表匠的最终下落不明一样都最终悬而未绝,由此,哈 代表达了对这类人群命运的焦虑探索。 综上所知,哈代的《三怪客》是一篇典型以乡村生活作为 立足点,对现代文明以大胆批判,对人类命运以探索的短篇小 说。它可以说是哈代短篇小说作品的优秀代表之一。 参考文献: [1]哈代著.张玲译.三怪客[M].北京:解放军文艺出版社, 1997年. 万方数据 麴型婴兰塑塑■盈 instead of letting well alone--and so off and so on.Illl 1 was afeard of I had made a mistake coming to her to find out what was going on in the town;but by and by she dropped on to pap and the mur— der,and then 1 was pretty willing to let her clatter right along.She told about File and Tonl Sawyer finding the twelve thousand dollars (only she go/it twentyl and all about pap and what a hard lot 1 was,and at last she got down to where 1 was murdered. 例(2): I took the sack of corn nlea【and took it to where the canoe was hod, and shoved the rifles and branches apan and put it in: then I done the same with the side of bacon:then the whiskey-jug. I took all the coffee and sugar there was.and all the ammunition;I took the wadding;I took the bucket and gourd;I took a dipper and a tin cup,and my old saw and two blankets,and the skilled cof- fee—pot.I took fish-lines and matches and other things,every— thing that was worth a cent,I cleaned out the place.1 wanted an ax,but there wash’t any.only the one out at the woodpile,and 1 knowed why 1 was going to leave that.I fetched out the gun and nowlwas doBe 2.语法特征 小哈克所犯下的语法错误可谓数不胜数,俯拾即是。其语 法错误主要表现为:双重否定表示否定、不区分单复数、不规 则词尾变化、主谓不符等。 例(1): I never said nothing.because 1 warn’t expecting nothing dif- ferent;but l knowed mighty well that whenever he got his plan ready it wouldn’t have none of them objections to it. 例(2): Well,early one morning we hid a raft in a good safe place about two mile below a little bit of a shabby village, named Pikesville·-- 例(3) So 1 started for town in the wagon,and when 1 was halfway I see@saw)a wagon coming,and sure enough it was Tom Sawyer, and I stopped and waited till he eome(=eame)along.I says(=said) “Hold on!”and it stopped alongside··· 例(4): In the morning we was up at break ofday,and down to the nigger cabins to pet the dogs and make friends with the nigger that fed Jim—if it was Jim that was fed.一The nigger was just getting through breakfast and starting for the fields;and Jim’s nigger was piling up a tin pan with bread and meat and things:and whilst the others was leaving,the key come from the house. 3,句法特征 鉴于哈克语言口语化特征鲜明,其句子短小,结构简单, 最常见的是包括一个主谓结构的简单旬.及用and,but,then 或分号连接的并列句,偶尔出现复合句。 例(I): It made me shiver.And I about made my mind to pray.and see ifI couldn’t lit to quit being the kind ofboy 1 was and be bet— ter. So I kneeled down. But the words wouldn’t come. Why wouldn’t they?It warn’t no use to try and hide it from him,Nor from me.neither.r knowed very why they wouldn’t come?It was because my heart ward’t right;it was because 1 warn’t square;it was because 1 was playing double.1 was letting on to give up sin, but away inside of me 1 was holding on to the biggest one of a11.1 was trying to make my mouth say 1 would do the fight thing and the clean thing,and go right to the nigger’s owner and tell where he was;but deep down in me I knowed it was a lie.and he knowed it. You cannot pray a lie—I found that out. 二、英语儿童语言的汉译 文学作品中。英语的儿童语言通过语音、词汇、语法变异 等手段来体现.而汉语则主要通过词汇变异来显示其差异。两 者之间的不平衡性给英语文学作品中的儿童语言的汉译带来 了很大的困难。下面以《哈克》为例,来探讨英汉文学作品翻译 中儿童语言汉泽的处理方式。本文比较的是张万里和许汝祉 所译的两种版本。 例1:I took the sack of corn meal and took it to where the ca— noe was hod,and shoved the vines and branches apart and put it in:then I done the same with the side of bacon:then the whiskey— iug.1 took a11 the coffee and sugar there was,and all the ammuni— lion;1 took the wadding;l took the bucket and gourd;I took a dip— per and a tin cup,and my old saw and two blankets, and the skilled coflee—pot.I took fish—lines and matches and other things. everything that was worth a cent.I cleaned out the place.1 wanted an ax,but there wash’t any,only the one out at the woodpile, and I knowed why 1 was going to leave that.1 fetched out the gun and nowlwas done. 这段文字是哈克描述自己出逃前的准备活动。哈克被道 格拉斯夫人收养后,被逼进校读书,侥幸认识几个字。但他厌 恶上学,经常逃学上课.在所选的这段叙述中,可以看出哈克 的语言特色在词汇和语法层面都有所反映。 下面让我们来看以下这段文字的汉译: 张译:我把那口袋玉米面背到藏独木船的地点,拨开藤萝 和树枝,把他放在小船上。我又把那腌好的半支咸猪扛来,然 看再抱那个酒瓶:我把所有的咖啡和白糖都拿来了,还加上所 有的弹药:我拿了塞弹药的东西,还有水桶和水瓢;拿了一把 勺子和一个洋铁杯,我那把旧锯和两条毯子,还有平底锅和咖 啡壶。我还拿了鱼丝和火柴,和许多别的东西——凡是有点用 处的东西都拿来了。我把那个地方给搬空了。我需要一把斧 子,可屋里没有.只有外面劈柴堆那里放着的那把。但是我要 把它留下是有缘故的。我把枪也拿来,现在我算是预备好了。 许译:我拿了那袋玉米粉,拿到藏那只独木舟的地方,拨 开了藤萝枝桠,放到了小舟上。接着把那块腌肉和威士忌酒瓶 放到了小舟上。还拿走了所有的咖啡和糖.还有所有的火药, 也全部带走。我还带走了塞炸药的填料,还有水桶和水瓢。还 有一只勺子和一只洋铁杯子。还有我那把锯子和两条毛毯。还 有平底锅和咖啡壶。我还带走了钓鱼竿、火柴和诸如此类的东 西——凡是值一分钱以上的东西,一股脑带走。我把那个地方 都给搬空了。我需要一把斧子,不过没有’多的了,只有柴堆那 边唯一的一把了。我懂得为什么把这个留下来。我找出了那杆 枪。这样,我此时此刻,一切都搞定了。 让我们看一下译文中对于这些语言特色的处理。首先,在 词汇层面上:哈克使用的词汇,除了源自法语的ammunition之 外.大部分都出自本族盎格鲁撒克逊语。这些词汇短小、具体、 而效果直接,在短短一段文字中,重复七次使用took一词,表明 哈克的词汇很少,无法变换自己的词汇来描述自己的行为。也 许哈克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因而在最后一句话中使用了fetch 一词.但因不常使用该词,哈克对其用法并不了解。Fetch本身 是及物动词,他却在后面加了out,这显示了小哈克急于向读者 展示他的学识。但又弄巧成拙。充分体现出他的童趣。 张译对这些词汇变异采用汉语的口语词来处理,如把ca— hoe译成“小船”或“独木船”,把wadding译成“塞弹药的东西”。 许译也是采用词汇手段来反映原文的词汇特色,如“值一分钱 以上的东西”、“一股脑”都具有显著的口语化特色。对于took 的重复使用,两种译文都采用了相应的重复手段,比如两文都 使用了好几个“拿”、“还”等词,在词汇层面达到了统一。张译 除使用“拿”、“还”之外,还使用了一些其他动词,如“背”、“扛” 和“抱”.这在某种程度上增加了译文的可读性,但似乎与作者 重复使用took来表现词汇缺乏这--grJ作目的相背离。相比较之 下,许译特意重复使用“拿”、“带”等词汇,充分体现作者这一 创作目的,因而更加忠实于原文风貌。但是笔者以为.两篇译 文在处理词汇时还有不当之处。如张译中把I knowed why l was gotngtoleavethat译成“但是我要把它留下是有缘故的”, 而“缘故”一词在汉语中属书面语体,较为正式,很难想象会出 自一个受过很少教育的孩子之口,这种译法也抹煞了哈克的 童趣。许泽采用懂得一词,虽比张译口语化一些,但是哈克的 天真味道在译文中仍没有体现。张译还把Now 1 was done译成 “现在我算是预备好了”。1was done在英语当中是极为口语 化的表达方式。而“预备好了”在中文中就属于正式语体了,因 75 万方数据 英汉表 示人 的后缀比较 何春秀 (温州医学院,浙江温卅I 320035) 摘要:英语是形态语言,汉语是非形态语言。两者在语 言形式上差别巨大。词缀在英语中是一种十分活跃的构词手 段,而古汉语几乎没有词缀。但是,语言是发展变化并且相互 影响的。由于受到其他语言的影响,词缀现象也出现在现代汉 语中。其中.又以后缀最为丰富。本文以表示人的后缀为例.对 比英汉两种语言语法和语义功能的趋同性和相异性。 关键词:形态语言非形态语态词缀后缀表人后缀 1.引言 众所周知.英语和汉语是属于完全不同语系的两种语言. 英语是形态语言,汉语是非形态语言。词汇形态学从本质上来 说是一种语言形式的对比,而对于语言形式如此迥异的英语 和汉语来说,两者在语言形式上更多的是差别。比如.英语的 构词手段丰富多样,有派生、复合、拼合、截短等等。其中,词缀 作为一种构词手段十分活跃。而古汉语极少有词缀,也就不存 在前缀、中缀和后缀的归类。但是现代汉语由于吸收了其他语 言中词缀的优势.产生了不少的词缀.其中又以后缀最为丰 富。通过比较分析.我们发现英语和汉语中表示人的后缀具有 相同的语法功能.但在语义功能上又有所区别。 2.英汉后缀 英语词缀是与某个词根结合构成另一个词的一个或一组 字母,如一un,一er等。它的分类较汉语复杂。从性质上来说,它 有派生性词缀和屈折性词缀。从结构上来说,它有前缀、中缀、 后缀。英语后缀的定义十分简单,由定位性来决定j附加在一 个词后的一个或一组字母即为后缀(suffix)。它绝大多数是粘 着性词缀,如一er,一or。还有少数像一man这种过渡性的词缀,如 chairman,postman。 汉语是表意语言.它不受主谓一致或支配关系的语法约 束.因此也就不存在屈折性词缀。也有语言学家说汉语中没有 屈折或派生语素,因此汉语没有屈折和派生可言。(胡壮麟 2003:58)但是,一般认为,现代汉语中所有的词缀形式属派生 性词缀。与英语不同的是,这些派生性词缀大多数是自由语 素.本身有独立的词义,可做独立的语法成分.如“夫”、“家” 等。但是当这些词与其他词结合用作词缀时,原实词的词义弱 化,如“子”(妻子,嫂子),并不具有“儿子”这个含义。 汉语关于后缀的定义考虑的因素比较多。赵元任先生 f1968:219)对汉语后缀的定义是:“汉语中的后缀是虚语素,多 数是轻音,出现在词末,标示该词的语法功能。”这在指出了词 缀的意义虚化、位置固定、标示词性的特点之外.还提出了词 缀在语音形式上多为轻音的特点。但是,这些特点不是适用于 所有词缀。轻音不是汉语词缀的特征。许多词缀都不发轻音。 汉语中表示人的词缀,除虚词语素“阿”(阿姨)和“老”(老王) 外,多为实词语素。所以,这个定义可以更加简化。我们根据许 余龙先生鉴别一个汉语语素是不是后缀的办法:看它是不是 一个出现在词末并标示语法功能的虚词素。f许余龙1992: 1351这里主要依据的是词缀的定位性和意义虚化。汉语中表 示人的后缀能产性强,使用广泛.同时又跟英语中同类性质的 后缀在语法和语义方面存在异同点,具有进一步研究的价值。 ’3.英汉表示人的后缀的语法功能比较 就语法功能来说,英汉两种语言中表示人的后缀可以就 表示意义和标示词性两个方面比较。前者两种语言基本趋同, 都是表示具有某种特征或从事某种职业等属性的一类人。 英语中的表示人的名词词缀:一an American.Canadian:一 ant occupant,habitant;一ent student;-at beggar;一ard dullard, drunkard;一arian vegetarian;一crat technocrat;-ee employee,in— terviewee;一eer mountaineer;一er teacher,farmer;一ese Chinese, 而与原文风格不符:许汝祉将其译为“一切都搞定了”,无论是 在语体上还是在体现哈克的语言风格上都达到了与原文的对 等。但是许汝祉却把哈克口中的now译成文绉绉的四字短语 “此时此刻”,反而不如张译中的直译“现在”,这似乎又与他自 己的翻译原则相背离。 其次,在语法层面上,旬中不合语法的成分进一步展示了 哈克受教育的程度.如把I did the same说成I done the same。两 位译者也只是把它们当作正常的语法来翻译。这是因为汉语 中的动词并无形态之分,找不到相应的变体的表现形式。 再次,在句法层次上,大部分句子都是由一系列的then, and以及分号充当连接词连接的简单句或并列句。两种译文对 于句法上的变异是通过重复使用连接词“还”来处理的。对于 像I took all the sugar and coffee there was这种句法变异.译者也 未采取任何特殊的处理手段,分别直译成“我把咖啡和糖都拿 来了”和“还拿走了所有的咖啡和糖”,两者在意义上并无差 别。但是笔者以为,对于句法结构上的变异.译者还可以在译 文的词汇上作些改变,来体现原文的这种变化,窃译为“所有 的咖啡和糖我都没有放过”。 , 哈克的语言除了具有鲜明的口语化色彩外,还充满了童 趣,这就要求译者在翻译时,当多多加A一些具有儿童色彩的 表达方式,以求读者能够了解到哈克的天真与机智。 三、小结 文学作品中的儿童语言,英语通过词汇、语法、句法变异 来刻画童心童趣,而汉语则主要通过词汇变异来实现,这种表 达方式上的不对等,给儿童语言的翻译带来了很大的困难。由 以上对哈克语言翻译的分析可以看出.儿童语言的翻译不可 能是形式上的对等,也不可能做到形式上的对等,只能是在吃 透原文的基础上,充分发挥汉语词汇的特点,采取灵活变通的 手段,尽量重现儿童的天真可爱,在风格上达到与原作的“神 似”,也就是奈达所提出的“译文在译语读者中产生的效果应 等同于原文在原文读者中产生的效果”。当然.完全的对等是 无法实现的,译者所能做的是增大这种对等的程度。 参考文献: [I]Catford,J·C.A Linguistic Theory ofTranslation[M].Lon— don:Oxford University Press.1 965. [2】廖七一等.当代英国翻译理论【M].武汉:湖北教育出版 社.2001. 【3】张万里译.哈克贝里·芬历险记[M】.上海:上海译文出 版社.1979. 【4】许汝祉译.赫克儿贝里·芬历险记[M】.南京:译林出版 社.1998. 【5i+耀信.美国文学史【M】.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1990. [6]姚全兴.儿童文艺心理学[M】.重庆:重庆出版社,1990. [7】张之伟.中国现代儿童文学史稿【M】.华东师范大学出 版社.1993. 【8】郭建中.文化与翻译【M】.北京:中国对外翻译出版社, 2000 万方数据
展开阅读全文
  皮皮文库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儿童语言与翻译——由《哈克贝里 芬历险记》看儿童语言的汉译.pdf
链接地址:http://www.ppdoc.com/p-10914169.html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18 皮皮文库网站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2026657号-3 

收起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