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诚信伦理的现代诠释与整合.pdf

收藏

编号:20181110220950453614    类型:共享资源    大小:600.18KB    格式:PDF    上传时间:2019-02-16
  
2
金币
关 键 词:
儒家与 儒家的 儒家诚信 的现代 现 代 儒家伦理 儒家诚信伦理 儒家的诚信 pdf 儒 家伦理 现代诚信
资源描述:
儒家诚信伦理的现代诠释与整合 鄯爱红 (北京行政学院哲学教研部,北京100044) [摘 要】 儒家诚信伦理传统作为一种重要的精神资源在现代社会仍有价值,但其局限 性也是显而易见的,只有经过转型、更新,才能适应现代社会的要求,成为现代社会诚信的伦理 基础。具体说来,应从诚信伦理观念、诚信伦理生活、诚信伦理制度三个层面对儒家诚信伦理 进行现代诠释和整合。在这个过程中,权利意识的确立是重构现代中国诚信伦理的关键。 [关键词] 儒家;诚信伦理;现代转化;权利意识 【中图分类号]B824.3 [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 1000.5420(2002)05.0026—08 现代中国的社会伦理生活经验表明,儒家的 诚信伦理作为一种重要的道德资源依然发挥着独 特的作用和影响。儒家的诚信伦理传统不应当也 不可能被简单抛弃,经过合理的转化,必然能成为 现代社会诚信的伦理基础。但是,儒家的诚信伦 理不能满足现代市场经济的要求,需要对之进行 现代诠释与整合,方能成为现代社会诚信伦理的 基石。也就是说,相对于现代社会生活的要求,儒 家诚信伦理有其局限性,在某些方面与市场经济 的要求甚至是相冲突的,具体表现在: 1.信从于礼,信非大义 有人认为,儒家思想有着强烈的等级性,但 “诚信”是少有的平等性规范之一,可以直接成为 现代社会的伦理规范。其实不然,儒家的“诚信” 并没有摆脱“礼”的制约,同样是以对宗法等级制 度的信守为前提和要求的。所谓“不僭不贼,鲜不 为则,信也”(《左传·昭公元年》),“人所以主信知 勇也,信不叛君,知不害民,勇不作乱”(《左传·成 公十七年》),“弃君之命,不信”(《左传·宣公二 年》),都表明“信”同样是在维护等级名分制度的 前提下来协调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关系的。孔子非 常重视“信”,把“信”看做是“吾日三省吾身”之一 省,“文、行、忠、信”四教之一,“能行五者于天下为 仁矣”的五德中的一德(其他四德是“恭、宽、敏、 惠”)。但在孔子那里,“信”只是普通人也常具有 的品质,而不是最高的品德,忠信虽如底色、如璞 玉,但须修饰、雕琢,不然就有蔽:“好信不好学,其 蔽也贼,好直不好学,其蔽也绞。”从孔子论“直”中 也可以看到“信”的从属地位:“吾党之直者异于 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直”就 是不隐瞒,就是诚信,但“直”要服从于孝道。可见, 在儒家那里,“信”并不是一种普遍的基本的道德要 求,而是从属于“亲亲”、“尊尊”、“贤贤”等大义的。 孔子特别强调两种“信”:一是友信,即朋友之 间的信;二是民信,即对民众的信,如“民无信不 立”、“上好信,则民不敢不用情”等。虽然第二种 “信”不仅是指个人交往之信,而且也是一个政治 责任的问题,是“大义”问题,但也只是就统治者个 人的德性而言的,离社会伦理层次相去甚远。而 [收稿日期】2002.05—21 [作者简介] 鄯爱红(1965一),山西太原人,哲学博士,北京行政学院副教授,主要研究伦理学。 一26— 万方数据 且,正因其“太接近政治,而受了等级政制的牵连”, 诚信方不被列入基本道德义务之列。[1](P152) 在传统的社会经济生活中,血缘的纽带、宗法 的纽带再附之以不可交易但可继承的土地财产纽 带,形成了以特权界定的垂直封闭生活系统,人们 相互之间一开始便以特定的“身份”确立相互关 系,这种“身份”是世袭的,不可能通过平等的市场 竞争重新界定。因为这里根本不存在交易,人们 之间的联系不是通过平等的交易买卖来实现的。 在道德世界里,强烈的人身依附成为普遍的要求, 诚信也不可能超越这种按照特殊身份界定的等级 要求。所以说,传统的诚信道德并不是一种普遍 的基本的道德原则,只是维护封建礼制秩序前提 下的附属性原则。 2.信近于义,信不及利 传统社会是一个严格、完备的等级社会,在强 烈的人身依附关系中,不是普遍的原则而是特权 才是维护社会秩序的主要力量。建立在传统社会 关系基础之上的儒家伦理本质上是一种等级秩 序,一种特殊伦理。诚信作为人与人相互交往的 道德要求,只是“义”的注释,并不能独立发挥作 用。孔子日:“信近于义,言可覆也。”(《论语·学 而》)如果信约符合义,就可以履行这信约。但是, 如果信约不符合义,怎么办呢?传统的“信”是与 “义”结合在一起的,“讲信”总是与“重义”相连,或 者说“信”随“义”走,“义”指向哪里,“信”就实践到 哪里。孟子说:“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 义所在。”(《孟子·离娄章句下》)信必从义的意思 非常明确。《毂梁传》说:“言而不信,何以为言。” 似乎很强调信,但马上接着说:“信之所以为信者, 道也;信不从道,何以为信。”信是否为信,还要由 其中是否载道,或是否合道来决定。孟子说:“父 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 信。”认为这是尧舜使契为司徒时所施的“五教”。 董仲舒在《举贤良对策一》中提出:“仁、义、礼、智、 信,五常之道,王者所当修饬也。”正式形成与“三 纲”相配的“五常”,但“信”居于“五常”之末,主要 是在朋友一伦中起作用,在与其他义务如孝亲、忠 君相矛盾时还是要服从它们。 在儒家那里,“诚信虽然不是第一位的,要服 2002年第5期中国人民大学学报● 从其他原则,但这原则肯定不是功利,不是快乐, 更不是一己之特殊目的和欲望”…(P15¨。“信”服 从的其他原则依然是道德,是“义”。信随义走,义 外在于利,加之长期以来我们一直实行计划经济, 是由计划指令而不是由市场来调节人们的利益关 系,这就使得中国传统的诚信观念一直跟着“义” 在“利”以外游走,在“利”的世界,便因失去了“义” 的支撑,而显得苍白无力。儒家传统的诚信观是 一种以“良心”、“诚意”为基础的诚信观,是一种不 求功利、只讲道义的诚信观。“讲信”总是和“重 义”相连,“背信”总是和“弃义”相关。一个诚信的 人必定是重义的君子,一个讲利益的人必定是背 信弃义的小人。以这种“信不及利”的诚信观看待 市场经济中的交易关系,就难免把符合市场经济 精神的既利己又利他的求利行为说成是“背信弃 义”,而践踏信用的欺诈和假冒伪劣行为也在市场 经济的招牌下堂而皇之,从而引发信用秩序的混 乱。 3.信通于忠。重诚轻信 “诚”和“信”二字在古代意思相近,《说文解 字》以“诚”和“信”互释。但悉心体味,二者依然有 相别之处。“诚”是指真实的内心态度和品质,它 是道德的、内在的,重心在“我”。“信”是指“使人 信任”,不仅是指个人的诚实无欺,更主要的是关 注他人对自己的态度;它是外在的,不一定是道德 的,其重心不在自己,而在他人。但在早期儒家思 想中,“信”与“忠”相通,其重心在“我”不在他。 “忠”字从字形上看,是心在中间,“出自心意为忠” (《国语·周语》)。“忠”就是内心的意思,是指对人 对事无不尽心的态度。“忠”“信”二字,“名虽不 同,总其实而言之,不过良心之存,诚实无伪,斯可 谓忠信矣”(《陆九渊集》卷三十二《主忠信》)。 “忠”就是不欺骗,“信”就是不说谎。“忠”和“信” 虽然名词不同,究其实质,都是指恪守良知,诚实 不伪。因此,古人也常将“忠”和“信”连用。 诚信在不同时代的思想家那里,其内涵各不 相同,但有一个共同的倾向,即“重诚轻信”。儒家 的诚信,重心在“我”,而不在人,诚信的根本目标 不是工具性地确立私人活动空间的界限,进而为 解决各自的利益争端作筹划,而在于个人品德的 一27— 万方数据 l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02年第5期 完满。孔子讲“忠信”,以“尽己”之“忠”饰“信”。 孟子的“四端”说中未涉及“信”,在“五伦”的最后 一伦中谈到“朋友有信”。以后,董仲舒将之发展 为“五常”。较“信”而言,孟子更重视“诚”,他说: “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孟子·离 娄上》)《中庸》进一步把“诚”看做一种与他人无涉 的自我修养的境界,所谓“诚者,自诚也”,“成己成 物”,“不诚无物”。“诚”作为一种自我修养的方 法,历来皆被看做儒家“学以至圣”的法门。 宋明时期,“信”的地位更加下降,理学家由强 调外在的“五常”转而重视内在的“四德”,“信”只 对“仁义礼智”四德有证实的作用,如伊川说:“性 中只有四端,却无信,为有不信,故有信字。”(《二 程遗书》卷十八)朱子说:“木仁、金义、火礼、水智 各有所主,独土无位,而为四行之实,故亦位而为 四德之实也。”(《朱子文集》卷56,“答方宾王”)宋 儒不重视伦理关系中的“信”,却甚重个人修养中 的“诚”。但此“诚”是本体,是“天之道”,与今天的 诚信不完全相同。 中国传统诚信文化的心理基础是“羞耻心”情 结,即所谓“知耻近乎勇”。现代社会,人对自己消 极行为的社会后果,仅仅局限于道德反省、良心自 责还不够,还必须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接受法律 的制裁。现代社会的诚信不只是一种良知和修养 方式,它是由经济基础决定的、在经济交往中规范 人与人关系的准则。诚信是诚实和信用的概括, 是信用、信义和信誉的总和。诚实表现为个人自 身的品行、品德、修养、情操,信用则表现为个人对 责任、义务、契约、承诺兑现的可靠程度。信用优 良并不说明这个人完全就是诚实的;一个诚实的 人,也不见得就能完全承兑他的信用保证。内在 的信义是由外在的信用和信誉所铸就的,基于自 由和选择基础上的责任和承诺应成为现代社会信 用伦理的主要特征。 诚信传统的现代转化,就是从旧的、传统的诚 信观走向新的、现代的诚信观。有学者在谈到儒 家伦理传统的现代转化问题时将之分为三个层面 一28一 来讨论:(1)社会伦理精神或价值观念的转化;(2) 社会伦理生活传统的经验变化;(3)社会伦理秩序 的整体转化。[2](P252’这为我们研究传统道德的现 代转化提供了一种普遍的思路。关于诚信传统的 现代转化,也可以从这三个层面进行分析。 1.诫信伦理观念层面的转化 所谓社会伦理观念,可理解为某一历史时期 内,在社会生活群体中所形成的一种具有普遍导 向意义的道德意识和观念。任何一种观念的现实 性基础只能是它赖以确立和生存的社会经济基 础。社会经济基础的变化将会导致两种可能的情 形:其一,一种观念被另一种观念所取代,但原有 的观念并未销声匿迹,而是以历史观念(传统)的 形式,作为社会的文化心理结构和个人的行为规 范而存在。其二,社会经济基础的变更使原有的 观念自身发生“转构”,即在与新观念的相互冲突、 相互交融中旧的观念得以充实和修正,成为适应新 的经济基础的观念。诚信观念的命运当属于后一 种。 诚信作为中国传统的道德范畴之一,曾与仁 义礼智并举,对中华民族的社会生活、思维方式、 价值观念产生过重要的影响。今天,诚信作为一 种富有生命力的传统观念,依旧在我们的社会伦 理生活,特别是家庭、社群和个人德性生活中起着 重要的作用。但是,传统的诚信观念和现代市场 经济所要求的诚信观念在内涵和外延上有一定的 差异,需要对之进行充实和扩展。 就诚信所蕴含的精神而言,需要实现品德诚 信向责任诚信的充实和转化。儒家学说的一个重 要特点是不重视普遍规则的厘清和确立,而是教 人随时随地去做道德修养工夫。道德判断和道德 抉择根本上是一种在具体的处境中立身处世、学 以为人的艺术。在儒家,道德规则之于道德实践 始终是第二义的。虽然诚信一直是人们称赞的美 德,但若不与特殊场合下的机智相结合,就会被人 视为木讷、呆板。诚信无论在圣人的思想中,还是 在国人的道德实践中,都不是最基本的道德义务, 甚至也不体现为一种规则,而主要是一个因人因 事之不同而当机指点的德性概念。 现代社会,诚信必须由内在的品德转化并提 万方数据 升至责任,才能充分发挥效用。市场经济最显著 的特点是通过交换实现资源的配置,实现人与人 之间的经济联系。交易是市场经济的基本运行方 式,它从根本上打破了自然经济条件下封闭的生 活方式,也从根本上改变了人们的道德生活方式。 如果说等价交换构成了现代经济社会的伦理基 础,那么,信用原则则是现代市场经济运行的游戏 规则。市场经济的一切制度设计、运行方式,都体 现着信用关系,但现代社会的信用不同于以品德 为中心、以个人心性修养为依托的传统诚信观。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从道德上判断一个人的价值, 不仅要看他是不是诚实,而且还要看其值不值得 信任,有无让社会、让他人,尤其是让与其有利益 关系的人信任的能力。 就诚信观念的外延而言,就是要由“信不及 利”扩展至“以信求利”,即将诚信扩展至利益领 域,作为规范人们求利之心、之行的主要原则。现 代社会的诚信危机不能简单归之于社会和个人道 德水平的下降,其中也有以传统诚信观念看待、评 判现代社会关系状况的因素。传统社会是一个熟 人社会,交往、交换极不发达,诚信主要是规范日 常人伦关系,且因为大家有着一生都不可变更的 血缘、亲缘关系,一个人失去了信誉即意味着将一 生背着背信弃义的恶名,遭到亲人、朋友的唾弃。 在一个以人情关系为人生重要内容的社会,这种 道义上的惩治会使一个人的生存环境恶化,这种 失信的代价是很大的。现代社会,人与人交往的 空间日益扩大,交往的内容日益复杂,单靠无字无 据的君子协定不足以约束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特 别是在利益交换过程中。当人们以适应熟人社 会、人情社会的主要用以规范人伦日常关系的诚 信观看待、评判现代社会经济领域和政治领域的 各种关系时,难免会得出诚信危机、信用缺失的结 论。 市场经济所蕴含的伦理精神首先在于对个人 利益和权利的尊重,在于义与利的统一,在于对诚 信的普遍追求。目前,社会各界都在呼唤诚信,既 说明诚信的缺失,更表明诚信的不可或缺,尤其是 在求利过程中。这就要求我们重新诠释传统的诚 信观,承认追求个人利益和诚信原则并不总是冲 2002年第5期中国人民大学学报I 突的,甚至可以说是根本一致的。在市场经济条 件下,诚信不仅仅是一种出自道德动机的品质,而 且还是一种明智的行为准则。在一个制度健全的 社会,诚实常常能比欺骗给一个人带来更大的好 处,从长远和总体来看尤其是这样。 观念的存在或表现方式总是理论化、意识化 的,它通过历代思想家的学术传承得以流传,又以 意识的形式存在于人们的头脑中。与生活层面和 制度层面的转化相比较,观念层面的诚信的转化 有自身的特点和方式。首先,社会诚信意识范式 和与之相应的诚信观念的培育。观念的转化具有 先在性的特点,因而首先有赖于人们诚信意识的 自觉,有赖于人们诚信意识和诚信心理的改变,有 赖于整个社会的诚信观念的改变。因此,诚信意 识和与之相应的观念的培育就成为建立现代信用 文化的一个重要方面。其次,对传统诚信文化的 重新诠释和论证。传统文化中包含着丰富的诚信 道德资源,如何将之进行新的诠释和论证(包括理 论形式、实质内容及话语方式等方面)是使传统诚 信伦理适应现代社会要求的重要一环。第三,只 有当一种观念成为社会普遍认同的观念从而取代 了原有的观念时,观念的转化才得以完成。诚信 观念转化最终完成的标识不仅是理论形式和话语 形式的转化,更主要的在于它在社会生活中能够 得到普遍的落实。第四,传统诚信伦理观念的转 化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它是伴随着市场经 济的发展、社会结构的变迁,在与新的诚信观念的 冲突与融会中逐步实现的。 2.诚信伦理生活层面的转化 一种传统的生成与传递方式最主要的是生活 实践的方式。生活的传统才是观念传统的真实生 命之所在。当我们说儒家伦理是中国传统社会的 主导伦理时,不只是就社会道德意识形态而论的。 儒家传统伦理的主导地位不只是表现为它对中国 传统社会文化价值观念系统的支配性,更重要的 是表现在它对人们日常道德生活的影响。经过清 末的理学批判到五四运动“打倒孔家店”的激进主 义道德革命,直至“文化大革命”和“批林批孔”等 史无前例的反传统、反“孔孟之道”的激烈清洗,儒 家伦理仍然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中国民众的日常 一29— 万方数据 _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02年第5期 伦理生活和道德心理。[2](P258’讨论诚信伦理生活 的转化涉及两方面的问题:一是儒家诚信伦理思 想是如何以强大的生命力对国人的道德生活实践 发挥持久影响的;二是现实的诚信伦理生活需要 在哪些方面实现转化以及如何转化的问题。 儒家文化之所以经久而不衰,至今仍有生命 力,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其作为封建社会“独尊” 的思想体系,已经通过各种方式成功地生化成了 人们日常道德伦理生活的基本范式。诚信道德观 念和意识作为儒家思想的一个组成部分,是从属 于整个体系的。以独特的方式发挥作用的诚信观 念和其他观念一样,经过历代思想家的注释、教化 和现实生活中人们的体会、践行,已经成为人们的 一种生活习惯,并以此影响着人们的生活实践。 相对于自觉形态的理论、原则、规范、制度,习惯与 人的日常行为更切近,常常以合乎自然的方式制 约着社会成员的行为。 与现代社会生活的要求相适应,传统诚信伦 理生活需要由日常生活层次扩展到社会伦理层 次,从“特殊主义”诚信上升到“普遍主义”诚信。 诚信伦理主要有两个层次:一是日常生活伦理,主 要指家庭伦理、个体道德层次;二是社会伦理层 次,包括社会公共伦理生活、制度伦理和社会伦理 价值观念等。儒家诚信传统主要体现为日常生活 伦理层次的道德观念,其适用范围主要局限于朋 友之间、熟人之间,其交往特点是经常性、无选择 性、不对等性。所谓经常性,就是相互来往的人是 经常见面的熟人,他们之间存在着或血缘的或业 缘的或地缘的经常性的感情、工作、生活交流。所 谓无选择性,是指人与人之间之所以建立某种关 系,并不是自愿选择的,而是由于某种既定条件所 决定的。所谓不对等性,是指人们之间的关系不 是平等的,而是有尊卑等级的,人与人之间的权利 和义务是不对等的。这种建立在血缘亲情基础之 上的诚信只在一定的圈子内起作用,超出了一定 的范围,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就成为无诚信可言的 “一锤子买卖”。 现实的生活状态是:一方面,“民无信不立”的 古训今天仍是绝大多数人的信条,在日常生活中, 人们也大多恪守诚信原则,特别是在人际交往中 一30一 (相对于社会经济生活和政治生活而言),言而无 信、说谎欺骗者往往为人所不齿。另一方面,特殊 情境中的说谎甚至是欺骗又被看做是足智的表 现。我们常常会看到这样的现象:一个人在自己 熟悉的人面前和不熟悉的人面前,在自己亲近的 人面前和与自己不相干的人面前,在上级面前和 在下级面前往往是两副面孔、两种规则。当今社 会最为缺乏的并不是(或者说主要不是)人伦日常 信用,而是社会公共生活中的诚信,尤其是企业、 政府及其官员对广大服务对象的诚信。 生活实践的变更并不总是和观念的变革同 步,不同步性是二者关系的主要特征,具体表现 为:(1)生活实践的超前性。在缺乏一定理论思想 指导的情况下,一些人首先突破传统观念,开创新 的生活实践。(2)观念的先在性。这主要表现为 一些精英人物基于社会发展规律丽对生活实践前 景所做的预见,这种预见以观念的形态出现并在 很大程度上对生活实践起指导作用。(3)观念和 实践相脱节。一些不具生命力和现实性的伦理思 想只能停留在理论层面,永远不可能化为活生生 的道德生活实践。生活实践的变化是与观念层面 和翩度层面的变更相伴相生、互相影响、互相促进 的,但与二者相比较,生活实践的变化最为漫长、 最为复杂,同时也是最为关键和根本的方面。具 体到诚信传统的转化,需要从以下几方面着手:首 先,要在调研基础上充分了解传统诚信文化和诚 信道德传统在生活实践中还保留了哪些,哪些目 前已经不复存在但有必要又有可能重生。第二, 在对观念形态和制度形态的传统诚信观进行现代 诠释和分析的基础上,设计、制定既接近生活实践 又能对生活实践起引导作用的可操作性的实施目 标。第三,借助观念培育、制度激励、道德教化、榜 样示范和舆论评价等力量,推进诚信传统在生活 实践层面的现代转化。 3.诚信伦理制度层面的转化 儒家诚信文化向现代诚信伦理转化的第三个 方面是从日常人伦层面的诚信向制度伦理层面的 诚信的转化。儒家传统的诚信伦理主要是基于地 缘、血缘基础上的人与人交往过程中的诚实守信, 主要依靠个人良心和无字无据的“君子协定”来约 万方数据 束各自的行为,缺乏相应的制度的保障。正如费 孝通先生所说:“乡土社会的信用并不是对契约的 重视,而是发生于对一种行为的规矩熟悉到不假 思索时的可靠性。”∞j这种基于血缘、亲缘、地缘 基础上的信用,其约束力、约束范围都极为有限。 如果说在传统社会由于交换范围的有限性,使得 社会在缺乏公共生活伦理和制度伦理层面的信用 伦理的条件下依然可以维持下去的话,那么,在市 场经济条件下,人们的交往日益普遍和复杂,交往 的范围日益扩大,不再局限于有限的范围和熟人 的圈子,非人情的交易也越来越多,传统的人伦信 用已经无法满足市场秩序的需要,必须借助于以 法律为保障的契约信用来维持。 现代社会的诚信伦理,不仅是基于亲情、血缘 关系的人伦信用,而且更加注重基于法律和契约 的社会诚信制度伦理的建设。所谓制度伦理,可 以从三个方面来理解:一是指关于社会基本结构 和制度的伦理研究,即对社会正式制度(包括政治 制度、经济制度、法律制度)所蕴含的伦理价值、道 德理念及外在的伦理效应的研究;二是指支持社 会政治、法律制度的文化、伦理基础,是制度赖以 有效运行、发展,给制度下的行为主体规定的道德 空间和界限;三是指社会伦理规范的制度化和法 典化。在这里,我们主要是就第三个方面来谈制 度伦理的,即我们所说的制度伦理特指着重从制 度方面来解决现实中的社会伦理问题,具体表现 为制定、完善和执行各种符合社会伦理要求的规 则。就诚信伦理的制度化而言,应包括两个方面: 其一,诚信伦理的社会化,即诚信逐渐由个人的道 德规范上升为社会普遍的伦理规范;其二,诚信发 挥作用的方式由借助个人的内在良心逐渐转化为 更多地借助社会制度的约束j 在现时代,在来自宗教伦理及传统德性伦理 等方面的约束减弱的情形下,社会伦理的调适更 应当从制度伦理层面来着手,这已经不是一个可 供选择的方案,而是一条必然的路径。就诚信而 言,在今天这样一个由科技一市场所引领的社会, 寄希望于靠主观的“诚”来达到“信”,不依靠制度 的完善而依靠德性的完善来建立一个纯良诚信的 社会,既不具有可能性,更不具有现实性。只有依 2002年第5期中国人民大学学报I 靠以法律为基础的信用制度的完善,才能培育良 好的社会信用秩序。 作为一种特殊类型的制度化形式,信用伦理 制度或秩序的转化和重建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 程。信用伦理的制度和秩序不同于社会政治、经 济制度或秩序,它具有较为隐性的特征。它虽然 也需要凭借社会政治力量来获得广泛的社会传 播,但更多的是通过道德传统、人际交往、家庭道 德教养等方式来传播、形成和改变的。道德的教 化作用肯定有利于社会诚信伦理的建立,从而有 利于降低社会交易成本,进而有利于经济繁荣。 但是,道德的教化作用能够达到什么样的程度,又 与社会经济、政治等正式制度有密切关系。正式 制度的变革有助于推动非正式制度(如诚信伦理 秩序)的演进。在短期内,正式制度的变革对于较 快地建立诚信秩序有更大的作用。因此,我们在 不断发出“毁信者最终毁自己”信号的同时,更应 该从制度上确保守信者得到奖励、失信者受到惩 治。应当尽快建立和健全社会信用体系,建立相 应的制度来保障信用伦理的生成。首先,应建立 一套制度,让政府在法律上成为公正的化身。政 府的公正是诚信原则最根本的保证。其次,按照 权利平等的要求,建立和完善严格的市场准入机 制、竞争机制、退出机制,打击和抑制特权。“无信 市不立,无法信不灵”。只有尽快建立起失信惩治 制度、个人和企业信用制度等,及时将那些毁信者 淘汰出局,让他们在遭到市场报应前就倾家荡产, 才有望形成谁也不敢冒失信风险、人人愿意靠诚 信致富的良好风气。 市场经济所要求的等价交换原则蕴含了建立 一个以诚信为中心的道德世界的要求,其深层的 伦理意蕴则在于对个体主体的权利的尊重。儒家 的伦理道德,比较而言,更重视个人在伦理关系中 的地位和身份,对个人应享有的权利和自由则不 太关注。这种不对称的权利义务关系是抑制以契 约为基础的诚信伦理生成和繁荣的重要因素。与 传统的从属于礼的义务型的诚信伦理不同,建构 一3】一 万方数据 I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02年第5期 现代诚信伦理,首先应以权利平等为价值取向。 只有承认并尊重每个人的权利,确立普遍的、平等 的权利观,才可能有普遍而彻底的诚信。权利意 识的确立是儒家诚信伦理实现现代转化、建立现 代诚信伦理观念的关键。 所谓权利意识,应是基于平等基础之上的对 双方权利的尊重,把对方与自己都作为权利平等 的利益主体的意识。在传统社会,人与人之间的 社会关系是一种自上而下的纵向关系而缺少横向 联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支配与服从的关系,个 人的权利和义务来自他在家庭或其他社会关系中 的身份,是身份而不是权利决定着个人的社会地 位和所应负的伦理责任。在这样的社会结构和社 会秩序中,权利和义务是不对称的,普遍的、平等 的权利是不存在的。例如,奴隶与其所有者的关 系就不是建立在平等的相互信任基础上的伦理关 系,而是主体对客体即奴隶主对奴隶的支配关系。 侯外庐先生在论及中国封建社会的等级、特权关 系时说:“中国封建制的等级是按品级、身份、地位 来划分的。在居民的等级分立上,封建法律规定 着有特权和无特权两大类,而在每一大类中间,又 各有若干不同的级别。……一般来说,在中国封 建的等级制度下,品级、家族、尊卑、贵贱、长幼、男 女、亲疏等等,都从法律上规定了章服和爵位的不 同名称。”【4j在传统社会的等级制下,机会占有量 的多少取决于特权拥有量的多少。这种特权往往 是“先天”的,不是通过后天竞争而获得的,在这里 不存在机会均等。在这样的社会结构中,人们不 可能有普遍的权利意识,有的只是支配者的特权 意识和被支配者的奴化意识。 在一个普遍主体没有确立的等级秩序中,不 可能有真正的平等权利,也就很难有真正的彻底 的诚信。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进行诈骗,实际上是 不尊重、不承认对方的权利,其前提是不承认普遍 权利的存在,对方的权利是不受保护的。既然可 以通过欺骗的手段获得而不受惩罚,欺骗的盛行 就不足为奇。因此,要确立和发展现代信用伦理, 必须首先培植根本区别于传统的依附意识和封建 特权意识的平等互利的意识。只有在有着普遍的 自我利益追求的普遍性的主体存在的社会里,相 一32一 互尊重、相互信任才能成为建立必要的社会伦理 秩序的基础。如果人们没有追求平等的意识,就 不可能有对现代信用的强烈要求;没有事先机会 平等的参与,就不可能有公平的交易;没有义务和 权利相一致的现代意识,就不可能有权利和责任 相对应的契约,基于平等互利基础上的诚信原则 也就不可能得到贯彻。 美国伦理学家彼彻姆说:“权利体系存在于整 个规则体系之中。规则体系可能是法律规则、道 德规则、习惯规则、游戏规则等等。””1权利意识 既是近代以来的法律意识,同时也是伦理意识。 权利意识的基础是现实的经济关系,即首先是对 产权的自觉与维护。产权是公民最基本的权利, 明晰的产权是社会诚信得以确立的基础。有学者 甚至指出:“信用本质上是一种产权关系。”∞1良 好的信用关系实际上意味着交易的各方当事人对 自己的资源有比较可靠、明晰的权利边界,并且, 交易当事人能尊重彼此之间的权利。在一个有强 制性特权存在的等级社会中,人们的权利和尊严 不可能得到保护,是权威的力量,而不是普遍的原 则在维持社会秩序。在这样的社会中,不可能有 强烈的平等权利意识,也不可能有维护信誉的强 烈要求。在这样的社会中,欺诈就不可避免,而且 欺诈有可能不受惩罚。 信用制度本质上是产权制度,良好的信用制 度意味着相对稳定、明晰的产权获得法律的保障。 如果在一个社会中产权不牢靠,权利边界不稳定, 诈骗不受惩罚甚至会变得合理,人们的权利与尊 严得不到保护和尊重,人们便难以产生对社会的 高度认同感,也就不可能有持久而坚定的诚信操 守。从经济人的观念来看,如果恪守信用而不能 有所收益,背信弃义倒有可能一夜暴富,那么,诚 信就完全成为追求道德高尚者的一种虚名,而与 实际利益无关,甚至与实际利益相悖。在这样的 社会中,诚信便不可能成为人们普遍信守的道德准 则,就会被大多数人作为一种包袱而抛弃。从这个 意义上说,只有明晰的产权才是人们追求长远利益 的动力,只有追求长远利益的人才讲求信誉。如果 没有明晰的产权,无法得知信誉的收益权归谁,人 们是不会有积极性去建立信誉和维护信誉的。 万方数据 作为一种权利,产权在那些依靠抽象的普遍 原则整合的公共性社会才是有效的,权利观念的 确立依附于一个信奉抽象的普遍原则的社会。中 国传统社会,不是信奉抽象的普遍原则的公共性 社会,也就不可能给产权提供有效的支持。在中 国传统社会,社会秩序的维护主要依靠政治权威 的力量,没有普遍而长远的规则,社会规则往往会 随个别统治者的观点和注意力的转移而改变。在 这种情况下,产权就不能得到强有力的支撑,个人 权利也往往停留于法律条文中,不可能在现实中 得到落实。作为基本权利的产权关系的不稳定和 混乱是社会信用缺失的一个重要因素。 市场经济打破了传统的依附关系,废除了封 建的特权等级。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商品交易成 为在追求自我利益的人们之间进行的等价交换活 动。等价交换只有在对对方人格或主体尊重的前 2002年第5期中国人民大学学报l 提下,把对方看做是与自己有着同样的主体性、同 样的人格的人时,才能得以进行。这不仅意味着 相互尊重的伦理要求在现代生活中具有重要的作 用,而且意味着要求建立在相互尊重基础上的诚 信伦理发挥应有的作用。现代社会诚信伦理秩序 的建立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不仅因为诚信伦理 秩序赖以确立的物质基础和社会主体的成熟都是 一个渐进的过程,而且因为诚信道德秩序的支撑 因素(包括相应的政治、经济、司法制度)也只能逐 步形成。权利意识的普遍确立有赖于产权关系的 稳定和明晰,因此,我们要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 把确立和保护个人财产权作为社会发展的重要任 务之一,并围绕这个目标的实现逐步改革一切不 适宜的政治经济制度,使政府成为可靠的财产权 利的保护者和诚信原则的维护者。惟其如此,才 能最终建立起现代社会的诚信伦理制度和秩序。 [参考文献] [1] 何怀宏.良心论[M].上海:上海三联书店, 1994. [2]万俊人.现代性的伦理话语[M].哈尔滨:黑龙 江人民出版社,2002. [3]费孝通.乡土中国[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 三联书店,1985.6. [4]侯外庐.中国思想通史(第四卷)[M].北京:人 民出版社,1980.37. [5]彼彻姆.哲学的伦理学[M].北京:中国社会科 学出版社,1990.296. [6] 党国英.经济学如何理解诚信【N].中国青年 报,2002—06—02. (责任编辑李理) The Modem Interpretati伽锄d Integration of C蚰fucian Honesty SHAN m—hong (Department of Philosophy,B刨ing Administrative College,B刨ing 100044) Abstract:A】though the Cbnfucian idea about honesty still has great value in our modem society as one kind of important spirit reS0urces, it shows obvious limitation which should be overcome by re—interpretation, transfomation and renewing so as to be adapted to the times and turned into the basis of modern social ethics.It is more specificaUy argued that Cbnfucian ethics of honesty should be re—interpreted and integrated from three levels:ethic idea,ethic life and ethic system of honesty. In the process of re—construction of modem Chinese honesty ethics,the key point is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consciousness of rights. Key words:Confucian;honesty ethics;modern transformation;the consciousness of rights 一33— 万方数据
展开阅读全文
  皮皮文库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儒家诚信伦理的现代诠释与整合.pdf
链接地址:http://www.ppdoc.com/p-10914112.html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18 皮皮文库网站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2026657号-3 

收起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