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文化对认知发展的影响.pdf

收藏

编号:20181110220839140653    类型:共享资源    大小:638.41KB    格式:PDF    上传时间:2019-02-16
  
2
金币
关 键 词:
文化的 认知发展 PDF 认知发展的影响 的作用 儒家文化对 的影响 儒家文化发展 儒家思想 文化认知 对于思想 儒家文化与 发展的 儒家文化
资源描述:
第28卷第5期 教学研究 V01.28 No.5 兰里旦!生!旦 堕!!!堡皇垫里堡些堑堡 墨望:兰望堕 儒家文化对认知发展的影响 何友晖1黄莎莎1吴兆文1.何天虹1汪惠兰1张小东2 (1.香港大学社会科学院,香港;2.中山大学心理学系,广东广州510275) 【摘要】 本论文研究儒家文化对中国儿童认知发展有何影响。文献归类为几方面的研究:早期控制冲动 的能力与El后学业成就的关系,言语能力与非言语能力的比较,创造力的培养,学业成就动机,成就动机与集 体取向的关系,对学习成败的信念与归因,及学习方式与思维。证据表明儒家文化①强调把早期冲动控制的掌 握作为日后学业成功的先决条件,②培育植根于集体主义倾向的学业成就动机,④把成功或失败归因于努力。 其教学和学习的方式着重于记忆和重复练习,而不是鼓励发现、创造和元认知。 [关键词】 儒家文化,认知发展,冲动控制,学业成就动机,成败归因,学习方式,创造力,元思维。 【中图分类号】 Cr6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1 1005-4634(2005)05—0381—08 认知社会教化是在家庭、学校和社会环境中培 养、发展儿童认知能力的过程,其含义类似于当代 中国教育界所说的智育。但是,当讨论认知社教 时,所关心的问题较讨论智育的人士广泛。已往有 关智育的讨论,一般关注的焦点是儿童的学习成 绩。然而,笔者感兴趣的则不只是儿童的学习成 绩,更包括儿童全面的智慧发展和身心健康。 认知发展的范围十分广阔,包括人一生思维模 式和智能不断发展的整体过程。认知发展,特别是 儿童在家庭和学校环境中的发展过程,在外国一直 被广泛的研究,可是在中国却是较少研究的,这与 中国的人口众多是不相称的。有鉴于此,笔者做了 一个文献综合的检阅,特别注重的是外语有关儿童 认知发展的文献。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对于自己文化传统下 的教育理念和实践,虽然我们所作的反思和改进会 对当前只重知识的传授而不是全人的教育会有所 拨正,但是,独立于我们文化之外的西方心理学家 和教育学家从心理学教育学甚至跨文化的角度进 行研究,这些研究成果无疑是对超过世界五分之一 的人口的中国具有借鉴的意义和吸收利用的必要。 另外,作为世界的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在中华悠久 的历史传承中,儒家教育思想也有独特之处“1。那 么儒家的教育思想是如何影响儿童的认知发展? 以往的研究多着重于全面意义的阐述而没有具体 到认知发展,因此在这方面作一个文献的综述以及 理论的探讨,希望能对中国儿童的认知发展研究作 出一点“抛砖引玉”的贡献。 笔者把文献归类为几方面的研究,以作为今后 学者研究和参考。这些包括早期控制冲动的能力与 日后学业成就的关系,言语能力与非言语能力的比 较,创造力的培养,学业成就动机,成就动机与集 体取向的关系,对学习成败的信念与归因,及学习。 方式与思维。 1 早期控制冲动的能力与日后学业成就的 关系 由于儒家文化强调社会控制,中国的儿童很早 就被要求具有控制冲动的能力,这也成为他们以后 在学业上取得成功的前提条件。 在儒家文化中,控制冲动和学业成就是最重要 的两个社教目标。其中,控制冲动比学业成就更为 基本,无论人的学业怎么样,控制冲动是个体满足 社会控制的要求的基本前提。社会控制越严格,要 求个体控制冲动的压力越大。从小学低年级甚至幼 儿园开始,在学校非常严格的纪律要求下,儿童学 习如何控制冲动,这也成为入学准备中最基本的条 件。也就是说,学生要想将来在学业上取得成功, 就必须先学会控制自己的冲动。 在不同文化中,婴儿与母亲的行为之间都存在 较大程度的互补。例如,高第尔和韦斯坦发现日本 母亲与孩子有更多的身体接触,更倾向于安抚孩 【收稿日期】 2005-03—01 【作者简介】 何友晖(1939-),男,广东南海人,教授,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为人际关系;黄莎莎(1981一),女,四川江油人,研究 助理,学士,主要研究方向为人际关系。 … 万方数据 382 教学研究 2005 子,使他们变得安静而被动;相反,美国母亲与孩 育孩子时能够发出非常具体的指令,而且能够给予 子之间有较多的言语交流,更倾向于鼓励孩子多从 孩子大量热情而积极的反馈阻1。 事身体活动,多探究周围的环境圆, 此外,不同种族的婴儿在兴奋程度和脾性上很 早便显示出差异。跨文化研究发现,与欧美裔婴儿 比较,华裔婴儿较少发出喜悦的嗓音,表现出较差 的主动性以及较少的探究精神D1。这些特质显示华 裔婴儿的性格倾向于平静。弗烈德文和弗烈德文赞 成以遗传学的观点来解释为什么不同种族的婴儿 会有这些差异。但亦有证据显示,环境因素发挥了 一定的作用。卡甘等人的研究就显示,除了心律转 变之外,华裔和欧美裔婴儿直到6至12个月大的 时候才出现显著的差异口1。这些差异在工人阶级的 婴儿中,比在中产阶级的婴儿中更显著。因此,有 理由相信,家庭经验促使这些差异出现。 总括而言,华裔和日裔儿童的社会教化模式符 合儒家传统文化重视控制冲动的要求。如果这种压 抑的倾向在初生阶段已经表现出来,相信在成年之 后也同样会出现。这种倾向特别适应儒家的文化环 境,因为儒家强调社会控制,不容许离经叛道,极 度要求人们遵纪守规。 早期的社会教化模式似乎与父母对于幼儿学 习能力的看法,以及他们对儿童掌握发展技能的期 望有密切的关系。在传统的中国社会里,父母认为 孩子不懂事、被动、依赖,因而,幼儿不必为自己 的过失负责∽1。幼儿需要成年人的照顾,所以当 孩子有需要时,父母应当及时地满足他们的各种要 求。父母很少去发展孩子的认知技能,但非常强调 孩子的冲动控制。虽然父母尽量满足儿童在某些情 况下提出的要求,却经常反对他们提出的活跃或探 索的要求。如果把活跃和探索当作是儿童的天性的 话,中国人的这种社会教化方式毫无疑问是违背西 方的“园丁说”陋】,相对于顺应儿童天性去培养塑 造,珍惜、期待和保护,中国儿童的教育更多的是 按照成人的既定标准去模式化。不过,父母对儿童 所持的观念正在变化。举例来说,第三代美籍日裔 婴儿不像预期中的日裔婴儿,反而更像欧美裔婴 儿,对母亲的鼓励有积极反应,身体活动较多,发 出的声音也显得比较快乐n1。何氏的研究表明,香 港的父母在训练孩子的态度上没有他们的上一辈 那么传统,他们似乎比较关注孩子的学习能力隅,。 还有研究者发现那些移居到美国的中国母亲在教 2言语能力与非言语能力的比较 中国人的言语能力相对于非言语能力而言较 弱。这个假设认为,“保守认知主义”与言语功能 的关系,比与非言语功能的关系更密切。弗农指 出:很奇怪,不同的研究结果一致显示,生活在任 何文化环境中的东方人在关于空间、数字或非言语 的智力测验中,比欧美裔人得到较高的分数,但在 言语能力和言语成绩等方面则较弱[10]o但这个“一 致的结果”仍然引起争论。不同种族的认知能力的 相对差异可能早在婴儿时期便出现,但支持这个论 点的证据仍然贫乏。在本文中,言语能力将作为重 点进行讨论(如果要探讨华人对空间有较强的理解 能力与中文这种表意文字的关系,以及这种文字对 脑部功能的影响,则牵涉的范围实在太广了)。 卡甘等人在一项在实验室进行的研究中发现7 个月以上的华裔婴儿相比欧美裔婴儿,言语反应较 少,笑容也较少。这些儿童在29个月时的概念形 成以及在20个月时的语言发展也比欧美的孩予 差。卡甘等人认为,导致这个结果出现的原因,其 中之一是华裔父母较少强化儿童的情感表达和语 言发展D1。高第尔和韦斯坦亦发现日本母亲比美国 母亲与婴孩有较少的语音交往,似乎不大鼓励婴儿 在言语上作出反应,反而做出她们相信可以安抚和 平静婴儿的行为臣刀。为什么中国和日本的母亲都 不倾向强化早期的语言发展?这是否与文化对婴 儿日后长大成人后的期待有关?因为成年后,如攻 击性行为一样,武断性的言语同样必须克制。 关于东方人语言能力差于西方人的另一个可 能的解释是由于东西方语言的巨大差异,西方人的 字母语言主要是音在起作用,而东方的文字像中文 则主要是形起作用,儿童在学习语言时,拼音通常 不是起主要作用[11]o黄通过对台湾、香港和英国 儿童进行语音意识、视觉技巧和阅读能力的测试, 发现英国儿童的语音意识和阅读能力显著相关,而 香港和台湾的儿童,视觉技巧比语音意识与阅读能 力有更重要的相关,语音对汉语儿童阅读发展与英 语儿童不同[12]o舒华也研究发现,语音对小学低 年级儿童学习生字的作用有限“31,也就是说中国 儿童的语言特点和语言习惯是着重于汉字的空间 组合和汉字的理解,这种特点导致中国人在以语音 万方数据 第5期 何友晖黄莎莎吴兆文何天虹汪惠兰张小东儒家文化对认知发展的影响 383 的听说为主而又不大合乎逻辑的语言测验上表现 比西方人差。 3创造力的培养 由于认知保守性,中国人忽视创造力的培养。 因此,中国人在发展多维思考能力方面较弱。 虽然现有的证据不多,但通常都符合下列的假 设:华人在创造力或多维思维(特别是独创能力) 的测验比不上美国人。刘氏和许氏采用中文版的 “托兰斯创作思考测验”,对台湾不同年龄段(从小 学二年级到大学二年级)的学生进行了测验。在全 部三个测量项目(流畅性、独创能力和灵活性)中, 台湾学生的平均分数均低于美国学生的平均分数。 帕斯卡等运用“托兰斯创作思考测验”的图像(非 语言)版测验,对120名随机选出的美裔和华裔大 学生进行了测验[14]o结果显示,华裔学生在独创 能力上的得分明显低于美国学生,但在流畅性上的 得分却高于美国学生。 里普的测验结果表明,9至60岁的香港华人 在流畅性、灵活性和独创能力这三项多维思维能力 上的分数都低于相同年龄组别的美裔人士,特别是 独创能力一项的得分尤其低“引;另外,在流畅性 和灵活性方面(不包括独创能力在内)的得分也比 南非人低。但是由于研究方法有问题,所以很难解 释这些结果。在研究中,研究对象除在年龄上得到 控制外,其它有关变量并不完全匹配。而且测验是 要求研究对象听到声音刺激后写出他们的反应,而 中文的书写速度显然比英文慢得多(一页汉字的书 写时间差不多是一页英文书写时间的三倍),故书 写速度这一因素对研究结果有很重要的影响”研。 里普这个研究结果难以解释的另一个原因与 所用的语言有关。研究对象分别来自一所国际中学 的学生(第一组:用英文作答),一所英文中学的 学生(第二组:自行选择中文或英文作答),一所 中文中学的学生(第三组:用中文作答)。结果第 二组在独创能力和灵活性方面(不包括流畅性在 内)的得分比第三组高。这个结果似乎否定了“书 写速度”的因素。被迫用英文作答的学生(第四 组:来自一所英文中学)在三项测试范畴中的得分 明显低于其它三组;这显示学生如果必须用非母语 的语言作答,多维思考能力便会受到严重的抑制。 事实上,即使是英文水平理应良好的大学生,也由 于语言的转换而在多维思考能力方面受到严重的 影响。这一组用英文作答的学生在三项测试范畴 中,比用中文作答时的成绩差,这似乎显示出用英 文作答具有很大的抑制效应,就算是书写英文的速 度比较快,也不能抵消因此而产生的负面效果。为 了获得明确的结果,研究对象的双语能力和速度这 两个因素都必须受到适当的控制。 虽然由于测量的信度和效度可能会影响对中 国人创造力的正确客观认识,但是有关中国人培养 创造力的方法却的确是对中国人的创造力有妨碍, 对创造力的理解也是令人担忧的事情。据香港2002 年青少年创造力调查报告显示,其认为最具有创造 力的十大中国人中,孙中山先生排名首位,并且有 五位是政治家,其次才是发明家和诗人,这种政治 化的认同表明其认同的创造力是极其单一和模糊 的,并且就算是这些被认为是具有非凡创造力的中 国人绝大部分不是香港学生的偶像,这实在是值得 深思的问题。 4学业成就动机 由于儒家文化强调教育,中国儿童在社会化过 程中被教导要在学业上取得成功。因此,中国儿童,- 的学业成就动机应当是极度强烈的。 光宗耀祖是中国传统孝道的重要组成部分;相 应地,望子成龙也就成为中国父母最大的心愿。望 子成龙的父母极度重视子女的教育。中国文学中不 乏历史人物在父母苦心教导下长大成材的故事,儿 童教材也标榜这些理想父母的典型。例如:岳母在 岳飞背上刺“精忠报国”四字,岳飞长大后果然为 赵家皇朝克尽臣节,留名千古。孟母三迁也几乎是 每一个中国学童耳熟能详的故事。即使到现代,用 心良苦的中国家长们仍千方百计将子女送迸“最 好”的学校。他们情愿节衣缩食,也希望子女学有 所成。父母对子女的要求通常有五类:一是望子成 龙的要求;二是家规的要求;三是社交的约束;四. 是家务的分担;五是家庭的禁忌。而父母最希望子 女具备的东西,首先是能力与成就,其次是道德品 质、社会交往能力和情感控制能力。这些表明,父 母对于子女取得优异成绩有着殷切的期望。这种期 望在很大程度上被子女内化,使中国儿童具有很高 的成就动机。 儒家文化强调学业成就已经是公认的事实。西 蒙斯和华德的研究报告”刀显示,14岁大的日裔青 年极度重视读书、考试及格、入读高中,但15岁 万方数据 384 教学研究 2005 大的英裔青年则比较关注找工作。柏士俊发现“引, 香港及其它亚洲的学生比欧洲学生更注重学业成 就。米切尔的研究报告“卅指出,中五(第11年 级)学生中,有34%表示“希望入读”大学,26% 表示“十分希望入读”大学,58%表示父母希望他 们入读大学,而最多学生认为“读书读得好”是最 有可能得到父母赞许的。 早期的研究者经过对儿童读物口叫或者对大学 生在“主题统觉测验”(Thematic Apperception Test) 中所讲的故事口”进行分析后断言,中国人的成就 动机比美国人低。然而,当有学者用“自陈式测量 表”作为量度工具后,所得的却是相反的结果㈤。 造成不一致结果的原因,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与 “量度”的角度有关。必须紧记的是:与动机有关 的文献显示,“投射式”和“自陈式”量度工具之 间的相互关系非常低,甚至是零相关。 但是,以类似的量度方式所取得的数据说明, 成就动机这个因素越来越重要:学者曾于不同时期 在中国内地搜集儿童读物,并进行内容分析,结果 显示儿童读物中,与成就有关的活动显著增加州。 何氏等曾调查香港孩子的父亲和爷爷,问他们 希望将来孩子长大后应该具有哪些个人品质,被访 人提及最多的是能力和成就,其次是道德品格,接 下来是社交能力,最后是受到约束的脾性隅1。一项 跨文化研究口列表明,台湾及移民到美国的华裔父 母在以下几方面所得到的评价高于欧美裔父母:① 父母管教;②对成就的重视;③鼓励孩子的独立 性。前两项结果反映出华人传统的价值观,但华裔 父母在鼓励孩子的独立性上也强于欧美裔父母,则 与以往一般的看法有所不同。总括而言,上述证据 显示成就动机在华人社会中不断增强,甚至超越美 国。但是也有学者伫41对比中德两国儿童的成就动 机研究发现:中国中学生成就动机的负向分,即 “避免失败”方面高于德国学生,并有显著性差异, 因此成就动机总得分低于德国学生,显示出焦虑状 态,也就是说中国儿童一方面对自己有着高期许, 但另一方面极端脆弱,恐惧竞争和失败。 5成就动机与集体取向的关系 中国人的成就动机具有很强的集体取向,而非 个体取向。集体取向是从孝道之中衍生出来的,它 将个人成就与家庭取向的成就联结起来。 在比较了中美的成就动机之后,威尔逊和贝斯 发现独立训练并非华人成就动机的决定因素[25]o这 与麦卡勒兰口伽的成就动机理论正好相反。再者, 华人的成就动机与重视面子和团体取向有正相关。 莎莉莉曾经探讨“成就”对香港的英裔和华裔男女 中学生以及华裔男女成年人的意义[26]o对华人来 说,“学业成功”、“事业成功”、“财政状况良好”的 重要程度,与“个人社交生活成功”及“家庭关系 良好”之间出现正相关。虽然相关的程度只属中 等;但英裔学生在这些方面的评分则显示出两方面 之间的相互关系很低,甚至出现负相关的情况。迈 克·彭在香港中文大学进行的研究伫71表明,在进行 社会行为归因时,和考虑自我需要的美国学生相 比,中国学生考虑的是自己和他人或群体的关系。 并且,中国学生为了避免与他人或群体发生公开的 冲突,在他人面前总有将行为归因于团体的偏好。 麦卡勒兰的理论扎根于个人主义的意识形态, 而上述结果难免使人质疑这个理论的普遍程度。狄 伏斯为此曾在日本进行关于成就动机的研究[28]o结 果也显示,日本人的成就动机与中国人的成就动机 有较高的共同性。 焉 将成就动机与孝道直接联系起来的研究很少。 何氏的研究结果㈣显示,孝道与个人成就和家庭 取向的成就都是相关的,但这两种关系之间的差异 并未达到统计学上0.05的显著。而且,个人成就 与家庭取向的成就之间存在相关。有学者报告,孝 道与口语陈述的成就有关,但与用“主题统觉测 验”刺激物量度的成就动机无关D01。“口语陈述的 成就与扩大家庭主义”的相互关系,比“口语陈述 的成就与核心家庭主义”的相互关系为高。这些关 系问的差异可支持“华人的成就动机主要源于集体 主义的取向,而不是个人主义的取向”的论点。有 关其它证据可以参考多名学者所总结出来的研究 报告心邬¨。 何氏与赵氏的研究表明,香港大学生趋向“自 力更生”和“合作”的态度(tg就是趋向个人主义 和集体主义的态度):之间存在正相关[32]o他们汇 编了9995条中国谚语以作内容分析,结果发现肯 定集体成就(如合作和依靠集体力量)的谚语在数 量上多于反对集体成就的谚语。相反,赞成个人成 就的谚语却比反对个人成就(如竞争和依赖于个人 奋斗)的谚语少。一些提倡依赖个人力量达到目的 万方数据 第5期 何友晖黄莎莎吴兆文何天虹汪惠兰张小东儒家文化对认知发展的影响 385 的观念特别受到否定。 但在另一层面上,互相依赖(集体主义的组成 意念,强调彼此互惠的关系)和自力更生(个人主 义的组成意念,强调个人责任、需要、兴趣、安全 感等)的信念都得到明确的肯定。因此,内容分析 识别出“个人主义式成就”和“自力更生”是组成 个人主义中两项独特的意念,否定前者不一定要否 定后者。同时,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的各种意念在 华人文化中可以同时得到肯定(或被否定)。 从研究方法和概念上的观点来看,必须为集体 主义式和个人主义式成就动机制定出不同的量度 方法。一些学者提出有力的证据口”,表明“社会 取向”和“个人取向”的成就动机是两个独特的心 理建构。举例来说,以信度极高的测量方式量度, 得出的结果是这两种成就动机接近零相关。杨氏评 览过这些证据后作出以下总结:在现代化过程中, 社会取向式成就动机的重要程度在华人社会中正 不断下降,而个人取向式成就动机则日益重要瞄1。 有趣的是,涂氏等指出口封美国学生着重学习 的目标(1earning—oriented goal,指发展和提升个人 的能力,掌握新的技能)和着重表现的目标(per- formance-oriented goal,指表示个人能力比别人强) 一般呈负相关;相反,在中国学生中两者却往往呈 正相关。他们通过两项对香港学生的研究来尝试解 释这种文化上的差异。第一项研究发现,香港学生 认为与学术成就有关的行为和态度,同时反映能力 和道德水平。这表示在中国文化下,学术成就是一 种道德责任;第二项研究则显示,着重表现的目标 和社会取向成就动机有正相关,而着重学习的目标 则和个人取向成就动机有正相关。涂氏等的论点 是:在美国文化下,学生的学术成就是个人的得 失;但对华人学生而言,学术成就却与自己所属群 体的成败攸关,所以具有社会责任的意义。他们这 个论点与杨氏等的观点有其相同之处。 6对学习成败的信念与归因 儒家文化中,教育者认为勤奋是学业成功的关 键。因此,努力被看作是决定成败的主要因素。“书 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这两句话正是传 统中国人对于学习所持的观念。 这种观念也可以从香港学者所做的研究中得 到印证。侯氏和莎莉莉发现,香港的中学生把“努 力”列为学习成绩的最重要决定因素[34]o杨氏的研 究报告∞1显示,台湾的大学生认为“努力”差不 多等同“能力”,同是能使学业成功的原因;但从 导致失败的原因来说,缺乏努力比缺乏能力更为重 要。赫氏、张氏、麦德维蒂曾就“家庭对儿童数学 表现的信念”进行了一项跨文化的研究口61,发现中 国内地的母亲把子女失败的结果主要归咎予缺乏 努力,但美籍华裔母亲除了视努力为重要因素外, 还考虑到其它因素。相反,欧美裔人则甚少把失败 归咎于努力不足。 由于在心理上相信努力是成功的要素,学生对 成功的解释都强调内在因素而不是外在因素。也有 报告口71指出,香港学生多数把成败归因于内在因 素而不是外在因素。因此,香港的学生理应对成绩 极度重视,这个现象符合温纳“与成就有关的行为” 的归因论[38]o斯蒂培特则按照韦纳的实验范式发 现,台湾的母亲在成败实验中既考虑到能力又考虑 到努力的因素,但被试倾向于把能力的高低也看作 是努力与否的结果跚。 但是,重视努力多于能力也可能会导致不良的 后果。学生一旦学业失败,父母、教师和学生大都。’ 不会充分考虑“能力”的因素,但事实上,学业目 标往往由于定得太高而变得不切实际。这种观念给 失败的学生增加了不少压力。不少学生往往要留级 重读,或重考大学入学试,到头来却徒增挫败感。 根据米切尔的研究报告“郫显示,在香港的中五学 生中,有38%曾留级重读一次或以上。中国人的确 深信“失败乃成功之母”,所以传统的补救方法便 是“屡败屡试”。 7学习方式与思维 由于儒家思想认为经书是神圣的,学习方式强 调记忆和重复练习,而忽视了理解和探索。另外, 儒家思想强调掌握正确知识体系,为了符合这个观 点,学生只好专注于应付考试,学习的方式也受到 课程的限制。 一项调查㈣发现,台湾公立学校的大部分教 师仍然要求学生背熟中国语文课本中的每_篇文 章。由于中国人强调反复练习,所以学童需要花过 量的时间来做家庭作业;也因此难怪有学者认为这 种传统的学习方法对高等教育所需要的批判能力 造成了障碍。举例来说,强逼性学习取向(强调书 万方数据 !堑 墼兰堑壅 !!竺! 本的内容,艰苦学习;学习过程中需要背诵、强逼 和固守都非科学态度,对于我们民族的教育只会有 和惩罚)与一成不变的思想、权威主义、从众、教 伤害而非贡献。那么从科学的角度了解我们民族教 条主义、传统主意等产生正相关[41]o但这种强逼 育的特性和习惯,并针对这种特点进行反思,积极 性学习取向与香港学生的学业成绩出现了负相关 借鉴其它文明的教育思想对比于我们的现状,探讨 的情况嗍。 其理论上的逻辑和实践上的可行,方为可行之道。 另一项研究㈣显示一些典型的现象:香港的 大专学生①只关心考试;②学习的策略是有技巧地 专注温习课程规定的内容;③纯粹依赖课堂的讲义 或笔记,只把课本和推荐读物当作补充读物而已。 可是,这样的话,则难于了解为什么他们㈨每周 平均要花20小时47分钟在家中温习(另加33小 时36分钟的上课时间)o 教育学家通常认为学习的最终目的不仅只是 获得知识,而是要将所学知识加以运用,甚至创造 出新的知识。、因此,掌握元思维能力的程度是评判 学习成败的一项重要指标。元思维是指高层的思 维,对思考本身进一步的思考,例如对自己的思想 和学习进行反省;独立、批判与反省性的思考;通 过理性的分析发表一套完整的论据;应用所学知识 去解决新颖的问题;洞察理论知识如何联系现实生 活实践经验。有研究娜埘1显示,香港大学生的元 思维能力比较薄弱。 8结论 综上所述,可以看到中国社会对儿童教育的一 些独特特性,比如父母自小教会儿童控制冲动而非 自由表达和探索,并相信控制冲动的能力会影响日 后子女学业成就的高低。相应于这种理念的是父母 极端于子女对知识的掌握和规则的遵守而非子女 的自由发挥和创造,不同于西方对子女探索的鼓励 和兴趣的尊重,并由此导致中国儿童专注于学习成 就动机。知识的掌握直接表现学生的成就造成只要 努力就可以成功的定势思维,以及个人成就直接影 响家庭的荣誉,长久以往的这种教育理念与中国学 生的只重知识的接受而非知识的运用和创造是密 切相关的,思维单极和元认知能力差也就不足为奇 了。 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奖即将尘埃落定,花落各 家,一年一度的关于中国自己如何培养本土的诺贝 尔奖获得者的争论又将喧嚣。中国教育又将再一次 承担“罪责”。教育非一朝一夕之功,教育非哪一 个人哪一个家庭独自的事情。任何没有根据的改进 教育发展到今天已非传统教育学一个领域可以包 容,积极推动多学科比如文化学、心理学、生物学 甚至神经科学的交叉融合当为今后研究教育问题 的一个发展趋势。 参考文献 1 Ho D Y E Cognitive socialization in Confucian heritage cultures. In P.M.Greenfield&R.R.Cocking(Eds.),Cross-cultural roots ofminority child development.Hillsdale,NJ:Erlbanm,1994a 2 Caudill W A.Troy d_ramas:Vocal communication between mother and infant in Japanese and American families.m W:P.Lebm (Ed.),Mental health research in Asia and the Pacific:V01.2.Tram. culturalmsearehinmentalhealth.Honolulu:TheUniversityPress ofHawali,1972 3 Kagan J,Kearsley R B,Zelazo P R.Infancy:Its place in human development.Cambridge,MA: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78 4 Ho D Y E Chinese paRems ofsocialization:A critical review.In M.H.Bond(Ed.),The psychology ofthe Chinese people.H彘 Kong: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86 5 HoDYE ContinuityandvariationinChinesepaRernsofsocializa- tion.Journal ofMarriage and the family,1989,51 6刘晓东.教育与天性.南京师大学报:社科版.2003,(2) 7 Caudill W A,Frost L.A comparison ofmaternal cal℃and infant behaviorInJapanese-American,American,andJapanesefamilies. 玷W:E Lebra(Ed.),Mental health research in Asia and the Pacific:V01.3.Youth,socialization,and mental health.Honolulu: The University Press ofHawaii.1973 8 Ho D Y F.Kang T K.Intergenerational comparisons ofchild-rearing attitudes and practices in Hong Kong.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1984,20 9 Steward M S,Steward D S.The observation ofAn910-Mexican, and Chinese—American mothers teaching their young sons.Child Development,1973,44 10 Vernon P E.The abilities andachievements ofOrientals inNorth America.New York:Academic Press,1982 ll胡平.汉语儿童识字的心理机制及其给教育的启示.华东师范 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00,(2) 12 Huang H S,Hanley J R.Phonological awareness and visual skills in learning to read Chinese and English.Cognition,1994,54 13舒华.小学低年级儿童利用拼音学习生字词的实验研究.心理 学发展与教育,1 993,(2) 14 Paschal B J,Kuo Y Y,Schurr K T.Creative thinking in Indiana and Taiwan college students.Paper presented at the Fifth Intema· tional Conference of th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Cmss-Cul. tural Psychology,Bhubaneshwm;India,1980—1981 万方数据 第5期 何友晖黄莎莎吴兆文何天虹汪惠兰张小东儒家文化对认知发展的影响 387 1 5 Ripple R E.Reflections on doing psychological research in Hong Kong.Hong Kong Psychological Society Bulletin,No.10,1983 16 Taylor I.Writing system and reading.In G.E.MacKinnon&T. G.Waller(Eds.),Reading research:Advances in theory and practice(Vet.2).New YOrk:Academic Press。1981 17 Simmons C.Wade W.Contrasting attitudes to education in England and Japan.Educational Research,1988,30 18 BiggsJB.Effectsoflanguagemediumofinstructiononapproaches to learning.Educational Research Journal,1990,5 19 Mitchell R E.Pupil,parent,and school:A Hong Kong study. Taipei:Orienml Cultural Service,1972 . 20 McClelland D C.Motivational patterns in Southeast Asia with special reference to the Chinese case.Journal of Social Issues, 1963,19 21 HsuFLK.Clan,caste,andclub.NewYork:VanNostrand,1963 22 Yang K S.Chinese personality and its change.In M.H.Bond (Ed.),The psychology ofthe Chinese people.Hong Kong: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86 23 Lin C Y C,Fu V R.A comparison ofchild-rearing practices among Chinese,immigrant Chinese,and Caucasian-American parents. Child Development,1990,61 24陈丹萍.中德两国中学生成就动机、自我觉察能力的比较研究. 1994年首届亚洲比较体育研讨会入选论文,1994 25 Wilson R彤Pusey A彤Achievement motivation and small busi— ness relationship in Chinese society.In S.L.Greenblatt,R.W: Wilson,&A.A.Wilson(Eds).,Social interaction in Chinese society.New York:Praege‘1982 26 Salili E Age,sex,and cultural differences in the meaning ofachie· vement.PaperpresentedattheAnnualConventionofthe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New York,NY'1987 27迈克·彭,等.中国人的心理.北京:新华出版社,1990 28 DeVos G A.Socialization for achievement:Essays on the cultural psychology of the Japanese.Berkeley: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1973 29'He D YE Filial piety,authoritarian moralism,and cognitive con- servatism.Genetic,Social,andGeneralPsychologyMonographs, 1994b,120(3) 30 Yh E S H.Achievement motive,familism,and hsiao:A replicmion ofMcClelland-Winterbottom studies.Dissertation Abslxacts Inter- national,35,593 A.(UniversityMicrofilmsNo.74-14,942).1974 31 YueAB,YangKS。fSocial—orientedandindividual—orientedachie— vementmotivation:Aconceptualandempiricalanalysis].InChin- ese,with an English abstract.Bulletin ofthe Institute ofEthnology (Academia Sinica),1987,No.64 32 He D Y E Chin C Y.Component ideas of individualism,collec- tivism,and social organization:An application in the study ofChin- ese culture.In U.Kim,H.C.Triandis,C.Kagiteibasi,S. C.Choi,&G.Yoon(Eds.),Individualism and collectivism: Theory,method,and applications.Thousand Oaks,CA:Sage Publications,1994 33 Tao V Hong Y Y.A meaning system appmach to Chinese students’ achievement goals.r Journal of Psychology in Chinese Societies, 2000,1(2) 34 Hau K T’Salili E Structure and semantic differential placement of specific causes:Academic causal attributions by Chinese students in Hong Kong.International Journal ofPsy
展开阅读全文
  皮皮文库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儒家文化对认知发展的影响.pdf
链接地址:http://www.ppdoc.com/p-10914096.html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18 皮皮文库网站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2026657号-3 

收起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