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化的汉代科技.pdf

收藏

编号:20181110220446079306    类型:共享资源    大小:299.08KB    格式:PDF    上传时间:2019-02-16
  
2
金币
关 键 词:
儒家思想 汉代儒学 儒家化 儒家思想的 PDF 科学技术 汉代儒家思想 的汉代
资源描述:
第20卷第3期 山东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V01.20,No.3 2004年5月 Joumal of Shandong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Social Sciences) May.2004 儒学化的汉代科技 刘 厚琴 (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山东济南250100) 【摘要】汉代是我国古代科技迅速发展、古代科技体系形成的重要历史时期。儒学与汉代科技发展有着 密不可分的联系。儒家经学为科技培养了人才,提供了知识基础,影响了科学研究的动机。汉代科技具有明显的 儒学化倾向。 【关键词】儒学;汉代;科技 【中圈分类号】G0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0040(2004)03.0061-04 汉代是儒家文化上升为主流文化的时期,也 是古代科技迅速发展,古代科技体系形成的重要 历史时期。中国古代的数学、天文学、地理学、医 学和农学五大学科,大致在汉代各自都具有了自 己的科学范式,基本形成了各自的体系。儒家文 化与科技发展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汉代科技具 有明显的儒学化倾向。 一、儒学为科学培养了 人才,科学家与经学家密切相关 两汉时期,专门从事科学研究的职业科学家 是不存在的。因为中国古代的知识分子“以做官 为出路,进入仕途之后以治国为己任。为了达到 这一目标,特别是汉代独尊儒术之后,只有熟读 经典方能做官和治国,……所以,中国古代的知 识分子,包括科学家、技术家在内,大都以经学作 为进身的阶梯,身兼多种职能,注意力主要集中 在现实的人世,关心的是治国平天下的政业,而 很少是以自然界作为研究对象,以科学技术作为 终身事业的”。¨1在汉代儒家文化氛围下,科学家 与儒家学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就汉代科学家 与儒学密切联系的程度看,主要有以下几种类 型。 (一)儒家学者一身二任,独立进行科学研究 所谓儒家学者一身二任,指对儒学有深入研 究并能够独立进行科学研究的儒家科学家。汉代 多数科学家并不是专职的科学家,其学问研究也 不只专注于科学。由于其知识结构和学术情趣源 自儒家经典,因而不少科学家也热衷于研究儒学, 他们对儒学进行过深入研究,并撰写过儒学专著, 造诣颇深。如西汉刘歆既是一位经学大师,也是 一位杰出的天文学家。在天文学领域,他有众多 的发明。他发现木星运行周期不到12年,以12年 作为周期计算,岁星就会出现“超辰”现象,并由此 提出了一种岁星超辰的计算方法;他还计算出了 比《太初历》更精确的朔望月数值和回归年数值。 对于当时所通行的历法《太初历》,他经过修订,提 出了《三统历》,并撰写了《三统历谱》。其“《三统 历》及《谱》以说《春秋》,推法密要”[21(《汉书·律 历志》)。他计算出来的交食周期、五星会合周期 都十分接近于科学常数。他还是中国第一个研究 圆周率的人。再如东汉著名天文学家张衡著有 《周官训诂》,他“善机巧,尤致思于天阳、历算” (《后汉书·张衡传》),制造的地动仪、浑天仪精巧 绝伦。东汉后期的经学大师郑玄善于天文历法, 提出自己的《乾象历》,还有天文学著作《天文七政 论》问世。名医华佗早年“游学徐土,兼通数经”【3】 (《后汉书·方术列传》)。这些儒家科学家既精通 儒学,又能够独立进行科学研究,实难能可贵。这 也充分表明汉代科学家与儒学直接的相关性。 [收稿日期】2004.03.09 [作者简介]刘厚琴(1965一),女,山东曲阜人,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博士研究生,主要从事儒学与汉代社会史研 61 万方数据 (二)儒家学者参与科学研究和论争 汉代儒家学者在进行科学研究中,除了独立 研究之外,也有一些合作研究,尤其在编制历法 和天文学研究中更是如此。如天文学家李梵等人 修订《四分历》时,东汉经学家贾逵参与工作;东 汉天文学家刘洪曾与经学家蔡邕一起补续《律历 志》;汉代还有一些儒家学者直接参与了当时天 文学领域关于宇宙结构的浑、盖之争论,并发挥 了重要作用。尤其是桓谭对盖天说的责难以及扬 雄的“难盖天八事”,实际上为浑天说占据主导地 位起到了重要作用。直至张衡建立了完整的浑天 说之后,还有儒家学者蔡邕等从事宇宙结构的研 究。这种合作科学研究和科学论争说明儒家学者 在科学研究上做出了贡献,儒学具有科学的内 涵,也说明科学家与儒学家的合作研究中,科学 家及其科学研究必定会受到儒家思想的影响。 (三)儒家学者运用儒学知识进行科学研究 汉代许多儒家学者在自己的著述中运用儒 学知识进行科学研究。如东汉著名史学家班固 《汉书》中的地理学知识源于儒家经典,崔实《四 民月令》的农学知识源自《礼记·月令》。汉代还 有不少儒家学者的著作中包含着科学知识,如王 充的《论衡》建立了元气自然论哲学体系,他用元 气构成论分析许多具体事物的产生和组成,他还 用自然论去具体解释许多物理的和生理的或精 神的现象,故其哲学体系的大部分内容,具有自 然科学的特征。 以上所述的科学家几乎囊括了汉代科技体 系中天文学、地理学、医学和农学等主要学科的 最著名的科学家。毋庸置疑,儒学为汉代科技培 养了大批人才,具备儒家文化底蕴的学者的科学 研究不可避免地受到儒家思想的影响。 二、儒家经典为科学 研究提供了知识基础 科学研究需要有相当的知识基础和专业基 础,而在儒家文化占主流的背景下,大多数科学 家的知识基础甚至一些专业基础最初都是从儒 家经典中获得的。因为儒家经典中包含了丰富的 科技知识。《诗》中某些篇,如《七月》、《生民》、 《绵》、《公刘》等,有关于古代生产劳动的记叙。利 用自然现象和事物进行比兴抒情更是《诗》中常 见的表现手法,所以孔子也说学《诗》可以“多识 鸟兽草木之名”…(《论语·阳货》)。《尚书·尧典》 62. 中有制定历法以正农时的记载。《礼记·月令》则 具体叙述了十二个月的天象、气候及相应的生产 活动,东汉以来成为专题研究的对象,景鸾、蔡邕 都有专著问世。《尚书·洪范》的“五行”说和《周 易》的“阴阳”说反映了古代朴素的自然观。《尚书· 贡禹》详细记载了九州山川、物产、土壤情况和古 人治理水土的经验措施。《周礼·考工记》更是一 部详细记载古代生产工艺和制作的专著。应当 说,儒家经典中具备了古代科学家从事科学研究 需要的基础知识以及一些专业基础知识。因此, 儒家经典中的科技知识,实际上成为许多科学家 的知识背景,成为他们的知识结构中非常重要的 组成部分。 汉代大多数科学家的科学研究,正是在儒家 经典中所获得的科学知识的基础上,经过自己的 进一步研究、发挥和提高,从而在科学上做出了贡 献。我们从多数科学家的科学研究过程及其他们 所撰写的科学著作中不难发现,他们的科学研究 与儒家经典中的知识密切相关,在一定程度上是 对儒家经典中某些知识的发挥和提高。 从天文学看,汉代天文学家必定要以《尚书· 尧典》为依据,同时结合《大戴札记·夏小正》、《礼 记·月令》、《诗经》等儒家经典中有关天象的记录 和天文知识,进行研究。汉代天文学家在编制历 法时,也经常运用《周易》中的有关概念。由于天 文历法研究需要大量的儒家经典,所以,汉代大多 数天文历法家如刘歆、郑玄等都是饱读儒家经典 的儒者。参与宇宙结构论争的桓谭、扬雄、蔡邕等 也是著名的儒家学者。应当指出的是,汉代儒家 强调“天人感应”,重视灾异,正如《汉书·天文志》 所述:“统失于此,则变见于彼,犹景之象形,乡之 应声。是以明君睹之而寤,饬身正事,思其咎谢, 则祸除而福至,自然之符也。”儒家“天人感应”理 论促进了汉代天象观测的发展,异常天象观测是 汉代天文学成就之一。 从数学看,数学在汉代与天文历法的关系尤 为密切,常以历算并称。汉代《九章算术》的出现 是中国古代数学体系形成的重要标志。对于该著 的产生,魏晋时期的数学家刘徽在其所撰的《九章 算术注》“序”中说:“周公制礼而有九数,九数之 流,则《九章》是矣。”说明《九章算术》来自儒家经 典《周礼》的“九数”。汉代的《易》学以“象”、“数” 研究为途径,也与数学有密切联系。早期儒家经 典已有把数字神秘化的倾向,如《左传·昭公二十 万方数据 年》有“一气二体三类四物五色六律七音八风九 歌”之说。这就丢掉了数字本来意义,赋予它们一 些另外的意义。使数字神秘化,并建立了相应理 论的是《周易》。《周易·系辞传》:“大衍之数五 十,其用四十有九。”关于大衍数的说法还有多 种,我们已无从推究其形成过程。汉代经学家把 易数作为天体运行、认识祸福、政治休咎等等的最 后根据。《汉书·律历志》:“数者,一、十、百、千、 万也,所以算数事物,顺性命之理也。”这就将属 性与儒家的“性命之理”连在一起,充分说明了汉 代儒学与数学的相互影响。 从地理学看,汉代地理学与《尚书·禹贡》、 《周礼·夏官司马·职方》中的地理知识密切相 关。班固撰《汉书》,其中的《地理志》辑录了《尚书· 禹贡》的全文和《周礼·夏官司马·职方》的内容, 标志着古代地理学体系的形成。 从医学看,形成于秦汉之际的《黄帝内经》是 古代医学体系形成的标志。它既受黄老思想的影 响,同时也吸收了儒家思想。《黄帝内经》的理论 基础是阴阳五行学说。它将阴阳五行说贯穿于对 人体的生理结构及健康和疾病的分析之中,认为 人的正常生理功能就是阴阳平衡与和谐的结果。 “阴阳乖戾,疾病乃起”【51(《黄帝内经素问·生气 通天论》)。“五行”也是对人的生命活动起重大影 响的因素。《内经》本自《尚书·洪范》的说法,将 “五行”与“五方”、“五气”、“五昧”联系起来,分别 与人的五脏相对应,再由“五行”相生相克之说演 绎出人体各器官及机能的相互关系,从而用于诊 断和治疗之中。由此可见中医学与儒学在理论上 紧密的血缘关系。正如现代学者所言:“由于从董 仲舒开始,阴阳五行说已经成了儒家学说的一个 组成部分,所以儒和医的联系也建立起来了。后 世有不少医家都认为,作为医,如果不懂得儒家那 一番道理,就只能是个庸医。这种情况也表明,中 国的医学,乃是儒家哲学为父,医家经验为母的产 儿。”【6] 从农学看,汉代农学既有儒家农学理论的继 承,也有儒家农业科技的继承和发展。以《礼记· 月令》为基本框架的月令式农书是汉代重要的农 书类型,东汉崔实所撰的《四民月令》就是典范,它 是我国古代农家月令书的首创之作。即使是其他 类型的农书,其中也包含了大量从《诗经》、《尚 书》、《周礼》、《礼记·月令》、《尔雅》等儒家经典中 引述而来的农学知识。汉代最重要的农书《汜胜 之书》在继承儒家的“气”的范畴基础上,创立了其 农学思想。《汜胜之书》中讲“气”的地方很多,有天 气、春气、阳气、和气、寒气、地气、土气和粪气等, 这些气不是神秘莫测的东西,而是农业生产的天 时、地利和水肥等客观因素的理论概括。《四民月 令》和《汜胜之书》皆继承和发展了儒家天时、地利 等农学思想。 虽然汉代科学家的知识并不只是从儒家经典 中所获得的那部分科学知识,他们还拥有从前人 的科技著作以及其他著作中获取的知识。但从整 体上看,他们的知识结构中,从儒家经典中所获得 的知识,是他们进行科学研究最基础的,同时也是 最重要的知识。 三、儒家价值观影响科学研究的动机 在儒家文化氛围下,汉代绝大多数科学家从 小接受儒家教育,具有深厚的儒家文化底蕴和人 格素养。儒家价值观直接影响他们从事科学研究 的动机。汉代科学家进行科学研究的动机主要有 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国计民生的需要。北魏农学家贾思勰在 其《齐民要术》的“序”中阐述了自己研究农学的目 的,其中列举了汉代促进农业发展的著名人物,从 中我们可以看出汉代农学家的动机。他说:“耿寿 昌之常平仓,桑弘羊之均输法,益国利民,不朽之 术也”;“任延、王景,乃令铸作田器,教之垦辟,岁 岁开广,百姓充给”;“《书》日:稼穑之艰难。《孝经》 日:用天之道,因地之利,谨身节用,以养父母。《论 语》日:百姓不足,君孰与足”。这些议论皆说明汉 代农学之目的在于“益国利民”,为的是国计民 生。汉代科技之所以在数学、天文学、地理学、医学 和农学这些学科较为发达,大概是由于当时这些 学科与国计民生密切相关。 二是体现“仁”、“孝”之德。东汉著名医学家张 仲景在其《伤寒杂病论》的“序”中阐述了他从事医 学研究的动机,“上以疗君亲之疾,下以救贫困之 厄,中以保身长全,以养其生,……皮之不存,毛将 安附。进不能爱人知物,退不能爱躬知己”。这里的 “爱人知物”、“爱躬知己”,实际上包含着儒家“仁 者爱人”的思想。 三是传承经学。汉代数学家大都把自己的数 学研究与《周易》、《周礼》的“九数”以及儒家的“六 艺”联系在一起。《九章算术》共分九章,属应用数 学,它也不能脱离儒学的影响。《九章算术》就是根 63 万方数据 据儒家“九数”而定。如《周4L)“六艺”中即有“数” 一项,又称“九数”。郑众注:“九数:方田、粟米、差 分、少广、商功、均输、方程、赢不足、旁要。今有重 差、夕桀、勾股也。”【7I(《周礼注疏》卷十四)这说明 早期儒家经典中有比较系统的数学教育内容。 《九章算术》之序日:“昔在包牺氏始画八卦,以通 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作九九之术,以合六之 变。……周公制礼而有九数,九数之流,则九章是 矣。”这说明汉人研究数学是对儒家经学的继承 和发挥。 以上汉代科学研究的三种动机都是围绕着儒 家的价值观而展开的。国计民生的需要,就是为 了落实儒家的民本思想;体现“仁”、“孝”之德,就 是要实践儒家的“仁”、“孝”理念;传承经学,就是 要发挥儒家之道。因此,汉代科学家研究科学的 动机最终都源自儒家的价值观。 综上所述,汉代独尊儒术,儒学与科学结下了 不解之缘。在汉代科学中,不仅科学家的人格素 质、价值观、学识要受到儒家思想的影响,与儒家 学者没有明显的分界,而且,科学家从事科学研究 的动机、知识基础也与儒家文化密切相关。因此, 从某种意义上说,汉代的科学家大都带有明显的 儒家特点,汉代科技的许多方面都与儒家文化有 密切的关系,汉代科技中的天文学、数学、地理学、 医学和农学五大学科大都具有显著的儒学特征, 汉代科技是儒学化的科技。 应该指出的是,对于汉代科技的儒学化,我们 应当有客观的认识,在充分肯定儒学对科技发展 产生积极影响的同时,也应认识到儒学对科技发 展的负面影响,它促使科技定向发展,在一定程度 上阻碍了科技的自由发展,使科技成为儒学的附 庸。 [参考文献】 [1】金秋鹏.中国科学技术史(人物卷)“前言”【M】.北京:科 学出版社,1998.6. [2】班固.汉书[M】.北京:中华书局,1987. [3】范晔.后汉书【M】.北京:中华书局,1987. [4】【7】十三经注疏【M】.北京:中华书局,1987. [5】二十二子[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 【6】任继愈.中国哲学发展史(秦汉)【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85.6l】. (责任编辑刘迎秋) Th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of Han Dynasty and Confucianism Liu Houqin (School of History and Culture,Shandong University,Jinan 250100,China) Abstract:Han Dynasty was an important period whe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developed quickly and the an— cient scientific system began to form.There was a close relationship between Confucianism and the development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of Han Dynasty.Confucianism trained talents for science and technology,provided knowledge foundation and influenced the motive of scientific research.Th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 Han Dynasty had strong characteristics of Confucianism. Key words:Confucianism;Han Dynasty;science and technology 万方数据
展开阅读全文
  皮皮文库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儒学化的汉代科技.pdf
链接地址:http://www.ppdoc.com/p-10914064.html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18 皮皮文库网站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2026657号-3 

收起
展开